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神佛与假信佛 鬼囚自白发人深思

  人气: 40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视频简介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写过一个路人在雨夜遇见鬼囚的故事,其中两个鬼囚的自白发人深思。

福建中部多雨,桥上多会覆以屋顶,以供行人避雨。一天晚上,有个人坐在桥上避雨,见到一位官吏手持公务文书,与军役押着数人躲避在屋下。

第一个囚犯被老师误导,恣意妄为,后来才知道地狱是真的。(Wellcome Library, London/Wikimedia Commons)

那人听见枷锁的响声,知道这是官府在审问囚犯。他不敢靠近,畏缩在角落里,只听一名囚犯嚎哭不止,官吏呵斥道:“此时知道害怕了,当时不作恶该多好。”

囚犯哭说:

“我被我老师误导了,我老师从前讲学时,只要是鬼神报应之说,皆斥为佛学妄语。我相信了他说的话,以为用尽心计,设法掩盖过失,为所欲为,终生都可以不败露。

“百年后,人死了即消逝于世,什么是是非非都听不到了,恣意妄为,有什么好担心的?没想到地狱是真的,果然有阎王。此时我才知道被老师所害,我感到后悔、可悲啊!”

图为南宋陆信忠绘,绢本设色五七阎罗大王。(公有领域)

另一位生前曲解佛法的囚犯则说:

“你的堕落是因为相信读书人,我则是信佛而被误导。佛家有个说法,虽然造恶业,功德可将之消灭,诵经忏悔即可得超度。我认为生前焚香布施,死后请僧人来持诵,这些都是我可以做得到的。

“既然有佛法护持,我就无所不为,死后地府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没想到,所谓罪与福是由心行之善恶而论,不是以舍财多少而论,花了许多金钱,罪责依然难逃。我如果不是因为信佛,又怎么敢恣意放纵至此?”

另一位囚犯以为供了佛做了功德,就可以为所欲为。(Wellcome Library, London/Wikimedia Commons)

他话说完,大声嚎哭,众囚犯也都痛哭。

那位缩在角落里听着他们对话的路人,这才明白了这些囚犯是死去的人。

纪晓岚讲完这个故事,感慨说,儒家从不言无鬼神,可以“六经”为证,沽名钓誉的儒生却曲解了经典;佛教“三藏”也未说佛可用钱财贿赂,今天信佛之人借佛渔利,穿僧衣的人借佛谋生,流弊竟然深到这样的程度啊。

相关视频 >>

撰文:陈安,制作:李菁,配音:金燕,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