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康医院 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场所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15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9日讯】自中共1999年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由公安部门控制的治疗精神病的安康医院就成为了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场所。

早在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中共内部文件就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安康医院名义上是强制收治触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医院,在中国有二三十家安康医院在运作,它们不与外界接触,鲜为人所知,即使是在公安内部,多数人也对其所知甚少。

一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入安康医院后,其家属一律不许探视,很多家属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亲人的下落。

这些法轮功学员被诬陷为精神病人,被实施“转化”(逼迫放弃修炼)迫害,而所谓的“精神治疗”实质上是滥施精神病治疗手法迫害。他们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野蛮灌食、捆绑殴打、强迫坐铁椅子等等,而这些都属于国际社会认定的滥施精神病治疗手法实施迫害的医学禁区。

现居德国的异议人士王万星曾经因为1992年公开呼吁平反“六四”而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北京安康医院(关押刑事犯人的精神病院)13年。他说,在北京和全国各地有二十多个公安部办的安康医院,专门关有精神病的罪犯,还有政治犯和法轮功学员:“很多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人知道他们。那些被迫害死的,就更说不了什么了。”

在明慧网上搜索“安康医院”,出现频率达436次。

在此列举明慧网报导的涉及几个安康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唐山市安康医院

2000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事后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谈到,他们在很长时间里痛苦不堪:心脏不适、揪心、舌根发僵发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紧张、大脑思维和行动异常、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心理障碍严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无以言表。

遭毒针、电击迫害前后的梁志芹。(明慧网)

打毒针后,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2009年离世。

李凤珍被迫害得失去记忆。(明慧网)

西安市安康医院

2002年7月,陕西省高陵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兰被绑架到西安市洗脑班非法关押,随后被劫持到陕西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西安市安康医院继续迫害。

2002年12月,张金兰为抵制对她的迫害再次绝食抗议。安康医院给她强行插胃管,注射不明药物。一针打下去,人就像得了半身不遂,到了晚上她全身瘫痪,失去了知觉不能行走,全身不能动弹。

因每天要输液十多个小时,她被呈大字形固定在床板上(专用捆绑精神病人的床),因不能上厕所,就尿在床上。

医生又继续给她注射了几天的不明药物后,她的下身、臀部和腰部就出现了溃烂。张金兰精神恍惚,出现生命危险。安康医院才下了病危通知书,通知高陵县来人把她接走。

尽管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放过她,监控她的家庭住所、家用电话。张金兰于2008年2月1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多岁。

西安市安康医院仍在不断地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李雪松,女,69岁,2017年3月22日,被绑架到西安市未央区看守所,因其抵制迫害,被送到西安市安康医院迫害,强行灌不明药物。

武汉市安康医院

武汉市安康医院在江岸区,名曰医院,实则是武汉市公安当局的精神病医院。这里阴森诡异,五层楼全部封闭焊死,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位于武汉市的安康医院。(明慧网)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里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19天后,于2018年1月1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崔海(明慧网)

崔海曾被迫害得流离失所,2012年10月,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看守所、安康医院等多个黑窝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药物摧残、毒打、冬天浇凉水、不让睡觉、香烟熏鼻子等折磨,被迫害得成了皮包骨。

2014年1月8日下午,江汉区法院指派一法官向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安康医院的崔海宣读所谓“判决书”。

武汉市安康医院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年2月25日,武汉市东西湖区80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翠娥老太太,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身体出状况,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安康医院。

邯郸市安康医院

河北邯郸市杨宝春于1999年8月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抓回后在当地邯郸劳教所五大队受到百般摧残,被残害得截肢后,又反复被关入邯郸市安康医院遭迫害。

在医院里,他被捆绑在床上,医生用仪器给他过电,使他浑身抽搐、全身痉挛、极度痛苦。

医生还经常把损害精神的药物偷偷掺在饭里骗杨宝春吃。他吃后流口水、全身哆嗦、浑身无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动迟缓像老人。后来杨宝春发现是医生用的药,就多次提出强烈抗议。医院才停止用药,杨身体才有所恢复。

杨宝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炼功照片。(明慧网)
邯郸安康医院。

2004年,他妻子花钱,终于从安康医院接回了被关押4年的杨宝春。

2005年底,他再度赴北京上访,又被关押到邯郸安康医院遭受迫害;2008年2月17日,他逃出精神病院,可就在当晚,安康医院的院长和五六个医生开车到他家,把他强行押回医院。

在那里他被强行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2009年1月20日,家人把杨宝春从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时,发现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家人带着极大的痛苦和无奈,不得已,只好将他送入精神病院。

杭州市安康医院

自2000年以来,浙江莫干山劳教所步辽宁沈阳马三家后尘,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肉体及精神迫害。

法轮功学员周爱女、陈燕、李育君、徐慧、潘素娟、赵飞舟等人都遭受过酷刑折磨,并都被秘密拉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打毒针

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位于湖州市德清县南边,是杭州市公安局管辖下的精神病医院,也是专收精神病人的具有强制性的行政执法单位和精神病专科医院,在院警察、职工共有158人。

法轮功学员赵飞舟被秘密关押到杭州市安康医院后,被打毒针、喂吃有毒药的饭等。

后来她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双目呆滞、神情麻木,经常一个人自动面壁或在窗边呆呆站上几个小时。当她回家时,已不认得家人。无论谁问她话,她都不再言语,一天到晚,经常一个人默默对墙壁或窗户发呆……

安康医院是直接隶属于公安部门指使、而在各地方设立的精神病医院,在安康医院无法满足收治的情况下,各级“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则强迫地方精神病医院接收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加以迫害。

2004年4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一百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震惊: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调查精神病院(科)总数的83%,而且明确承认没有精神病症状只为“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则超过半数。

被调查的医务人员都清楚,“收治”法轮功修炼者是在执行政治任务,但有的精神科医务工作者竟把法轮功学员因抵制酷刑洗脑而不得已采取绝食抗议的和平行为,视为诊断精神病和“收治”的标准之一,荒谬地把他们是否写“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功作为评定治疗效果和出院的标准。

根据明慧网统计,1999年迫害至今,至少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受到各种身心和药物的摧残。#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20 1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