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中国地质科学院毛景文靠造假当选院士

人气: 1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2日讯】 造假新高度:明目张胆组织倒卖国家严令禁止买卖的恐龙蛋化石,伪造公文申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被查处,欺骗组织申请长江学者被取消资格,窃取他人科研成果为己有,侵占他人知识产权,一稿两投,重复请奖,不懂装懂胡编乱造……中国地质科学院毛景文靠连续不断弄虚作假、严重失德,竟然上位新科工程院院士,创下科学造假的里程碑和吉尼斯纪录。工程院蒙羞啊,祖国之大不幸!

0、毛景文于2017年11月2日在中国工程院能源矿业学部以最后一名的排序当选院士。对此,许多了解他的人都大感吃惊大呼意外。该学部共分4个专业组,毛在其所在的专业组排名第四,按照每个小组前两名入选的顺位,他在大组中应位于第13-16名区段内,但投票结果竟然跃居第7名、也是最后一名,令人生疑。让我们看看现实中的毛景文,是个啥样的人。

1、倒卖恐龙蛋化石:1991~1999年间,社会上掀起一股盗挖、倒卖恐龙蛋化石的歪风。当时,五连的恐龙蛋化石在国内每枚卖4-6千元人民币,在美国黑市卖数万到数十万美元。毛觉得有机可乘,便占用当时地科院矿床所的办公室等资源,成立“寰球”公司、实则是夫妻店,毛为董事长,完全置知识分子的良知于不顾,伙同几人倒卖恐龙蛋化石。1993年某月,毛的不法行为被执法人员查获,公安机关来人到原矿床所搜查;当时毛等并未配合执法人员立即交出赃物,而是把之藏在王某的实验室。最终事情败露后,毛采取以下措施、并在时院领导包庇保护下脱身:把责任全部推到安某(毛的内弟、非地科院职工)身上,搞“丢车保帅”;最终无奈之下,才极不情愿地把化石交给中国地质博物馆。至于毛等究竟倒卖了多少化石、挣了多少黑心钱?只有他和他的家人知道。

2、学风不正、侵占基层工作人员研究成果:1984年初,广西区调队全面开展宝坛地区1:5万地质填图,并在多处发现“基性熔岩”;同年下半年,杨xx高工从中发现“科马提岩”;1985年夏,杨等三次到野外对科马提岩进行调研,而后,杨又带样品去南京大学请教周新民教授,周教授肯定了杨等的发现,认为该发现“是一大贡献”;1986年,杨在一个学术会议上作了发现报告,并提交了论文;1987年进一步发表详细研究文章。但1988年,毛先发表一篇论文、后出版一本专著,声称他本人“发现了原命名的顺层侵入的基性-超基性岩体是海底火山喷出的镁铁质-超镁铁质岩,部分属于科马提岩”,并获得地矿部科技成果二等奖。

3、不懂装懂、胡编乱造:毛基础知识甚差,但他敢于胡编乱造。比如,毛在International Geology Review,1996年第38卷上发表了“中国柿竹园夕卡岩-云英岩矿床地质及成矿作用”一文,文中写有9个不同矿物间的交代反应方程式,其中竟有7个是错误的。更加不可思议的是,1998年毛景文又出版了《湖南柿竹园钨锡钼铋多金属矿床地质与地球化学》专著,对上述已被他人指出的7处错误只改了1处,其它则原封不动重复发表。

4、伪造公文、遭基金委严肃查处 :1998年申报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时,毛伪造了申请书所附的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出具的其论文被收录与引用次数的“检索证明”,并把该证明中《SCI》收录论文数由1改成7。该造假行为于2000年5月被揭露出来。为此,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给予毛通报批评、 撤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并取消其4年的基金申请资格。 此事于2000年5月26日在人民日报以特稿惯用的“本报讯”方式报道出来,同时发表了一篇《杜绝科技丑闻》的评论文章,各大媒体均在第一时间转载。某种意义上,这次揭露毛学风不端事件打响了我国学术反腐斗争的第一枪,具有里程碑意义。

5、欺骗组织、被取消长江学者资格 :2000年毛遭基金委处罚后,次年便申请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长江学者,因有特殊关系而获批。毛在各种申请事项尤其是其个人简历中,从不填写被“基金委处罚”之事,2001年在申请长江学者时也是如此。该事被教育部知道后,立即取消了毛长江学者的资格。在“无奈”之下,地大改聘毛为“特聘教授”。时至今日,在任何一个网站查找毛的简历,毛在特聘教授之后,总冠以“长江学者”称号。

6、一稿两投、严重失德:2000年6月20日,毛等将“中国东部大规模成矿时限及其动力学背景初步探讨”一文投稿于“矿床地质”编辑部,并在该刊同年19卷4期上发表;而后毛又于2000年6月30日将该稿投给“岩石矿物地球化学通报”编辑部,并在该刊2000年第19卷第4期上发表。

7、重复请奖、法理难容:以毛景文为首席科学家、以《中国东部中生代隐伏矿找矿理论技术创新与重大突破》为题,于2012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6年,毛把已请过奖的第一部分成果单独拿出来,改头换面后,以《中国东部板内燕山期大规模成矿动力学背景》为题,再次申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并获批。两项项获奖成果第一部分核心内容完全相同,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国家科委等的相关规定。

8、为评院士改变身份、谎报找矿成果 :毛在其“参选院士申报材料”中,自称在他的成矿理论指导下,有关省地矿局找到大型-超大型钼、锡、铜矿达14处之多,并附有众多所谓“证明”材料。实际上,迄今为止,国内外矿床学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理论指导找矿方面取得如此大的成就;毛本人仅是一个成矿理论研究者,他在任何矿产勘查区,都没进行过地质填图、物探、化探测量、以及山地工程等方面的实际找矿工作,更没对任何一个矿床进行过有用组分赋存状态、矿石质量评价以及矿石选冶技术性能研究等。显然,毛绝不是矿产勘查领域的专家,即不是他声称的“矿床勘查”学家,充其量是个理论矿床学家而已。退一万步说,假如毛在矿床学研究领域真有理啥论突破,且真的在其理论指导下找到了矿,那么他也应该在中科院参选院士,而不是在不对口的工程院。他也确实在中科院多次申请院士,但因劣迹昭昭、加之没有强硬关系,才自己把自己从“矿床学家”变成“矿产勘查学家”,以掩人耳目、利用在工程院的特殊后台和强硬关系,“合情合理”地在参选工程院院士,并最终阴谋得逞。

9、侵占他人知识产权:毛在院士申请材料中的很多所谓理论创新,其实都是拾人牙慧、冷饭热炒、张冠毛戴,把国内外很多年前那些矿床地质学奠基者的知识点,拿出来按在自己名下。

为什么???一个几十年如一日造假的人,为何会有市场?不外乎以下几点:利益互相输送、互相利用你好我好、领导包庇护短;小集团小部门利益,每年评选院士前,单位领导、一些想从毛那里分得项目的说客,就到处找人谈话、哀求不要举报,美其名曰“为了单位的未来“”、为单位拿项目;几十年来,举报者众,有些正直的老研究员甚至已经去世,可盖子一直捂着,以至于形成今天这个局面。

作为矿产资源研究领域的一名资深且有良知的研究员、一个亲眼看着毛如何在特殊关系下被关照并被拔苗助长、硬生生被人为造成“人才”的老科技工作者,我虽已退休多年,但有责任揭露科技界的学术腐败,以正本清源、让祖国真正强大起来。

我们国家的科技为何缺少原创?部分原因就是类似中国地质科学院毛景文这类为了一己之私连续严重造假、而其直接领导或单位却蓄意打掩护、有关部门如中国工程院又装聋作哑,不理不问。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9-03-22 3: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