何清涟:迟到八年才面世的大外宣研究报告

人气 1311

写这篇后记之时,不管我此生经历过多少风雨,心中的感觉还是非常复杂,因为距离它应该面世的2011年,几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在写作《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雾锁中国——中共政府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共在控制海外华文媒体方面倾注了极大财力人力,紧接着查阅到不少中共对台湾媒体业实行红色渗透,以及香港媒体自由如何一点点被蚕食的资料。这一过程中,正好遇上2009年中国投入450亿元打造大外宣工程,因此我向一家NGO申请了一笔研究经费,历时两年完成了一个有关中国大外宣的研究报告,约六万字左右。但在交付报告后,该机构负责人在咨询了香港办公室工作人员的意见后,决定不出版,希望我五年后有机会再自行发表。

这一期间,中国的大外宣工程日益庞大,加盟的外国记者越来越多,中国的大外宣也早从华文媒体扩展到其他语种,构成了一个覆盖全球的红色媒体帝国。随着中共推动大外宣的行动越来越频繁高调,不时会有各种相关新闻出来。遇到这种时候,我会将报告的部分内容结合当时的事件写成短文发表,例如,《揭开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北京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控制》、《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海外华文媒体缘何心向北京?》、《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同床异梦的“世界媒体峰会”》。

因为这些短文,不少人知道我熟悉这个领域的情况,有相关事情时,总来向我咨询。报告被多次借阅、译介及部分传播。例如美国之音中文部在 2011年初面临裁撤风险时,曾向我借阅过这份研究报告的初稿,作为去国会游说的资料参考。

2017年2月,龚小夏女士再度回到VOA中文部主任这个位置上之后,曾满怀雄心让中文部再展辉煌,也向我借过这一报告,获得我的同意后,将其中重要内容译写成一份专题报告交呈国会相关议员,据说参议员鲁比奥(Marco Antonio Rubio)很欣赏这份报告,从此很关心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2018年2月,原华盛顿驻华记者潘文(John Pomfret)写信给我,要求采访关于中国的大外宣,我认为他是用英文写作这题材的合适人选,将这本研究报告全本提供给他,希望对他的研究有所助益。

也因为这些文章的发表,以及报告被借阅后的流传。2018年11月29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与安纳伯格基金会阳光之乡信托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推动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报告,报告的第六部分媒体(Section 6,Media)参考了我这份未能面世的大外宣报告,引用了其中观点与不少资料,并特别在注解1中加以说明,[1]这也算是我这项研究心血没有白费的证明。

2018年3月中国两会期间,上海卫视第一财经台的女记者梁相宜对“美国全美电视台”台长张慧君的提问翻白眼,引发舆论广泛热议。有网民迅速起底所谓的“全美电视台”实则是中共外宣工具,是十足的“假外媒”。也因此,我想起应该花点时间将这份被搁置长达八年的报告补充修改后发表。当我征询了八旗文化出版社的总编富察先生的意见并获同意之后,整个2018年,我将写专栏之外的时间全部花在这项写作上。

这项研究对我也是必要的,因为在搜索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中国政府在大外宣上的不少“创新”,比如对台湾新闻的植入方式、与拉丁美洲国家的中外新闻共享模式、通过软广告购买著名西方媒体版面宣传中国,让他们成为中共大外宣当中的“第三方力量”,等等。

感谢台湾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张锦华女士,当年蒙她推荐,拙作《雾锁中国:中共政府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她对台湾新闻自由身体力行的守护,让我由衷钦佩。感谢香港著名媒体人程翔先生,他是我认识长达三十余年的老友,他本人就是中共控制香港媒体的受害者与深度观察者。蒙他们二位命笔为拙著写序,是我的荣幸。感谢推友@kRiZcPEc,这部书稿的最后校对承蒙她帮忙,她的努力让拙作尽可能减少了文字错误。

在长达三十余年的学术生涯中,我一直追踪中国正在发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变化,关于经济、经济方面的文章,写成了两本书:《中国的陷阱》(1997年10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次年2月以《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为书名由北京今日中国出版社在大陆出版),《中国:溃而不崩》(2017年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这两本书预测了中国四十年,前一本预测的在中国已经成为现实,只是现实比书中预测的更残酷;后一本谈的是中国未来20年的状态。

关于中共的媒体控制,我先后写过两本书,一部是《雾锁中国:中共政府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台湾黎明出版社,2006年出版),谈的是中国政府管制国内媒体;另一部则是这部将由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的《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谈的是中国如何利用金钱,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由中共政府管控的红色媒体帝国,这些媒体正像八爪鱼一样,向全世界伸出其肮脏的爪子,这些爪子所到之处,多少造成不同信息污染。

读完这四本书,就会明白我分析的就是一件事情:中共统治的制度性结构锁定是如何达成的。我的命运如同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在《预言者》这首诗中所谈的一样——众所周知,莱蒙托夫的《预言者》的命运,远不如普希金的《预言者》那么幸运。

责任编辑:朱颖

[1] Diamond, L. (2018, November 29). 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 Hoover Institution. (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chinese-influence-american-interests-promoting-constructive-vigilance).

相关新闻
何清涟: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上)
何清涟: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下)
夏小强:孟晚舟未来的命运如何?
悉尼影院现中共政治宣传社会主义 媒体质疑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