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文化中 紫色与信仰和君主的关联

作者:刘晓

紫色夜空 (fotolia)

  人气: 1247
【字号】    
   标签: tags: ,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紫色是尊贵的颜色,如古代云霞映成紫红色的高空叫“紫虚”或“紫冥”,天帝的宫殿是“紫微垣”,与之相对应的“天子”在人间居住的地方,如明清时期的宫殿称为“紫禁城”;在中国绘画中,紫色代表宇宙的和谐,因为它是代表“阳”的红色和代表“阴”的蓝色的组合。此外,道家还有“紫气东来”的说法等等。

关于“紫气”,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望气者所说的某种神人、圣人、帝王身上所带的气象,一是指宝物或神圣的东西发出的祥瑞之气。关于“紫气东来”的典故,《史记》记载指老子西出函谷关带来的圣人之气就是“紫气”。这也是为何道家崇尚紫色、仙人穿紫袍的原因。

紫色云霞 (fotolia)

如今,不仅在北京紫禁城的皇帝寝宫门楼上有“紫气东来”的牌匾,而且不少道观甚至老百姓家门上的对联横幅也都书写着这四个字,大概人们相信紫气代表着吉祥、祥瑞,可以带给人们福佑吧。

不仅如此,“紫”在服色方面也代表着尊贵。春秋时期,紫色是国君衣服的颜色。史载,齐桓公非常喜欢穿紫色的衣服,当时一匹紫绸的价格要高于五匹素绸。汉代后,紫色成为与朱色并肩的色彩。到了唐代,“紫”作为服色超于“朱”之上。唐代官服制度规定,亲王以及三品以上用紫色,五品以上用朱色。宋初服色规定与唐朝同,后在神宗期间,规定四品以上的官服颜色为紫色。而深受唐朝文化影响的日本,紫色传统上也与帝王和贵族有关。

有意思的是,在古代欧洲,紫色也与信仰、神秘和帝王将相等紧密相连,紫色亦是君主和贵族们喜欢穿的服色。比如英文中的the purple,意思是帝位、王权;be born in the purple,意思是出生在王侯贵族之家;marry in the purple,意思是与贵族联姻;be raised to the purple,意思是升为红衣主教。这无疑说明东西方文化间,其实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关联。

资料显示,大约在公元前16,000年至25,000年的史前时期,在法国的Pech Merle等洞穴的墙壁上,就出现了艺术家们使用锰和赤铁矿粉末绘制的图案。紫色亦与宗教联系在一起,在《圣经‧出埃及记》中,上帝指示摩西要以色列人给他提供祭品,包括“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的布料,用于会幕的帷幕和祭司的衣服。

到了公元前15世纪左右,古代腓尼基海岸的两个城市(现今黎巴嫩)的居民就用不同类型的骨螺制作紫色染料,其被称为“泰尔紫(Tyrian purple)”,也叫骨螺紫。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和维吉尔的《埃涅伊德》中都提到了用泰尔紫染色的服装,不过这种染色的服装味道比较重。

两枚染料骨螺(M.Violante/维基百科)

由于提炼泰尔紫很花功夫,所以古代欧亚的帝国中,只有国王、贵族、牧师和法官才可以身穿紫色的衣服。如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塞琉古帝国和托勒密帝国的国王都穿泰尔紫染成的衣服。在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庆祝场合,将军们通常穿由紫色镶边的紫色长袍,罗马参议员则穿一条紫色条纹的长袍。公元前950年,以色列的所罗门王还用紫色颜料来装饰耶路撒冷圣殿。

另据文献记载,公元前49年的一次重要晚宴上,刚刚打败了庞贝的罗马凯撒大帝,参加了埃及女王克莱奥帕特拉为他举办的一场盛宴。据说宫殿都是用紫色的斑岩石砌边的,“十分奢华,炫耀得没了止境。”

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分裂后,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的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继续使用紫色作为王家色彩,不仅建造紫色的宫殿,而且还将紫色用于外交礼物上,甚至用于帝国文献和《圣经》的书页上。当时的福音手稿是在紫色的羊皮纸上写就的金色文字。王后要在紫宫中分娩,而在那里出生的帝王被称为“出生于紫色(born to the purple)”,以此与那些通过政变或军事力量赢得或夺取头衔的帝王作区分。紫色成为权力和奢华的象征。

此外,拜占庭教堂的红衣主教穿着上面有紫色条纹的白色长袍,而政府官员则穿着方块形图案的紫色长袍来展示他们的等级。在西欧,查理曼大帝在公元800年加冕为“罗马帝王”时,穿的就是泰尔紫制成的长袍。814年他去世时穿的也是同样颜色的长袍。

紫色也与宗教、信仰密切相连。在基督教中,紫色代表至高无上和来自圣灵的力量。犹太教大祭司的服装或窗帘、圣器常常使用紫色。天主教称紫色为主教色。在罗马天主教的礼拜仪式中,紫色则象征着忏悔,圣公会和天主教神父在耶稣降临节和受难节听信徒忏悔时,要披上紫色的披肩。新教教会的高级牧师和英国圣公会的主教也经常穿着紫色袍服。待降节(等待耶稣的诞生)的主要颜色是紫色。紫色代表神圣、尊贵、慈爱,在高礼仪教会(如天主教、圣公会)里,会换上紫色的桌巾和紫色蜡烛。

然而,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后,紫色失去了王家地位,而用胭脂虫的染料制成的猩红色,逐步成为欧洲的王家色彩。1464年,教宗保罗二世颁布命令称红衣主教不应该穿着紫色袍服,而应改穿猩红色的,但低于红衣主教的主教和大主教则可以穿紫色的袍服,不过不是泰尔紫。

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国王和王子都不太经常穿配有紫色的服装了,但欧洲许多新大学的教授则相反,他们经常穿戴方形紫罗兰色或紫色的帽子和长袍,或者带紫色饰边的黑色长袍。特别是那些有信仰的学生更经常穿紫色长袍。

值得注意的是,紫色和紫罗兰色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绘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天使和圣母玛利亚经常被画成身穿紫色或紫罗兰色的长袍。

天使和圣母玛利亚经常被画成身穿紫色或紫罗兰色的长袍。图为扬‧范‧艾克的《教堂里的圣母》(Madonna in the Church)局部。(公有领域)

18世纪,俄国的凯瑟琳大帝和其他统治者、主教、贵族,仍然喜欢身穿紫色衣服,由于紫色制作成本很高,普通人很少有穿的。19世纪,随着化学合成染料的出现,紫红色布料的使用成本降低。

20世纪,紫色依然保留了与王室的历史联系。比如英国国王乔治六世(1896—1952)在他的官方肖像中都穿着紫色服装,比如在1953年伊丽莎白二世加冕仪式上,从官方邀请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内的舞台设计,都以紫色调为主。迄今为止,英国王室和其他欧洲王室成员仍然在某些特殊场合穿着紫色。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紫色的互补色是黄色,而东方的佛家崇尚黄色,而从他们对颜色的推崇相契合上,或许也不难发现东西方修炼者的共同点,那就是无论是东方的佛、道,还是西方的修士、修女,修行的终极目的就是成为高于人类的觉者。@*#

参考资料:
1. Wikepedia: Purple
2. 《神祇的脚印:中国符号文化》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记得小时候家中偶尔会有出家人敲门化缘,母亲每每都会诚心送上几个馒头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会合十感谢。那份不言的尊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十年走过,在中共为祸乱中华传统文化,消灭真正的信仰而发动的一次次运动后,不仅中国整个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恶性事件频发,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乱象丛生,出家人贪财敛财、好色、行为不端者在各大庙宇比比皆是。
  • 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自古就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言、神迹,尤其在人迹罕至的山岳中,更是隐匿着不少修炼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尔亦有神迹显露给有缘之人。唐代古书《酉阳杂俎》就记录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迹。
  • 在唐代的科举考试中,报考人数最多的是明经科与进士科。明经科主要考察学生对于“经”,也就是《礼记》、《左传》、《毛诗》、《周礼》、《仪礼》、《周易》、《尚书》、《公羊传》、《穀梁传》的掌握,难度低于进士科。也正因为如此,明经出身为官者,地位往往不及进士出身的,官场上常常失意。
  • 小时候印象最深也最喜爱的就是新疆姑娘急速旋转、彩裙和小辫子一起飞扬的舞蹈。据说这种舞蹈与唐朝时的“胡旋舞”有着密切的关系。史书记载,大唐时期,东西方的交流通过“丝绸之路”更加频繁,一些来自西域的少数民族和欧洲人在涌入中国内陆的同时,也带来了自身的艺术,比如舞蹈。比较著名的有来自里海萨尔马提的阿连舞、来自拜占庭的拂林舞、来自石国的柘枝舞和胡腾舞、来自康居的胡旋舞等,而当时长安最流行的胡舞就是奔腾欢快的胡旋舞和胡腾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