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国黄背心打砸抢烧香街 著名商店餐厅遭劫

3月16日,黄背心示威者在戴高乐广场上放置燃烧物,凯旋门前浓烟滚滚。(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黄背心示威者在戴高乐广场上放置燃烧物,凯旋门前浓烟滚滚。(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人气: 9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法国记者站综合报导)3月16日,第18轮法国黄背心示威运动在巴黎香街演变成一场暴力打砸抢,多家名牌店和著名餐厅Le Fouquet’s被砸抢,一家银行和两个报亭被烧毁。17日早上,巴黎警察局表示,16日巴黎有1万名示威者,其中200名暴力示威者被拘留,包括185名成年人和15名未成年人。政府将采取强硬措施制止暴力再次上演。

据《费加洛报》(Le Figaro)报导,3月16日一大清早,随着口哨和烟雾,来自法国各地的成千上万的“黄背心”早早抵达巴黎火车站,步行前往香榭丽舍大街。

数百名抗议者于上午10点左右从Saint-Lazare火车站离开,而超过一千人离开北站,其它几个巴黎火车站也都有约定集合的人群。 在快速前往戴高乐广场的游行队伍中,有些人穿着黄色背心,但许多身穿黑衣、戴黑帽子或头盔且蒙面的人也与抗议者混在一起。

3月16日,黄背心示威者集结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有些人穿着黄色背心,但许多身穿黑衣、带黑帽子或头盔且蒙面的人也与抗议者混在一起。(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黄背心示威者集结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有些人穿着黄色背心,但许多身穿黑衣、戴黑帽子或头盔且蒙面的人也与抗议者混在一起。(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很快,大约上午11点,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第一次过激冲突爆发了,下午晚些时候还是一样。抗议者向保护凯旋门的宪兵投掷石块和其它投掷物,这其中很少是“黄背心”,多数是穿黑衣的抗议者。为了驱逐人群,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和水枪。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许多身穿黑衣者用石头攻击保护凯旋门的宪兵。(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许多身穿黑衣者用石头攻击保护凯旋门的宪兵。(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从媒体的电视镜头中可以看到,一些黑衣人围攻宪兵车辆,车上驾驶员险些被拉出来,最后车辆不得不开走;一名落单警员遭围殴,几辆警车被烧,场面异常混乱。

著名餐厅、商店被打砸抢烧

香街商人代表向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介绍,约80家商铺被砸。几乎所有象征资本主义的招牌商店无一幸免,银行和珠宝店首当其冲。香街很多名牌商店被洗劫一空,有的甚至被烧毁。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运动品零售店Foot Locker、比利时连锁海鲜餐厅Léon de Bruxelles、Hugo Boss店、Lacoste店、国际服装零售商Celio、Zara、著名巧克力店Jeff de Bruges统统被殃及。还有两个法国传统式售报亭被烧毁。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巴黎香街上的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被洗劫烧毁。(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巴黎香街上的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被洗劫烧毁。(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身穿黑衣的破坏者(casseurs)正在砸毁商店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身穿黑衣的破坏者(casseurs)正在砸毁商店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巴黎香街上被黄背心示威者烧毁的法国传统式售报亭。图为消费员正在灭火(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巴黎香街上被黄背心示威者烧毁的法国传统式售报亭。图为消费员正在灭火。(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厅被洗劫后,门脸被烧,安装的防护板没能抵御破坏者们(casseurs)的攻击。Le Fouquet’s是一家列入历史古迹名单的餐厅,顾客中常有许多演艺界名人或政治人物。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当晚就曾在这里庆祝。在焚烧这家餐馆之后,有些人高喊:“革命了!”据《费加洛报》记者表示,示威者中有反资本主义者。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厅被洗劫后,门脸被烧。(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厅被洗劫后,门脸被烧。(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图为身穿黑衣、带黑帽子或头盔且蒙面的破坏者们(casseurs)正在砸毁Le Fouquet's餐厅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图为身穿黑衣、带黑帽子或头盔且蒙面的破坏者们(casseurs)正在砸毁Le Fouquet’s餐厅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香街一栋楼被纵火 居民听到示威者说“要烧死富人”

香榭丽舍大道环形交通道(Rond-Point des Champs-Élysées)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大道上的一栋楼在当天示威时起火。消防队表示,共有11人受轻伤,包括两名警察。一位母亲和9个月大的婴儿获救。

大火从一楼的一家银行Tarneaud燃起,三楼的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被大火围困,幸好消防队及时赶到。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当日在推特上表示,“犯下这一罪行的不是抗议者,也不是什么肇事者,他们是杀人犯。”

这栋建筑里的一位女性居民对《巴黎人报》表示,“我听到黄背心示威者说,他们要烧死富人。”她表示当时有很多烟,她很害怕,幸运的是后来被消防员营救出来,“我知道在法国,示威是神圣的,我们不能阻止他们,但它变得荒谬。 虽然我爱这个国家,法国人却是被宠坏了的婴儿,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17日早上,巴黎司法警察已经对纵火案展开调查。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一家银行Tarneaud被烧,大火也殃及了这栋建筑物。(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轮黄背心示威活动中,Tarneaud银行被烧,大火也殃及了这栋建筑物。(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内政部长表示,“装备好的专业打砸抢和制造混乱者已经混进了游行队伍。”据他表示,巴黎有7千到8千名示威者,其中包括“1500名极端暴力者”,这些人“号召采取暴力行动,并在巴黎制造混乱局面”。内政部长在推特上呼吁黄背心应该与这些破坏者们(casseurs)分开。

马克龙中断滑雪提前返回巴黎

法国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16日下午来到香街对维护治安的警察表示全力支持。菲利普表示,暴力是不可接受的。他还表示,原谅和鼓励暴力行为的人都是同谋。前往法国上比利牛斯省(Hautes-Pyrénées)度周末滑雪的总统马克龙决定提前返回爱丽舍宫。马克龙于当晚前往内政部参加“应急工作会议”。

马克龙表示,去年11月以来,做了很多事情,但16日发生的事情显示,“对于这些人来说,我们做的还不够。”他还说,16日到香街的那些人都是帮凶。他承诺,尽快采取措施,做出强有力的决断,使暴力不再发生。

在3月16日的暴力示威活动后,马克龙于当晚前往内政部参加“应急工作会议”,与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左)和内政部长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右)商讨对策,使暴力不再发生。(CHRISTOPHE PETIT-TESSON/AFP/Getty Images)
在3月16日的暴力示威活动后,马克龙于当晚前往内政部参加“应急工作会议”,与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左)和内政部长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右)商讨对策。马克龙承诺,要使暴力不再发生。(CHRISTOPHE PETIT-TESSON/AFP/Getty Images)

据法新社表示,黄背心抗争活动从2018年11月17日至今持续了四个多月。总统马克龙提议的全民大辩论3月15日正式告一段落。从目前来看,大辩论并没有平息黄背心对马克龙推行的社会、财政措施的愤怒。

黄背心运动在第17轮的示威时减弱的趋势十分明显,这次他们希望来个暴力总动员,给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最后通牒”迫他辞职。有黄背心在网上宣称将在大讨论结束之时,“大打一番,要破釜沉舟,将革命进行下去”。

香街暴力辱国 参院周二质询两位部长

据法广报导,16日的严重暴力让法国上下民意沸腾,指责政府失职。右翼占多数的法国参议院法律委员会和经济委员会决定于19日联合举行质询听证会,要求负责安全事务的内政部部长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解释16日黄背心示威中发生的严重暴力局面和实际对策,要求经济部长勒美尔(Bruno Le Maire)说明如何面对黄背心暴力给法国经济造成的严重损失。在联合听证会后,还将继续举行分别的听证会。这两个委员会的主席都由右翼人士担任,法国右翼占据参议院多数席位。

黄背心运动曾经要求取消法国参议院,但几个月以来,以右翼为多数的参议院高调举行听证会,受到社会普遍关注。参议院法律委员会曾经多次举行调查与总统保镖Benalla违法有关的听证会,寻找总统府运作中的不合规之处,监督政府活动。作为法国的立法机构,参议院还试图与总统多数派所占据的国民议会取得平衡。在黄背心示威暴力频发的背景下,上周参议院通过了在国民议会颇有争议的《反破坏者法》(loi anticasseurs)法律文本,其原型来自右翼参议员之建议。

已有354名破坏者(casseurs)被监禁

据《巴黎人报》报导,根据司法部提供的最新数据,从黄背心运动开始迄今为止的4个多月中,已有近1550个案例在全国范围内根据立即出庭(comparution immédiate)程序进行过审理,354名破坏者(casseurs)在庭审后自动被监禁。

在2018年11月的一份通函中,司法部要求检察官集中注意犯下最严重罪行的肇事者,司法部发言人表示,这个数字是不断变化的,因为有不是最终判决的和上诉的情况。该数字也不包括青少年法官处理的400个少年案件档案。

被审判者中大约有40%被判入狱,监禁时间从几个月到3年不等。剩余的60%是替代监禁的惩处。立即出庭时,法院也常发出附加惩处,主要是在巴黎的居住禁令。

许多调查还在进行中,特别是在预审法官的指导下,查明最严重事实的肇事者,例如关于12月1日损坏凯旋门的事件。目前,在这起案件中有14人被起诉,但不是真正的破坏者,只有一名被告被拘留。

破坏者暴力再现 背后原因众说纷纭

16日的巴黎黄背心示威暴力升级,游行队伍中有上千破坏者们(casseurs),在香街进行打砸抢烧等暴力活动,这些暴力行为的惯犯大多身穿全黑衣装,头戴头盔面具全副武装,外套黄背心加入抗议人群,有的则直接一身黑。他们不仅给香街上的商家造成严重损失,纵火行为更是危及市民生命。与此同时在巴黎街头,特别是香街上的暴力升级也成为了全球各大媒体关注和炒作的噱头,让法国的对外形象再次受到冲击。

马克龙16日通过推特谴责说,“今天在香街发生的事情显示出,这已不再是一次抗议运动,这些人希望毁掉共和国,甚至不惜采取杀人的手段。”“所有当时在场的人都对当天的暴行负有责任。”

前两周黄背心运动与初期相比已明显减弱,这次暴力重演甚至升级。对此马克龙表示,“自去年11月以来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但今天发生的事表明我们尚未解决这些问题,我要求尽快采取有力决定,使这些不再发生。”

据法广报导,值得一提的是,16日同一天,另一个有4万多人参加的呼吁关注气候变化的游行和平进行,这一对比也使部分法国时政评论员们强调,黄背心运动在政府的让步及时间的推移下已不能代表大多数法国民众的民生诉求。他们还提出,该运动正在被向来以无政府主义及极左和极右翼分子所组成的破坏者等极端少数团体所绑架利用,成为他们敢于公开上街抛头露面,并以打砸抢烧等暴力手段谋得私利、发泄极端情绪和影响社会舆论走向的契机。

另一方面,也有的分析人士认为,主流媒体对部分暴力现象的过分聚焦反而盖过了和平抗议者们的合理民生诉求,间接地消除了该抗议活动在舆论中的合法性。

法广还说,随着当局的让步,黄背心抗议者中因直接民生顾虑而选择上街的人数正在减少,抗议者中各种各样不同政治和社会诉求的特点则被进一步被凸显。尽管他们的观点大有不同,但希望让马克龙下台则是目前黄背心大多数人中都能接受的共识。如此下去,这样的暴力特征也会再次降低这一针对马克龙本人的抗议运动的合法性。

法国政府将禁止混入极端分子的黄背心示威

3月18日,总理菲利普宣布了针对16日的暴力示威,政府所计划采取的多项措施,其中包括解雇现任巴黎警察局长Michel Delpuech,任命现任吉伦特省(Gironde)省长Didier Lallement为新任巴黎警察局局长;禁止在巴黎、波尔多和图卢兹的受影响最严重的街区举行混入极端分子的黄背心示威活动;为警察提供更多的保护和法律手段;大幅度提高对参加非法示威者的罚款等。#

责任编辑:关宇宁

评论
2019-03-19 5: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