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探索中的告白

作者:张卉中

生命于岁月推移中粹炼,在历史长河里,世事变迁是一出出上天安排在人间上演的戏。(shutterstock)

  人气: 6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生命于岁月推移中淬炼,在历史长河里,世事变迁是一出出上天安排在人间上演的戏,各种角色的扮演是一串漫长的学习过程,点点滴滴都刻画于生命的史册,丰厚生命底蕴。

犹记得小学时,曾心生一念,此刻在观察、在思考的这个我,到了妈妈那个年纪,还是同一个吗?当明确是同一个,顿时在迷茫的世间产生一种安定感。

从小在升学路上循规蹈矩,一路顺遂。上了大学,内心有一种觉醒,学习自主观察、体验,心无所系而不觉孤寂。其后赴美留学,在不同文化的冲击下,体认到所谓的学习,是对事物的真确体验与清醒认识。课余钻进自然科学、古文明的领域中悠游,管窥浩瀚宇宙的奥秘,探究古人的智慧及其生命展现。

回台任教后,兼顾育儿和病弱的长辈,身心俱疲。在备感煎熬中,一再观察、内省,发现苦都是自找的,如果内在洪大的宽容得以展现,就没有这些抗拒、无奈与压抑。不能发自内心善待他人,是众苦之源。于是,我决意追寻失落的“善良”,成就生命的圆满。

几次独入山林试图寻师问道,并在书籍中、修持方法中寻寻觅觅,也参与慈善工作。为了孩子能保有善良,让他从小透过观察与体验,拓展视野,扩充心量。

在体制外学校,孩子被引导以善为基点,从无序中经由互动,摸索出相处、学习之道,培养自发探索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为未来面对变局打基础。孩子小学毕业时,我决心脚踏实地地展现生命的真实,于是舍弃教职,与亲戚到南投山中开垦荒废的茶园。

孩子在山脚下的国中上学,享有充裕的时间亲近大自然,阅读课外读物,发挥创意。我则弯下腰,触摸土地,彻底成为农妇。在送孩子下山途中,溶入千变万化的山景,同时记下村民的采购托付。农闲时,独自徒步翻山越岭,与自然对话。在全新的体验中,寻觅回归善良之道。

一路走来,不断自问,这就善待他人了吗?这样可以走向纯净无私吗?这就是我最终要走的路吗?

三年后,我们返回台北。在一次大病中,收到外子台大同事所转托的《转法轮》,书中以浅白的文字阐述宇宙奥秘。阅读时,全然置身于洪大慈悲的呵护中,恍然明白了近二十年来探索中的疑惑,身心安顿,体悟了天下本无事的奥妙。身体竟在不觉中发生巨变,短时间内奇迹康复。

生生世世轮回转生,吃苦演戏一出出,何其有幸,今生终于醒悟所为何事,明确了今后人生之路。从此遵循大道无形,在红尘中善待他人,遇考验时,向内找不足,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更高标准。同时与他人分享,期望有缘人都获启悟,明白生命的真义。

因缘际会下,投身国际媒体《大纪元时报》台湾版的发行,以启迪良知、回归善良文化为宗旨,与全球的伙伴汇聚世间善的力量,共同守护良知,推动人类社会净化更新,携手迎向光明美好的新纪元。

莫负上天安排,愿此生演好该演的戏。@*#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许多西方人在人生面临重大挫折时,不约而同会暂时放下西方文化思维模式,转向东方文化去找寻答案。美国一位女经济学者露西亚·唐恩(Lucia Dunn)也是如此。她在学习冥想打坐时意外体验了特异功能,从此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
  • 许多西方人在人生面临重大挫折时,不约而同会暂时放下西方文化思维模式,转向东方文化去找寻答案。美国一位女经济学者露西亚·唐恩(Lucia Dunn)也是如此。她在学习冥想打坐时意外体验了特异功能,从此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
  • 在欧洲各国中,德意志民族一直以严谨而理性闻名。然而,在现代生活的重重压力下,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觉得难以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保持冷静平和的心态,为此苦恼甚至影响健康。来自东方的法轮修炼大法引领他们,找到了一条改善内心世界的途径。
  • “这次看懂了,什么都明白了。”丹妮拉说,她看第一讲的时候就哭了,“里面解释了很多”。总共用了大概三个星期,她把书看完了,也看明白了。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