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川普内阁部长卡森:社会主义无好结局

人气 2388

【大纪元2019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英文大纪元记者简‧杰基莱克(Jan Jekielek)采访了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Secretary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全文翻译如下:

记者: 我是简‧杰基莱克。现在,我正和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本‧卡森博士坐在一起。

记者:卡森部长,很高兴你能来到这里,接受“美国思想领袖”栏目的采访。

本‧卡森: 很高兴再次与你交谈。

记者: CPAC“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我想你以前已经参加过几次了吧!

本‧卡森: 很多次。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人们可以聚在一起,交流思想,讨论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历史关头,这个机会尤其重要。因为现在我们所谈论的不单单是共和党的理想或者民主党的理想,我们所谈论的是(美国)这个国家的基础,这个国家赖以建立的原则,以及相对的另一种制度——社会主义

记者:川普特朗普)总统在国情咨文中谈到这个非常具体的(社会主义)问题时,我真的很受触动。我不记得还曾经有谁这么明确地谈论过这个问题。我个人非常赞同总统的观点。你认为是什么促使他在现在这个时候谈论这个问题?

本‧卡森: 嗯!首先是因为,我觉得,他有很强的洞察力,非常善于观察。我经常和他交谈,他很清楚我们国家正在发生什么。

你一定记得在大约25或30年前,他当时接受了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采访。她问他:“唐纳德,你会有一天去竞选美国总统吗?”他回答说:“不,不会,我真的不想那样做,除非,当我认为这个国家即将跌落悬崖的时候,这是唯一的条件。”我觉得,这就是他现在这么做的真正原因。

其实他本人并不需要这些,但他真的很担心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发生的速度非常快。你能看到,已经有大量的政治阶层人士转向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社会主义)制度,谈论那些可能会花费90万亿美元的项目,并且还说:“嗯,这不是真正的死局,这是一项投资。”

在委内瑞拉发生恶性通货膨胀的经济危机之前,我们就曾在那里听到过类似的话。我们还能在世界各地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很多人都走过这条(社会主义的)路,而且他们似乎从未有过好的结局。那么,为什么不能承认说,我们自己就拥有一个好系统,比其它任何系统都提供了更多的自由,能让更多的人脱离贫困。

这个系统有缺陷吗?这个系统里的人是否有缺陷?当然有。但是我们能发现这些缺陷,我们能尝试着去纠正它们。我们不会“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记者:事实上,有时候有人会……比如说,我自己对有关中共的问题发表了很多评论,那么最近就有人评论说:“你怎么还去谈论中共呢?我们自己这里就有这么多的问题……” 但这是一个……我们所谈到的是完全不同数量级的问题。

本‧卡森:没错。我们曾犯过错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有能力在不发生战争的情况下纠正这些错误,这是我们的系统的优点之一。

现在的新闻媒体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新闻媒体是唯一受到我们宪法保护的实体,商业实体。因为媒体应该是诚实的中间人,他们应该向民众客观地传播信息。这样,民众就有了一个可以最后决定他们意愿是什么的基础,也就是这个国家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

但是,当媒体自己决定说:“不行……我们将变得非常政治党派化,我们将有一个自己的政治路线图”,那么就真的扭曲了这个预期的系统,它将在很大程度上带来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那种不必要的敌意和冲突。

记者: 还有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得结束采访了,时间到了,你对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的最大希望是什么?

本‧卡森: 嗯,我希望人们能够传播适当的信息,并使人们据此做出正确的决定……

记者:(我们)正在为此努力工作……

本‧卡森:我也希望人们能够认识到,必须有人首先像一个成年人那样处事,不可能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是三年级小学生那样地处事。当然,我为“三年级学生”这个比喻表示歉意,但我认为,在保守主义运动中,我们不能像他们对待我们那样对待他们。我们需要告诉人们,还有更好的处事方式。#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的社会主义该扔进历史垃圾堆了
支持瓜伊多 川普吁委国军人抛弃社会主义
程晓农:社会主义的坠落和幽灵再现
文武:川普在迈阿密宣告社会主义的末日来临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