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从花房到婴儿房

作者:青松

一边放弃,一边得到,有辛酸也有收获,这便是我们的必经之路。(Fotolia)

  人气: 1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好朋友小素家的房子特别大,楼层好,视野开阔。

第一次去小素家,她带我参观,让我好一个惊诧。一共有三间大卧室,外加书房,还有个开放式的房间,没有装门,我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的。小素告诉我,那是花房,她打算以后弄些花花草草,点缀家里。

把那么大的空间只用作摆放花草,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挺奢侈的。小素告诉我,喜欢花草,又没有院子,没有大阳台,所以只能在室内做一些改动了。小素家的花房给我印象深刻,因为那代表了有情调、浪漫的生活。

后来,每个人的日子都沿着类似的轨迹进行,我们都有了孩子,忙忙碌碌。我是完全没有空闲也没有心思去摆弄花草的。偶尔看到一些图片,谁家里养一盆绿萝或兰花,就会想到小素家那大大的花房。

有一次和小素通电话,说到有孩子对花粉过敏,我问小素,现在花房里都养些什么花。小素大笑出声,说之前的设想太梦幻了,不切实际,最终还是放弃了。孩子出生后,家里老人过来住,虽说房子很大,但空间利用上还是需要认真规划。

想来想去,他们决定,花房可有可无,但孩子必须要有活动的空间。所以,他们把花房改成了婴儿房,只放孩子的玩具,供孩子爬行玩耍。小素说,从花房到婴儿房,仿佛是从梦想走到现实,最终是屈服于生活了。

在没有经历什么具体问题的时候,我们总会有各种美丽的梦想,像芬芳的花房。但在现实中,需要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却不得不放弃一开始的梦想,立足现实,像最终的婴儿房。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曾在不同时候从花房走到婴儿房。一边放弃,一边得到,有辛酸也有收获,这便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爱神韵,演出太好了。”“视觉上很壮观。”Steven Baruch于3月9日晚看完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纽约市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The David H. Koch Theater at Lincoln Center)本年度第二轮第6场演出后,深为神韵之美陶醉。
  • 在英国,百分之四十二的婚姻以离婚收场,再婚人士的离婚率则更高。随着社会的变迁,婚姻的意义也不断转变。在传统社会,基于伦理观念及经济结构,男主外,女主外的婚姻关系广汎地受到社会人士的认同。由于女性大多缺乏独立的经济能力,即使她们对配偶诸多不满,也只能默默承受。对她们来说,离婚简直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少数离婚的妇女也难逃备受歧视的命运。
  • 美家最近在昆士兰州Rochedale隆重推出了大手笔打造的法式Bordeaux经典豪宅,位于2 Skyview Ave的样板房现正对公众开放。美家在该区精心打造了糅合了法国波尔多庄园风格的Bordeaux经典奢华住所,同时考虑到了华人传统的几代同堂的生活特点,建造了这一双层多功能区域的浪漫法式建筑。
  • 知名自媒体公号“咪蒙”因推送的这篇题为“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文章引发网民对社会底层苦难的共鸣,被指“宣传负能量”触怒中共不满,“咪蒙”2月21日被彻底注销账号,微信公众号、微博账户、头条号无一幸免。以下为被删除的原文。
  • 灯谜是以“字”为基础的,涵容了丰富的传统中华文化。灯谜的格式形形色色,射的对象也五花八门,深浅难易兼容,万象皆可包罗。这里有“另类灯谜”--“花草偶对”,测你的花、草、药知识,和“对偶”的巧智,看看自己能射中多少。
  • 1837年1月,在法国诺曼底的偏远小村庄,一个小伙子在乡间小路上飞奔,还没进家门就高喊:“奶奶,我拿到奖学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谢上帝!”老祖母拥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母亲在儿子怀里落泪:“终于能到巴黎美术学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该多高兴啊!”
  • 古老的北京、文化的北京正在消失,速度惊人。几十年来,推土机一路扫荡,不断地碾压都市的命脉:拆除了内城、外城,再铲倒成片的院落。权势压制法律,金钱吞噬文物。灭掉真古董,盖起假古董,荒诞往复不停。
  • 文达公收藏了一把扇子,是明朝书画家董其昌(1555年-1636年)题写的一把诗扇。上面有一句诗“名园蝶梦,散绮看花”。他常常将扇子悬挂在轩壁,和园子雅致的气氛很契合。辛未年秋天,有一只奇特的蝴蝶飞到园子中,有认识的人知道是那是太常仙蝶。
  • 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太阳到达黄经345度时即为惊蛰,此时天气回暖,春雷始鸣,惊醒蛰伏冬眠的昆虫,草木也竞相舒展。今年的惊蛰是3月5日23:28。
  • 泛舟剑河,仿佛亲身流连于绘画大师的传世佳作之中;漫步于学院古道,仿若穿梭于古典美文的篇章里。剑桥,就是这么一个能把人带入她浓浓书卷气和古典优雅意境之中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