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大陆移民为何反对民主党社会主义倾向

一些民主党人拥抱“社会主义”政策理念已引发在美中国移民的警觉,开始对“社会主义”说“不”。图为1958年10月1日中共搞社会主义大炼钢铁。(AFP)
人气: 55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一些民主党人拥抱“社会主义”的政策理念已引发在美中国移民的警觉,开始对“社会主义”说“不”。更有中国移民喊出心声:“我只想让美国还是美国,而不是变成另一个苏联、古巴或中国。”

随着中国移民人数的增长,华裔美国人在政治参与上越来越活跃;同时,对经历过中共社会主义的大陆人来说,反对美国搞变种社会主义已成为一种天生的“共识”。

“华盛顿观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周二(3月19日)发表题为“‘该死的社会主义,为啥你总跟着我?’华裔美国人看到民主党左转背后的共产主义幽灵”的文章,介绍了三位南加州中国移民对美国政治的最新看法。

华人妈妈:晚期堕胎政策的源头在哪儿?

第一位受访人是一个普通的华人妈妈,有两个孩子。

当周沙嘉(Saga Zhou)于2009年从中国大陆移居美国时,她刻意避开政治。共产党在中国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让大多数中国移民对政治参与产生了内在的厌恶。

但美国左派拥抱的政策,让她想起中共的政策,她对政治的兴趣被激起了。其中一项政策是左派对晚期堕胎的支持。

周在中国生活的时候,像许多年轻中国人一样,她不认为堕胎是个大问题。但当她搬到美国,结婚并抚育两个孩子后,她的观点发生了变化。

“在我成为母亲之后,我对生命的理解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我们在加州尔湾(Irvine)的一家餐厅见面时,她告诉我,“现在我是一名完全的母亲。”

周说,弗吉尼亚法案放宽对晚期堕胎的限制,让她心碎。此外,民主党州长拉尔夫·诺瑟姆(Ralph Northam)承诺签署立法,甚至暗示他亦会批准杀婴行为的说法,亦让周备感难受。

“当我看到这个消息时,我甚至不敢点开(文章)”,周的眼中沁满泪水,“真的很难受,我觉得胸口里有一些非常强烈的东西。然后我说,‘请让我收养他,不要杀了他。’”

这条拟议的法律跟周在中国大陆出生时的政策很相似,她的母亲在中共政府开始实施“独生子女政策”(一胎政策)时怀上了她。

一胎政策禁止大多数夫妻生育一个以上的孩子。怀有第二个孩子的妇女经常被迫接受绝育手术;有时强行把子宫里的孩子杀掉。周是她母亲的第二个孩子,但她很幸运,因为一胎政策当时还没有在她的城市实施。

“人们必须了解根源,这些政策从何而来”,周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很生气。该死的社会主义,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民主人士:左派的很多做法跟中共文革类似

在2008年和2012年,许多美籍华裔选民投票给奥巴马,相信奥巴马的民主党对移民更加友好。“在我们落地的第一天,媒体和左派就强化了少数族裔应该投票支持民主党,移民不应该与保守派保持一致的理念。”中国移民乔治·李(George Li)说。

但是许多华裔被民主党近来拥抱社会主义的政策举动击退。社会主义“对于(华裔美国人)来说是一个大的、非常关注的问题,也是为什么我有动力要阻止(民主党这么做)”,李说,“这是我们的职责”。

作为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中国大学生,李是中国民主运动中的活跃人士,他认识一些参与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学生。

在李移居美国后,他获得了计算机信息工程硕士学位并组建家庭。随后,李通过金橙俱乐部积极参与当地的政治活动。

金橙俱乐部是2014年在南加州橙县成立的一个华裔美国人民间机构,其最初的目的是废除参议院宪法修正案第5号。该俱乐部认为,SCA-5会不公平地损害优秀学生进入加州顶级州立大学的机会。

随后,金橙俱乐部更多地参与加州的政治活动以及代表华人选民发声。

李认为,共和党天生适合华裔美国人,理念跟中国的传统文化契合。他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保守的,强调勤奋和自立,并重视教育和家庭的价值观。

同时,他指出他在美国政治中看到了跟中共一样的东西。“我在这个国家(美国)看到的很多东西都与我在中共文化大革命时期看到的很相似。”他表示,左派对政治正确的迷恋令人发狂,它们让人噤声。

“这种恐吓对于言论自由非常糟糕。”李说,政治正确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的一种形式”。

“我只想让美国还是美国”,他补充说,“而不是变成另一个苏联、古巴或中国。”

美国是你我的国家 不要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第三名受访者本杰明·余(Benjamin Yu)属于更早注意到民主党在走向社会主义的一批人,他于20世纪90年代末与母亲一起移民美国。

在美国遭遇9/11恐袭之后,余的“爱国主义”热情激增,随后他加入了陆军。当时,他是美国绿卡持有人。

“如果事情就发生在离你很近的地方,你是否是有合法身份的美国人,这并不重要。”他说,“你会觉得,那是你的国家。你感觉自己是社区的一部分。”

余看到了在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的新生社会主义,这名连续两次选举投票给奥巴马的华人选民,终于在2016年毅然转改支持川普(特朗普)。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华人投票给共和党,也许很多人因为害怕被排斥,而不愿意说出口。

接受采访的三名华人表示,他们相信共和党可以赢得华裔选民——强调共和党的坚决反对社会主义、而民主党拥抱社会主义。

共和党的反共主义长期以来吸引了许多古巴、越南、东欧和其他在冷战期间逃离共产主义国家的移民。

在民主党拥抱所谓的“全民医保”、“免费”大学、70%的富人税、“绿色新政”以及后期堕胎等政策的同时,共和党则将2020年大选定为对社会主义的公投。

总统川普的大多数演讲中都谈到了“社会主义的危险”,包括2月的国情咨文。“今夜,我们重塑决心、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告诉国会以及美国国民。

共和党超级委员会国会领导基金(Congressinal Leadership Fund)的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他们计划将2020年总统大选定为社会主义和经济机会之间的选择,赢得郊区并重新夺回众议院。

中国移民的人数在逐年上升。如今,已有超过300万中国移民生活在美国,而1980年这一数字不到50万。

如文中提及的第一位受访者周女士,她于2018年加入金橙俱乐部,开始参加会议、签署在线请愿书以及出席公开的抗议活动——这些都是她在中国无法想像能做的事情。想必像这样的华人参与政治的例子在美国2020大选期间会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3-20 1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