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中国经济外热内冷 是福还是病?

中国经济如今“内”冷“外”热。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762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3月27日讯】自2018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在大半年内,中国经济被看衰,就连中国政府自家也承认困难重重,所谓结构性改革无从着手。但到了第三季度末,中国涉外的诸项经济指标却开始呈畅旺之势,外汇储备规模、外商投资均保持微增长且继续趋热。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中国的态度也日趋强硬。

以上状态,可概括为中国经济“外”热“内”冷。这种状态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有什么影响,先得分析其中原因,才能判断这福缘能否治中国经济之病。

外汇储备与外资增长得三大“贵人”相助

截至2019年1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0,879亿美元,且连续保持3个月回升:2018年11月末为30,617亿美元;12月末为30,727亿美元——中国金融监管机构一直眼睛都不敢眨地盯着外汇储备这头“灰犀牛”的,总算暂时长吁了一口气。

另一涉外经济指标是外商投资。中国商务部外资司宣布,2018年中国吸收外资额达1349.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019年1~2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509家;实际使用外资216.9亿美元,同比增长3.0%(未含银行、证券、保险领域数据)。

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全球跨境投资2018年表现不佳。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报告,2018年上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同比骤降41%,发达国家下降69%。但到了下半年,曾数次让中国股民财富大蒸发的中国股市、有如鸡肋般的中国债市却迎来了“外资的春天”。根据汇信的统计,2018年北上资金(指从香港等地进入中国的外国资金)合计净买入A股2942亿元,比上年同比增长近五成。据央行数据,2018年中国债券市场外资净流入规模约1000亿美元,占新兴市场流入外资规模的80%。

在中美贸易战久拖未决、本国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外资持续不断流入中国市场,给了北京极大的安慰,认为这证明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在被国际认可——获得认可的关键在于“贵人”相救。

这“贵人”就是全球资本市场的两大股市指数编制公司与一家国际主流债券指数公司。2018年在全球对中国经济看衰之时,全球第一大指数编制明晟(MSCI)率先于5月宣布,正式将中国A股纳入MSCI指数;全球第二大指数编制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紧接着于9月宣布,正式将中国A股纳入“富时全球股票指数系列”。2019年1月,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宣布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纳入该指数,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彭博董事长高逸雅预计,中国债券纳入巴克莱指数,未来5年将引超7000亿美元外资。这三大机构用自己的信誉对中国股市与债市背书,使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全球投资者资产配置的必选项目。

美国政治成为国际经济的晴雨表

国际资本看好中国,完全是因为美国国内政治极不稳定所造成。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中美贸易战曾令世界看衰中国市场,外资纷纷撤离或表示将要撤离,全球产业链重置已经开始。但中期选举之后,美国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从此,以“通俄门”为由弹劾总统,预言特朗普(川普)将以自动下台换取不弹劾成为美国媒体与政客评论的主调。反特朗普人士建立的网站“Impeach Trump Now”(弹劾特朗普)不停地预言特朗普必将于第一任期未届满之前自动请辞,以换取不弹劾。

这种政治局势不但影响了中国对贸易战的判断,更影响了国际资本的判断与选择。2018年中国主要投资来源地中,韩国、新加坡、美国、欧盟对华投资分别增长35.6%、8.4%、44.3%、39.1%。美国增长最快。

以美国为例,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推出美国近三十多年以来的最大规模税改——高达1.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期望借此提振企业支出,增加就业。当时,特朗普总统曾预计企业将把4万亿美元海外利润汇回本土,但由于国内政治对立强化,前三季度一共只汇回了5713亿美元,而且日渐减少:第一季度美企汇回2949亿美元,第二季度汇回1837亿美元。第三季度共汇回927亿美元,比第二季度减少了近50%。

两党矛盾激化必然使在美资本对投资持观望之态,严重削弱了这项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举措对企业投资的重大影响。据高盛一项研究,2018年资本大都流入了股市,美国企业股票回购总额突破1万亿美元。2019年1月下旬,全美商业经济协会(NABE)公布的季度企业状况调查指出,尽管一些企业报告称由于减税加快了投资,但84%的受访企业表示,税改并没有让他们改变招聘和投资计划。

3月24日,历时近两年、花费纳税人2520万美元、传唤2800人与500位证人的穆勒调查报告公布,结论是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团队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与俄罗斯串通或与其协调,以试图影响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但民主党非常不甘心,还会继续寻衅。因此,我的看法是,在2020大选结果揭晓之前,美国资本不会大规模回流,因为民主党的社会主义竞选纲领、向选民派发的大福利红包都会带来高税收,这将成为美国商界心头的阴影——商界、高科技界虽然都是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但决不喜欢桑德斯与AOC;他们不接受特朗普,但更害怕越来越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

中国面对经济的内冷回暖无计

从西方经济金融类媒体对中国的各类报导,以及欧盟对华态度都可看出,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景仍然被西方政商两界当作促使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当然也明白,西方最终的目的不是整垮中国,而是逼其走上市场经济正轨。美国商界反对美国对华开展贸易战,却坚定支持特朗普迫使中国改变结构性不公平贸易行为,即是明证。

中国有可能满足西方的期望么?

客观而言,中国也想这样做,但无法做到。今年两会上,政府同时祭出各种法宝,旨在透过“放水”(降准、发行地方债)提振经济,同时放出三大招数:降税、促消费、重新启动基础设施建设。

但这些目标的功效有些是矛盾的。以减税为例,2019年两万亿的减税力度,确实表达了中国政府对于提升经济活力的急切诉求与最大诚意。但基建投资加大,就意味着政府的支出将随之加大。其它诸如社会保障、民生保障、军费和维稳等多项支出,都构成了财政开支的硬约束,加上规定财政赤字必须维持在往年水平,几乎找不到多少减税空间,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以费代税,企业负担难以减轻。

启动消费也相当困难。中国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将提振农村消费当作关键。其要点与2008年中国推出的激励消费措施类似。但是,中国的财富分配极度失衡,这方案就算加上习近平御批,占人口68%的低收入人口仍然受困于经济收入,无法扩大消费。

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更是重回十年前的老路。多年以来,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就是市场饱和与产能过剩,2009年的四万亿救市主要投放到制造业、基础设施与房地产上,结果是增添了新的过剩产能,加剧供需失衡,完全是饮鸩止渴之举——现在与十年前不能相比的是:十年前的中国经济围城,依靠房地产业救了中国经济。2019年这轮经济刺激,高度泡沫化的房地产业这匹疲马已经无力拉动中国经济,更何况,中国人均负债约17万人民币,多数民众荷包里再无余钱。

观诸世界近代经济发展史,从无一国经济在深陷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外资进入资本市场投机套利就能振兴。更何况,外资蜂拥进入一国股市与债市,目的并不是帮助某国提振经济,而是遵循有利则来,无利则去的投机准则套利。美国国内政治生态决定中国还有20个月机遇期,这一期间之内,中国如果无法借“外热”之“福缘”治愈“内冷”之病,注定还会陷入围城之局。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3-27 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