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 | 史求真

谁是中华文化的最大破坏者?

——从杨小凯对比蒋介石、毛泽东的文化谈起

人气: 4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0日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却遭到巨大的破坏,而在近现代历史中遭到的破坏更为巨大。因此,认清谁是中华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坏者十分重要,只有这样才能认清其罪行,进而肃清其流毒,让中华文化、文明得到保护,并且进一步发展、弘扬!

要认清、认准“谁是中华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坏者”,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有一段对比蒋介石(1887~1975)、毛泽东(1893~1976)各自所代表的文化的名言,可谓破解的关键,应当让广大中国民众知晓。

一、杨小凯蒋介石毛泽东代表的文化相差几个数量级

进入21世纪,笔者偶然看到一本台湾出版的书,该书收录了一些作家、学者谈中华文化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一直记忆犹新。它就是杨小凯在《评〈河殇〉代表的“新思潮”》一文中的一段话。

杨小凯写道:“共产党的胜利完全是二次大战造成的军事问题”,“国民党败给共产党……这种失败根植于一种深刻的历史悲剧——高级文化往往在战争中打不赢低级文化。蒋介石所代表的文化比毛泽东所代表的文化要高出几个数量级。”

在看到杨小凯此文此言之前,由于毛泽东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中国大陆在“粉碎四人帮”后又“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出版了一些讲真话的书刊,让我知道了毛泽东在他执政28个年头中所做的诸多坏事、所犯下的罪行,但是我还没有看过如此对比蒋介石与毛泽东的评论,我也没有思考过这个话题。因此,初看到杨小凯的这番评价、对比,心中颇有些吃惊,好奇!当时,我是第一次知道杨小凯这个名字,觉得他可能是个台湾学者,这样的评价是否有些偏激?

然而,我当时也想到,这是杨小凯的一家之言吧,其评价是否正确、恰当,留待以后考察。同时,我也留意查询了杨小凯此人的经历。此后我才知道,杨小凯并非台湾学者,而是大陆的一位“红二代”。

杨小凯(1948.10.6~2004.7.7),其父母都是当年奔赴延安的爱国青年,其父杨第甫曾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因1959年同情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的观点被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文革开始后,在长沙读高中的杨小凯写下一篇大字报《中国向何处去?》,引起上上下下的重视。当时的中共湖南省领导人华国锋认为此文问题严重,立即上报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康生即点名批判,康生还放言:此文背后一定有黑手。结果杨小凯被判10年徒刑,其母被诬为幕后黑手,被逼自杀身亡。

在狱中,杨小凯没有失望、消沉,而是结识了一些被关押的知识分子,跟他们学习英语、数学乃至经济学,并且对经济学有所研究。刑满出狱后,他报考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因为没有平反而被拒,后经于光远相助,再次报考成功。之后,杨小凯到武汉大学任教,还出版过经济学方面的著作。

杨小凯在经济学上的建树、才华,被当时在武汉大学作访问学者的一位美籍华裔教授邹至庄大为欣赏,推荐杨小凯赴美读博深造,但当时仍因所谓政治问题受阻。时任武大校长的刘道玉先生很同情杨小凯,请那位华裔教授给中央领导写信反映。很快,赵紫阳办公室回复,杨小凯得以在1983年赴美留学,后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杨小凯本来与刘道玉先生有个约定,他在美进修后一定回武汉大学任教。但是,刘道玉先生后来被迫离开武大校长的职位,杨小凯也就不再回国任教,而是到了澳大利亚一所大学任教。

由于杨小凯在经济学上的成就,他被选为该国社科院院士,成为一个对经济学有独创性贡献的大师级人物,并两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

在致力于经济学研究的同时,杨小凯对中国的政治、文化问题依然十分关注。他那篇谈《河殇》的文章就是1990年在美国时写下的,该文中对于蒋、毛所代表文化的评价,是他十分精准的判断。此后,杨小凯对于文革也有深刻反思。杨小凯把1949年获胜的那场“革命”也看作是“朝代周期”,“革命产生暴君”。杨小凯甚至断言:1949年的革命,使中国民主化进程延缓了几代人的时间。对于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所谓“文化大革命”,杨小凯说:“当时整个中国成了丧失人权、失去自由的大监狱。”杨小凯认为,“毛泽东把我们带向死亡。”(见游思凯《杨小凯对文革的深刻反思》一文,原载《亚洲周刊》2006年第22期)。

可惜、可叹的是,就在杨小凯事业辉煌之际,他在2001年9月得了癌症,之后他信奉了基督教,并于2004年3月赴美治疗。在美治病时,他与一位朋友的女儿交谈时,还念念不忘有关中国大陆的民主政治问题。杨小凯说:“储安平那时(1949年以前)就说,国民党的民主是多和少的问题,共产党的民主是有和无的问题。真是看得透彻!”(见《中国向何处去?——追思杨小凯》一书,明镜出版社,2004年9月第一版,其中有吴笙写的《用笑容坦然面对——忆小凯叔叔》一文,记述了此事)

杨小凯1990年写下了那番对比蒋介石、毛泽东所代表的文化相差几个数量级的名言,但是他当时和以后没有对这个评价做进一步的详细论述,许多人对杨小凯的这段名言并不知晓。现在,杨小凯这番话已写下了28年,他也去世14年了,越来越多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了杨小凯这番话真是说对了,而且是太精彩、太深刻了!因此,笔者特意以杨小凯的这段名言开篇写下这篇文章,列举众多知名人士对蒋介石、毛泽东的评价与杨小凯的名言相吻合,进而论证谁是中华文化的最大破坏者。

二、杨开慧在日记中说毛泽东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1901~1930)在日记中评毛泽东的这八个字,是湖南的朋友告诉李锐的,李锐又在接受访谈时转告给铁流、裴毅然等人士,这些人事后都写到文章中发表了。

李锐在《李锐口述往事》一书的“臧否人物”篇中,首先谈的就是毛泽东,其中也特意提到杨开慧评毛泽东这件事,李锐说:“前些年湖南修毛的故居,发现了杨开慧藏在房顶夹缝内的日记,杨在日记里写毛连自己的堂妹都干,说毛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见该书第410、411页,该书由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出版,2016年5月第二版,即增订版)

关于杨开慧评毛是双料流氓这件事,李锐还写过一首七绝打油诗:“生活流氓政治氓,贤妻早识太心伤。莫予毒也杀成性,培养奴才大黑帮。”(见《李锐期颐集》,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16年5月初版,第278、279页)

杨开慧与毛泽东生了三个儿子,但是,毛上井冈山以后不久就抛弃了杨,在1928年5月初与贺子珍结婚了。此时,杨开慧还带着三个儿子住在长沙附近,毛完全有机会、有办法把杨与孩子接出来。但毛却完全不予考虑,最终造成杨开慧被杀。贺子珍后来又重复了杨开慧的命运——1938年11月,毛与江青结婚,抛弃了贺。毛泽东这种对配偶始乱终弃的恶行,完全背离了中华文化中的道德标准,是对中华文化的破坏!而杨开慧当时对毛的八字评价更为后来的历史事实所证明。“双料流氓”后来竟成了中国大陆“一个人说了算”的“红色皇帝”,必然会对中华文化产生巨大破坏!

三、毛泽东的表弟文强说:毛泽东在政治上是一个流氓

曹立群2005年12月26日于美国写下了《两个老对头,谁笑到最后》一文,其中有一段写道:毛泽东的表弟、早期共产党领袖,后为国民党将军的文强谈起1949年之后的毛泽东时说:“毛泽东在政治上是一个流氓。毛泽东宁使他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他。只要对自己的专权有利,无论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对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也可以翻脸不认人,而且可以编出冠冕堂皇的理由骗天下。”

文强对其表哥毛泽东的这段评析,与杨开慧对毛的评价是一致的。文强只是简要地说了毛的品格,但毛的恶行造成对中华文化的极大破坏!

四、1945年傅斯年就预言:毛泽东若是当政,将会有文化浩劫

1945年7月初,傅斯年、黄培炎、章伯钧等6人到延安与中共商谈国共合作事宜。期间,傅与毛还单独聊了一个晚上。傅斯年与黄培炎、章伯钧对毛泽东与延安的风气的感受几乎完全相反。傅斯年认为:延安的作风纯粹是专制、愚民的作风,也就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作风,毛泽东的帝王思想很浓重。返回重庆后,傅发表文章,认为以后若是毛泽东统治中国,很可能会毁灭文化研究、断送学术前途,会有一场文化浩劫!——这真是傅斯年一流的历史前瞻性的认识和预言,被十多年后的反右派、二十多年后的“文化大革命”所证实!

五、林彪、彭德怀临终前,习仲勋在复职后都认为毛泽东是痞子、政治流氓

林彪、彭德怀是为毛泽东打江山立下大功的“开国元勋”,两人都被授予元帅军衔。林彪一度还被毛泽东定位接班人并写入党章。但是,这两位在文革中的下场都很惨。

《林彪日记》于2009年9月由明镜出版社出版,全书1,227页,约120余万字,李德、舒云编。这里仅摘要林彪对其妻子、儿子评毛的三段话。

林彪说:“至于独裁,那是肯定的。毛自己也承认。你们不觉得他像个痞子吗?太像了!如果我将来输给他,,只会输在我痞子劲不够上。……”

“与一个专门仇恨、轻视、终日算计别人、将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去的人套近乎?我不干。勾心斗角、热衷于倾轧的人,何情可言!我不再对他有多大希望了。”

“中国的祸害是毛。他是主要矛盾。他不掌权了,什么都好说了。”

1986年之后的几年间,军旅作家刘家驹采访原林办工作人员和林彪的老部下近百人,记下了二十多篇杂记,足以证明林彪无“反革命” 罪,林彪反党集团不存在,《571工程纪要》是一篇有先见之明的声讨独裁暴君的檄文。(见《刘家驹绝笔:我的留言》,原载《当代史鉴》,2017-8-15)

就在《571工程纪要》中对毛的评价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曾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在1980年10月公开评价毛泽东:“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数他。”

彭德怀因为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为民请命,遭到毛泽东的严厉打压。文革前,毛为了清场(把彭赶出北京),骗彭去四川三线,名义上当个副手。文革一开始,彭就被揪回北京批斗、监禁。彭德怀临终前在病床上骂毛泽东是“政治流氓、大暴君”,还在他看的很多书上写下读后感言。但是,彭去世后,这些书都统统被烧掉了,真可谓焚书坑儒的升级版“焚书坑帅”!

值得一提的是,林彪、彭德怀临终前对毛泽东的评价,竟然与杨开慧多年前对毛的评价不约而同、不谋而合!这充分说明,毛泽东真是一个政治流氓!这样的政治流氓掌权,必然对以“仁义礼智信”为道德准则的中华文化造成史无前例的巨大破坏!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1913~2002)“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却遭到打压、迫害。平反后,1979年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在给广东省的右派们平反大会上直言不讳地评价毛泽东,他说:“他,善于利用无知人民,这是他一生致胜的法宝。他,最热衷挑起族派斗争。他,是伟大的帽子设计师。

他,一生主张无庸最好,自己却专攻帝王之术(注:网上另一版本是“饱读诗书”),学以致用。他,没有丝毫的法制意识,是典型的痞子。他反科学,糟蹋人类文明的精华。”——习仲勋对毛泽东的这番评价,也佐证了毛泽东是中华文化的最大破坏者。

六、李锐、辛子陵、周有光、宋永毅、周孝正等人对毛泽东、蒋介石的评价

李锐现在是原中共高干,活到了101岁,曾任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退休后致力于研究中国近代史,特别是对毛泽东的研究更是深刻到位。他在《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对毛泽东又如下评价:“毛这个人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属于一种很极端的个人,一切反常的事情他都敢做。”毛“自己说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敢干,‘大跃进’死了那么多人,都无所谓,任性到了极点。把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都不放在眼里,随心所欲。”——毛泽东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李锐在为辛子陵巨著《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所写的序言中概括为四个字:“罪恶滔天”!

李锐在评毛的同时,也顺便提到了对蒋介石的评价:“蒋介石办一些事情,是相当合情合理的。”“蒋是一个很通人情的人,但是有很多规矩。”“蒋介石在宋美龄的影响下,成了基督徒,有所为,有所不为。”

辛子陵先生在《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以及其后一系列“非毛”文章中,对毛泽东的评价概括起来就是:“他想把人民送进天堂,却把人民送入了地狱。”“毛泽东晚年心地阴暗,虚伪狡诈,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把坏事做绝,又希望万古流芳。”“盘踞金字塔顶端作威作福,……愚弄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不止是那四个人(注:江、张、王、姚),而是‘五人帮’,帮主就是毛泽东。”毛泽东晚年还要搞家天下,1976年7月15日曾口授身后政治局常委七人名单: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张玉凤。文革中毛把共产党变成了黑社会,他就是天字第一号的黑老大。毛泽东完成了《由“大救星”到大灾星的蜕变》(见香港“开放网”2018年六月号)

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阅读了《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后,写了一篇读后感或曰书评《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还原成什么样的人呢?茅于轼该文最核心的一句话是:毛泽东是人民的公敌!

辛子陵先生还说:“毛是一个具有绝对权威的流氓政治家”“毛泽东玩的是痞子政治,在这一点上,他不如蒋介石。”辛子陵对比了蒋对张学良以及毛对彭德怀处置的极大反差。

从李锐、辛子陵的上述评价中,可以看到,这与杨小凯对比蒋、毛所代表的文化,颇有相通之处。

著名学者周有光活了111岁(1906~2017),他在108岁时曾直言不讳地说:“我经历过清末、北洋时期、民国、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这五个历史时期,从文化上看,最好的是民国时期。国家有民气,民众有文化,学界有国际一流学术成果,社会有言论自由,教师能教出好人才。现在说大师,都是那个时代出来的,你可以一个一个查,都是。这是事实,清楚得很,不用辩论。”——这其实是对蒋介石政绩的评价。

2012年3月,周有光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毛泽东“他上台以后搞了最坏的专制”“毛泽东搞的一塌糊涂。”“毛泽东时代,中国死了8,300万人,人吃人,还搞什么经济学!”

现居美国的历史学者沈宁于2018年发表文章《抢救真实的历史:被侮辱了的民国》,其观点与周有光一致,沈宁说:“现在是21世纪,回过头来看,从1900年到2000年,100年间,前期的二十、三十、四十年代,那三十多年,即民国期间,实在是中国现代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虽然这三十年间,内忧外患不绝,战火烽烟不断,可正是那段期间,中国各行各业都积极转向现代化,社会空前繁荣,并赢得国际尊敬。”

历史学家宋永毅于1949年出生,比杨小凯小一岁,可谓是同龄人,两人的经历也有相似之处。宋永毅在文革中被监禁五年,他认真学习曾经狂热信仰过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后来还不无自豪地说:“毛泽东的‘雄文四卷’我至少看了一百遍。”

就是在精读《毛选》的过程中,宋永毅看出了问题:“比如说,我看出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根本不想抗战,他只是想保存实力,将来再打内战、取得政权。”——这是真正认真读书并独立思考后得出的判断,难能可贵!有关毛泽东假抗日、真扩张,在抗日战争中建立了“内战根据地”以及出卖国军情报、派潘汉年等人到南京暗中勾结日本侵华司令部,这些汉奸、卖国贼的历史真相,苏联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写的《延安日记》一书以及日本女学者远藤誉写的《毛泽东勾结日军真相——来自日谍的回忆与档案》一书中有详细记载(两本书均有中文版)。1940年10月,毛泽东甚至对王明说:“我知道你会说我执行亲日卖国路线。我不怕,我不怕当民族叛徒!”(见王明《中共五十年》一书,第186页)

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宋永毅考上了大学,1980年他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上海作家协会搞专业研究。“六四”事件后,他到了美国并取得硕士学位,现任职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多年来,他对毛泽东时代历次政治运动的历史资料进行了征集、整理,出版了《中国当代史数据库》(共四个子库)。同时,宋永毅也在潜心思索,他的结论是:“从1949年到毛泽东逝世的1976年,可以说不仅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灾难时期,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时期之一。

宋永毅的上述评价与周有光老先生的评价相吻合,也与杨小凯的评价互相印证,也说明了毛泽东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当然,这中间包括毛对中华文化的深重破坏。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教授余英时对中国近现代史以及毛泽东也有很精确的评价,他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事实上已摆脱了旧帝国主义的直接压迫,废除了不平等条约,而且成为联合国的 “五强”之一。对于中国人民而言,毛泽东所建立的“新中国”只不过是一个新的政权而已。在中国历史上,毛泽东具有秦始皇、明太祖的一切负面;在20世纪世界史上,他和希特勒、斯大林是一丘之貉。毛泽东严格上讲没有遗产,唯一的遗产就是一党专政。

英国华裔女作家张戎与其丈夫乔‧哈利戴经过多年在中国、苏俄查阅历史档案、采访历史人物,写下了一本颇有新意的“毛泽东传”——《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在英国出版三天内,八万册精装本销售一空,之后又多次再版。还出版了中文版等多语种版本。前香港总督彭定康看了这本书之后曾评论说:“张戎重写了现代中国历史,这是一本具有爆炸性的书。谁是二十世界最邪恶的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读者在读了张戎的书后,都会确信:毛泽东是最邪恶的暴君。”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评价毛泽东:“他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是一个成功的权谋主义者,他用他的前半生伪造了一个假设——自由民主宪政中国,他用他的整个后半生嘲弄这个假设;他以反对专制收掳民心、取得政权,却建立了一个更加专制的政权!……他的出生使我中华推迟宪政文明100年……他对我们民族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死亡!”

毛泽东对中华文化的破坏以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最为严重。2018年5月11日,水煮历史网发布一文《1957年发生的那件事解密了》:“反右运动档案近期解秘,原来当年划的‘右派分子’不是五十五万,而是五十五万的六倍以上!1958年5月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定为右派分子3,178,473人。(注:共有9项数据,这里仅录其一)”

至于文革中对中华文化的巨大破坏,许多文章与书籍中已有详述,此不多赘。正因为有这些历史铁证,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前不久接受搜狐文化访谈时直言不讳地说:“1949年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实际上是逐渐被消灭的,尤其是你想要发出一个声音的话。”“建国以后的教育体制实际上一直是意识形态的工具,教育成为意识形态的工具必然会产生一代一代的脑残。”——这正是毛泽东破坏中华文化的恶果呀!

七、唐德刚、胡星斗对杨小凯的名言作了较详细的解读

著名的历史学家唐德刚(1920~2009)在晚年评价、对比了毛泽东、蒋介石。他认为,毛泽东泼皮大胆、心狠手辣,带数分流氓、几成无赖,建政后一直瞎指挥,“这种怪现象,不独非洲最落后的部落未尝有,我国历史上四百多个皇帝亦未曾一见。”“在世界历史上,所有暴君所杀的人加在一起,都抵不上毛泽东一个人所干的啊,他自说‘比秦始皇要厉害十倍百倍’,其实他已打破世界纪录啊!”

台湾杂志《传记文学》2000年1月、2月号上发表了唐德刚的长文《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的前因后果简述》(上、下),其中对毛泽东的评说有下述四句话:

1. 他是我们历史中最后一个暴君。

2. 晚年毛泽东是个精神病患者,患有极严重的“偏执狂”和“精神分裂症”,才能草菅人命若此。

3. 毛泽东享有绝对权力,也绝对腐化。

4. 他把整个中国弄到廉耻丧尽,几乎到了万劫不覆的绝境,三代五代不易恢复也。

唐德刚对蒋介石的评价非常之高:蒋介石“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难得一遇之旷世豪杰、民族英雄也……五千年来,率全民、御强寇,生死无悔,百折不挠,终将顽敌驱除,国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无第二人也。”

综合唐先生对毛泽东、蒋介石的评价,可以说就是对杨小凯那段名言的解读、阐释。

与唐德刚先生有相同作为的还有一位叫胡星斗,是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他近年来对毛泽东、蒋介石的分析、评价也特别值得一提,请看:

2009年1月7日,胡星斗在观察网发文《抵制毛邪教,反思人祸教训》,文中写道:“毛泽东祸国殃民几十年,……其教训是深刻的、悲惨的,也是多方面的。”“乌有之乡的极左派利用改革开放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创立毛邪教再次掀起全民的个人崇拜运动,把独裁者美化为人间神。清醒的中国人啊,必须予以强烈的谴责和抵制!”

2013年1月19日,胡星斗的微博在“看中国网”发表,题曰《蒋介石是中国现代第一伟人》,现摘录如下——

蒋介石是中国现代第一伟人。他立德立功立言,成就超过他的老师王阳明、曾国藩。他终身写日记,反省邪念淫欲,最为光明磊落;他领导打败日寇,废除了近代以来强加给中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他参与组建联合国,使得中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奠定了中国不可动摇的大国地位;他制定了堪比美欧的《中华民国宪法》,宣布实行宪政(此宪法如今在台湾还在实行);他抨击苏联暴政,预言其崩溃;他倡导民生、均富,甚至成为提出“中国经济学”的第一人(其著作《中国经济学说》,倡导“中国经济学”)

蒋介石虽为武夫,却至为尊重文人,其内阁、省市县长官多为大学者、留学生、博士,其时教授的薪水是社会平均工资的二十多倍。那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虽处战时,但成为中国两千年历史上文化最繁荣时期,那时大学一流,大师辈出,群星灿烂,直追先秦百家争鸣。蒋介石亡命台湾之际,首先想到的竟然是保存中国学术文化的种子,指示要把一流的学者抢到台湾。

蒋介石被赶到台湾后,在那岌岌可危、风雨如磐的年代,他仍然相信只有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国。1950年他就开始进行民意代表、县市长直选(注:还有蒋主持的“和平土改”让劳资双方成双赢),三十多年的民主训练后来终于结成硕果,用事实证明了中华文化并不与民主相悖离。1966年他对抗大陆的文化大革命(注:蒋介石1966年就给蒋经国写信称大陆正发生一场文化浩劫!),掀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以至于现在新儒家的中心在台湾。

蒋介石的道路:从军政威权到宪政民主……是中国通向现代化唯一正确的道路。

尊重历史,重评蒋介石,重新审视未来中国的方向。深切悼念蒋介石,怀念蒋介石!(摘录毕)

胡星斗教授的上述论述,进一步证明杨小凯那段名言的正确、睿智!

八、毛泽东是中华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坏者

在写作这篇文章时,笔者在网上看到一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写的颂毛、吹毛的文章,其中一篇还大吹毛的诗词写得多么多么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顶尖诗词,还特别对毛的那首《沁园春‧雪》推崇备至,简直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针对这一荒谬的说辞,笔者特写下有关史实,敬请读者辩证:

“新浪博客”上有胡星斗教授的一篇文章“《毛泽东选集》真相”,其中有一段专门谈毛的那首《沁园春‧雪》的由来:“根据《炎黄春秋》、《百年潮》以及《胡乔木访谈录》的报导,这首词是胡乔木原创于1942年。刘少奇为了包装毛泽东,就要求原先是自己秘书的胡乔木(后来老毛看中了胡乔木的文才,就从刘少奇手中要过去,成了毛的秘书),把这首《沁园春‧雪》交给毛泽东,毛泽东改动了四个字‘原驰蜡像’,就成了毛泽东的诗作。”这首词的创作实践也改成1936年。

1945年10月,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把这首词书赠柳亚子,这首词便在重庆传抄开来。当时在重庆《新民报晚刊》任副刊主编的吴祖光(1917~2003)看到了传抄本,极为赞赏,首先在该报副刊将该词发表,并且加了编者按称颂这首毛词。

吴祖光的这一举措,让这首毛词广为传播,引来赞声一片。然而,也有相反的观点,有的文人就认为这首毛词帝王思想颇重,据说蒋介石也这么看。还有文人也写了步毛词原韵的“沁园春”,对该毛词予以讥讽,而且相当精准。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具体引用了,感兴趣的读者可上网查阅。

著名作家、诗人聂绀弩(1903~1986)当时也在重庆,他与吴祖光一样,也极力赞扬这首毛词,并且对讥讽这首毛词的文人大为不满,反驳对毛词的讥讽——由此可见,当时的吴祖光、聂绀弩都可谓毛泽东的“粉丝”哟!

然而,当毛泽东1949年“打进北京”,并且在1950年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宣传口号上亲自加上“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对此《炎黄春秋》杂志有文章记述),成为不穿龙袍的“红色皇帝”后,聂、吴二人和众多的知识分子一样,都遭到打压、迫害,反右中,二人都成了右派,文革中更是被批斗,家人也遭株连,聂绀弩还被关押近10年。

毛泽东于1976年9月9日去世后,聂绀弩、吴祖光先后得以平反,并且对毛泽东有深刻反思。1978年底,聂绀弩与章诒和女士交谈时,聂说出了他对毛泽东结局的定位,即4句16个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众叛亲离,遗臭万年。”而吴祖光则在全国政协的一个小组会上公开指斥毛泽东为“毛贼”!吴祖光还公开表态:为了清除毛的罪恶、流毒,当局应当将“毛像下墙,毛尸出堂”!

聂绀弩、吴祖光当年是因为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义而拥毛、颂毛的,是被权谋盖世的毛泽东的假象所欺骗、蒙蔽。毛死后,二人对毛的评价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是因为看到了毛泽东反文化、反文明、反理智、反人性、反民主、反人类的本质真相!曾任新华社高级记者的杨继绳在退休后,积多年之力写下巨著《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披露了毛时代大饥荒饿死几千万老百姓,以及人吃人的史实。他还针对众多在青年、中年时被毛欺骗的知识分子到晚年醒悟,提出了“两头真”的新名词。聂绀弩、吴祖光也可谓“两头真”人士!

说起“两头真”,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笔者认为,赫鲁晓夫(1894~1971)基本上也算一位“两头真”人士。他当过矿工,早年参加苏共应当有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初心,后来在斯大林的极权恐怖下,他只能随波逐流,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曾任苏联最高领导人十一年,他于1956年开始清算斯大林的罪行,使苏联的政治气候空前宽松,言论出版有了一定的自由,还试图大力推进反官僚主义的改革。在外交、国际关系上,他还提出了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但是,他却在1964年10月被权贵集团赶下台。而史实证明,赫执政时期比他的后任者执政时,更显得社会温和、民主健康。

更值得一提的是,史实证明:在历代苏联领导人中,从斯大林到戈尔巴乔夫,为中国做好事最多的正是赫鲁晓夫(网上有文章介绍,有7件好事,兹不多赘)。然而,极权独裁的毛泽东则极力反赫,在赫下台之后的1965年秋,毛泽东在《念奴娇‧鸟儿问答》一词中还辱骂赫:“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在骂赫的同时,毛也为“文革”的即将到来呐喊!

看看赫鲁晓夫怎样评价毛发动和领导的“文革”吧!他在其回忆录《最后的遗言》中,专辟一章谈“文革”。他说:文革是“毛又一次假装民主和自由发表意见的闸门开放得大大的,目的是毁灭那些不同意毛的意见的任何一个人。”赫鲁晓夫更斥责毛泽东:“毛竟会任命自己的妻子负责‘文化革命’!”“依我看,所谓‘文化革命’根本不是什么革命,而是一场矛头指向中国人民和中国党的反革命。”赫对毛及其文革的评价,已被历史证明是基本正确的。有位中国学者说:“评毛是块试金石。”由此可见,赫鲁晓夫是一位有良心、有良知、有逻辑的人物,毛泽东则反之!

综上所述,可以确定:毛泽东是中华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坏者!

上述诸位人物对毛泽东、蒋介石的评价判断,绝非信口开河、私人成见,,而是实事求是,有真凭实据、有历史铁证的,是还原历史真相。特别是一些专家、学者的诸多著作中对毛泽东一生的罪恶有详实的史料依据,限于篇幅,本文对毛泽东的历史罪恶不再赘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这些书籍、文章,并且可以与大陆官方出版的《毛传》等书对照着阅读,以辨别真伪、是非。

九、清除毛毒综合症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毛泽东冥诞125周年,有不少毛左、毛粉仍在极力美化、歌颂崇拜毛泽东以及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革,甚至有人还鼓吹为江青、张春桥等人翻案。这实在是值得重视的事情。因为,时至21世纪的今日,如果还不能对毛泽东这个祸国殃民、罪恶滔天的历史罪人有一个正确、清醒的认知,将会给国家、民族带来很大的灾难。

在政治社会学上有一个名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此症的由来这里就不讲了,读者可上网查阅)。若是结合中国当今的社会实况,此病症更应当称之为“毛毒综合症”,至今仍称颂、崇拜毛泽东,美化“文化大革命”,反对、抵制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的人们,无论国籍、年龄、职业、文化程度,都可谓“毛毒综合症患者”。

“毛毒综合症患者”的病症有轻有重,有的至死不愈,如张春桥、戚本禹、邓力群等。但是,大多数此症患者应该是可以治疗、治愈的。最近,网上传着资中筠女士的一段话,虽然没有直接点出“毛毒综合症”,但却说出了此症的病因、病情,值得一读。

资中筠说:“100多年前是少数人在启蒙,100多年后,还是少数人在启蒙。100余年间中国人的思想有变化吗?除了长袍马褂换成西装领带,头上没了辫子外,根本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脑袋帝王将相思想,还是一脑袋成王败寇思想,还是吃好喝好玩好睡好的猪的理想,还是膝盖发软,习惯跪拜谢主隆恩的太监丑态。”

为什么中国大陆会发生资中筠所说的这种极为严重的病态?关键就是毛泽东此人一生对中国文化、文明的极大破坏!毛是最大的暴君、昏君,他在中国大陆复辟了皇权统治,让帝王将相、成王败寇思想泛滥成灾,毛泽东的极权独裁专制的一系列恶政,让中国大陆的民众成了奴才、愚民、贱民!而且毛死后其流毒一直在祸害民众!

辛子陵先生在香港“开放网”2018年4月号上发表文章,题曰《习近平开启非毛化闸门》,可谓一篇启蒙佳作。如果中国大陆真的开启了非毛化闸门,本文上述诸多人士评述毛泽东、蒋介石的著作、文章就可以解禁,封闭多年的历史档案就应当解秘,广大民众就能够得知历史真相,这样的话,许多“毛毒综合症”患者就会得到治疗并得以康复,进而提高全民族的认识水平、文明水平,有助于中华文化的复兴、提升,有助于中国的兴盛壮大!

辛子陵先生不断地与时俱进,在香港《前哨》杂志218年第11期(总第333期)上公布了一位不知名网友发给他的《邓小平政治遗嘱(全文)》,认为“这个文件是真的,不是伪造。”同时,辛先生还写了一篇新作《习近平摆脱内外困境的出路是执行邓小平遗嘱》。

《邓小平政治遗嘱》记录于1992年8月28日,其中很重要的内容是:“我们要学习美国宪法,美国人会不开心吗?为了民富国强,我们党让人民当家做主和富强的理想不变,但名字是否可以考虑改为人民党、社会党之类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制度改革也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不要急,但也绝不能不去开拓进取。”

辛子陵在该文中说:“天祐习近平……根据邓公遗嘱,改变党的名称,学习美国宪法,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和联邦制,把中国带出毛泽东制造的这个专制死局。使人民真正地得到解放。谁给人民带来希望人民拥护谁。习近平将成为再造共和的历史伟人。”

笔者也认为《邓小平政治遗嘱》是真的,不是伪造,并且赞同辛子陵文章中的分析、解读,同时衷心希望辛先生的解读能够得以实现,果能如此,中国必定能民富国强,两岸也能和平统一,这将是天大的好事也。天祐中国。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9-03-20 10: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