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 三等奖获奖作品

【征文】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命定论和改命的善道(三)

改变命运的善道——怎样才能摆脱命运的束缚?
泰源

人生选走哪条路,才能摆脱阴阳五行的束缚彻底改变命运?(pixabay)

  人气: 15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8月7日讯】(续前文:【征文】泰源: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命定论改命的善道(二)

四、改变命运的善道

1.凡事顺其自然是最接近于真理的一种做法

所以我们讲顺其自然,一切顺其自然,一个人过分努力,当超过自己命中福分的范围时,就会适得其反。见例《七品官降为八品》(点击阅读),有个人命中原定可得七品官,当然他自己不知道,便努力去争取,向上爬,他的心计灵巧细密、机诈,侦察的方法又多,善于趋吉避凶,排挤同僚,结果损了阴德,由命中原定的七品,降到八品。当然他不知道,还庆幸自已聪明,自以为得计,才由九品升到这个八官品的职位呢。

中国人平时所说的“听天由命”,许多人以为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人生观,其实这是最接近于大自然,最接近于真理的一种做法,无疑也是人生的捷径,少走弯路,直接达到自己命中应有的目标。

命运虽前定,但如果一个人做了损德失福之事,也能使命运改变,使原来应得的福禄被削减,甚或被剥夺了。

《北东园笔录》中有一例:清朝时,有南昌人罗某,精于命理推算。在乾隆年间,他帮人推算,多有奇验。他自己推得,命中无大的福禄,惟庚子年的科考可得一榜;他又帮同学王某推算,说其终生都不会中榜。己亥年冬天,他们的学馆旁边住着一位寡妇,年轻美艳而不能自持。起初挑逗王某同学,王某极力拒绝。后来又挑逗罗某,罗某惊以为是桃花运,于是频繁地与她往来。

到庚子年秋天科考,结果王某考中,而罗某却名落孙山矣。罗某质疑谓命理不灵,岂知冥冥中命运会转移,王某力拒色诱得福报,罗某贪色失德丢功名。坚定善念、坚守道德规范,可以避免失德而失福。

2.命运虽前定,行善积德可改变!

命运虽前定,但其人后天的行善积德,亦能在某种程度上使其改变。

《北东园笔录》中有一例:清朝时,杭州有位贡生,平日好饮酒,醉后动辄骂人,习以为常。某年元旦,此位贡生出门遇到一乞妇要钱,见其状况甚为凄苦,但他人见状,皆漠然不顾,唯此位贡生忽发善心,给了她一个钱而离去。

后来此位贡生因病重,迷迷糊糊间进入到冥府,见到阎王。阎王责命判官稽查他善恶册子,发现恶迹甚多,而善事只有一件。于是责令用秤秤之,却发现善恶居然相等。阎王便令判官查明是何善事?原来他曾给一乞妇一文钱,而这位乞妇乃是观世音化身,当诸人皆掉头不顾时,唯此位贡生给以一钱,故阎王批准令其还阳。此位贡生再生后,戒酒行善,又经历了很多年后才殁。

《宋史》《袁韶传》中,也有改变命运的一例:袁韶的父亲是郡里的小官吏,夫妻都快五十岁了,还没有儿子。妻子给钱让丈夫去临安纳个小妾。袁韶的父亲将小妾接到家中时,发现她面带忧郁,并且用麻绳扎头发,外面用彩绳掩饰,就询问她是怎么回事。小妾哭着说:“我是已故的赵知府的女儿,家在四川,父亲死后,家里非常贫困,家人为了把父亲尸骨运送回家安葬就卖我给人作妾。”

袁韶父亲立即把女子送回去。女子的母亲哭着说:“女儿的聘金还不够回家的路费,而且已经用光了,拿什么来还给你呢?”袁韶父亲说:“小吏不敢玷污娘子,聘礼全都奉送给您吧。”不仅如此,他还倾其所有解囊相助。

之后,袁韶父亲一个人回家,妻子迎上来询问情况,他一五一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据实以告,并且说:“我想过了,我是没有儿子的命,我同你结婚这么久,如果有儿子,你怎么会不生,一定要等到别的女人才能生吗?”妻子高兴地说:“夫君有这样的善心,就将会有儿子了。”果然没过多久,妻子就怀孕了,生下了袁韶,官位做到参知政事。

3.怎样才能摆脱命运的束缚?

《李虚中命书》卷中指出:出五行之外者,生死在乎我。根据命理学的理论,人的生死贵贱是由八字中的阴阳五行的配置和布局所决定的。因此,人们如果能走出五行,摆脱阴阳五行的束缚,那么,就能摆脱命运的束缚了。那么怎样才能摆脱阴阳五行的束缚呢?

这就唯有修炼一途,真正地修炼大法。在修炼过程中,用另外空间里的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人体内的肉体细胞,这样就不受我们这个空间的时空的制约,就能摆脱阴阳五行的束缚,也就是摆脱命运束缚了。这些都在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一书中有详尽的论述。

结语:

回归传统中华文化,重新走回传统之路,才是世人能走过生死大劫的保障。“中共对祖宗、对传统几十年如一日的恶毒咒骂,使几代人都对传统一无所知、充满敌意,于是这一条希望之路也被堵死了。”“在共产党给中国文化造成旷古未有的劫难之后,回归传统是中华民族复兴、社会重建的必由之路。”(注)

为此,现将历代古书中有关中国传统文化中命定论的一百个例子整理出来,作为参考,回归到传统的中华民族文化,重新走回传统道德之路,才是世人能走过生死大劫的保障。

(注)《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页6)

【点阅看更多命运天定实例】

命运虽然天定,个人还是有改变命运的空间,古人留下的记录明示今人改变命运的“善道”。(pixabay)

@#

责任编辑:古容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据《美国之音》报导,三月二十日波兰司法部长和民族记忆学院表示,将起诉一批共产党统治时代的法官与检察官,这些人参与了对当时反对派人士的迫害和判刑。波兰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杰波罗强调,应该让曾服务共产党、参与迫害的法官与检察官为他们当年的行为承担责任。这七人包括三名法官与四名检察官,他们在1981年~1982年期间对至少十名反对派持不同政见人士判刑。
  • 不管沈鹰、罗刚、赵永平以及众多的网警、众多继续追随中共的警察、国安们是否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报应从不缺失,只不过争个早晚。
  • 杨公全,资州(今四川资中北)人,他的父亲于宋徽宗政和癸巳年(公元1113年)死去,尚未埋葬。第二年春天他梦见父亲回来。
  • 何执中((1044~1118),字伯通,处州龙泉人(今浙江省龙泉县),北宋大臣。宋神宗熙甯六年进士甲科。历任工部、吏部尚书兼侍读,徽宗朝宰相。
  • 明朝时期,南昌人徐巨源,字世溥,是崇祯年间的进士,以书法闻名,他的亲戚邹某请他去开馆教书。途中,徐巨源遇到一阵怪风,将他吹到云中,只见一个身穿长袍,手拿牙笏的官吏出来迎接,说:“冥府造宫殿,请先生题写榜额楹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