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威克奶奶

作者:贝蒂‧麦唐纳(美国)

镇上的每个小孩都是皮克威克奶奶的朋友。(Fotolia)

  人气: 1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矮矮胖胖、背上有块肉瘤的

皮克威克奶奶住在“颠倒屋”,

小孩都好羡慕她背上那块肉瘤,

因为听说那里不但藏有魔法,

还是个插上翅膀的好地方!

不想睡、吃饭很慢、爱顶嘴……

魔法奶奶脚踏高跟鞋,

带着饼干香气来了!

 

关于皮克威克奶奶

我希望一开始就尽可能对皮克威克奶奶做个详尽的介绍,免得接下来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这本书中,我真的会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还一直打岔问我:“谁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个子多高?年纪多大?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头发长吗?她穿高跟鞋吗?她有小孩吗?有皮克威克爷爷吗?”

皮克威克奶奶住在我们的小镇上,她的个子很矮,背上还隆起一块肉瘤。每当小朋友问她背为什么鼓起来的时候,她都会说:“噢,那是一块魔法大肉瘤,有时候会把我变成巫婆,有时候把我变成小矮人或精灵,遇到特殊状况,还会把我变成女王呢。”

所有的小孩都好羡慕她有那块肉瘤,因为除了有魔法外,那里还是个插上翅膀的好地方。

皮克威克奶奶有一双闪闪发亮的棕色眼睛,还留着一头及膝的棕色长发,这样小朋友就能帮她梳头了。她总是将长发盘到头顶卷成发髻,除非有人要为她梳头、绑辫子,或是刚洗完头又湿又卷,或是想在头上戴花和珠宝小皇冠的时候,才会把头发放下来。

有一天,我看见她背上披着波浪状的长发,头戴珠宝皇冠在花园里挖土,她兴高采烈的挥挥手说:“我答应贝丝(贝丝是她一个小孩朋友),她放学回家前,我都不能碰头发。”说完,她便继续挖土。

皮克威克奶奶有小麦色发亮的皮肤,身上的气味闻起来像饼干一样温暖又香甜,能够安抚每个悲伤难过的小孩。她的衣服全都是棕色系,而且绝对不会看起来太紧绷或太松垮,因为她总是穿搭合宜。

她喜欢戴毛毡帽,就算小朋友对她的巫婆帽和海盗帽又戳又扭,她也一点都不在意。星期天早晨,她会从衣橱的架子上拉出一顶帽子,用力打几拳将它撑开,前后拉拉平整,再戴着它上教堂。她随时随地都穿着非常高的高跟鞋,而且很乐意把鞋子借给小女孩穿。

皮克威克奶奶没有家人。她说,她的丈夫皮克威克先生曾经是个海盗,他把自己所有的宝藏埋在后院以后,就死了。现在只有狗儿“晃晃”和猫儿“蹑蹑”陪伴她。

皮克威克奶奶最了不起的是:她有一栋上下颠倒的房子。那栋座落在杂乱花园里的棕色小房子,看起来就像一只四脚朝天仰躺的棕色小狗。

皮克威克奶奶说,她小时候常常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不停的猜想,如果这栋房子上下颠倒的话会怎么样。于是,当她长大后有能力盖自己的房子,就把房子盖得看起来上下颠倒。

浴室、厨房和楼梯还维持原本的方向,这样使用起来比较方便。因为你没有办法在一个上下颠倒的炉子上煮饭,或是在一个上下颠倒的水槽里洗碗,也不可能走一个上下颠倒的楼梯。

房子的客厅里有一盏大吊灯,但不是装在天花板上,而是装在地板上。它当然还是在天花板,只是天花板变成了地板,所以它看起来就像是在地板上。孩子们打开灯后喜欢蹲在它的四周,假装它是营火。

皮克威克奶奶说,她的吊灯是镇上唯一真正使用的吊灯。她的每间卧房都有滑梯板,因为如果仰头看着自己阁楼的天花板时,就会看见倾斜的天花板,一旦房子上下颠倒,那就变成很棒的滑梯板了。

此外,所有的壁灯都非常接近地板,小小孩都能随手摸到。这栋房子刚盖好的前五年或十年,皮克威克奶奶都必须透过高处的出入口,用爬的进出屋子,不过现在,她有了一些像是练习跳跃用的小台阶。她还发给孩子们粉笔,让他们在地毯上做记号,看看他们可以跳得多远。

没有人知道皮克威克奶奶真正的年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说:“我又不会再长高了,年纪多大又有什么差别。”

皮克威克奶奶的狗儿晃晃,每隔一阵子就会生一窝小狗,所以她的厨房黑板上,永远有一串长长的孩子名单,他们都在等着领养小狗。同样的,餐厅黑板上也有一长串等着领养蹑蹑生的小猫名单。

皮克威克奶奶家的后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洞,那些都是小男孩想要挖掘皮克威克爷爷的宝藏所留下来的杰作。她的前院种满了花,小女孩喜欢把花摘下来插在瓶子里,放在她的客厅,或是带去学校送给老师。

镇上的每个小孩都是皮克威克奶奶的朋友,可是,她只认识其中几个人的父母。她说大人会让她很紧张。

她房子盖好后的第一年,只有皮克威克奶奶和晃晃、蹑蹑住在那里,她很孤单。然而,在一个暗沉沉的下雨午后,她正在厨房里烤甜饼,心里想着,如果能够邀请晃晃和蹑蹑以外的人来喝下午茶,一定非常有趣。

就在那时候,她透过厨房的窗户,看见大雨滂沱的街上,有个小女孩边哭边拖着一口大行李箱。皮克威克奶奶马上擦掉手上的面粉,急急忙忙冲到屋外,走进大雨中邀请那名小女孩来喝下午茶。

小女孩名叫玛莉·洛·罗伯森,八岁,长得很胖。她一连喝了三杯奶茶,吃了七块甜饼后,才告诉皮克威克奶奶,她离家出走了。

她说:“我离家出走,因为我讨厌洗盘子。我像佣人一样,一天到晚都在洗盘子,盘子!盘子!盘子!洗完、擦干、放好。那就是我一整天在做的事。我妈一点都不爱我,反正她也不是我亲生的妈妈,她可能是从孤儿院带我回来为她洗盘子。”

说完,玛莉又开始哭了,所以第八块甜饼还没吃完,就被她的眼泪浸得软软的了。

皮克威克奶奶说:“她真的不是你亲生的妈妈?”

玛莉·洛说:“她说她是,但哪个亲生母亲会要小孩不停洗盘子。洗盘子!洗盘子!”

“这就有趣了,”皮克威克奶奶说:“我的意思是,你那么讨厌洗盘子,偏偏我却很喜欢洗盘子。事实上,我很享受洗盘子,但我最遗憾的是,我只有晃晃、蹑蹑和自己的盘子要洗,每餐三或四个盘子,就这样而已。

“玛莉·洛,当我洗盘子的时候,都会假装自己是个留着鬈曲金色长发的美丽公主(玛莉·洛的头发乌黑发亮,绑成两条硬邦邦的马尾辫),有苹果花般的皮肤,还有一双像勿忘草一样的蓝色眼睛。我曾经被一个邪恶的巫婆囚禁,当时唯一能获得自由的方法,就是在钟响前洗完所有的盘子,还要把厨房打扫得一尘不染。因为钟声一响,巫婆就会下楼来检查,看看厨房里有没有食物碎屑,锅子是不是都洗干净挂好,银刀叉是不是都放回抽屉了,水槽有没有刷洗清洁,如果有一样没做好,巫婆就会用她的魔法把我再多留一年。”

皮克威克奶奶看了时钟一眼,猛然跳起来。

“再十分钟就四点了,公主,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快!快!快!”

玛莉·洛也跟着跳起来,并且开始动手把那些茶具端到水槽里,皮克威克奶奶迅速灵巧的冲洗,玛莉·洛也顺手接过来擦干,皮克威克奶奶更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些做饼干的器具收拾好,偶尔还会停下来说:“公主,你听,有没有听见巫婆那支歪七扭八的大拐杖重重敲击地面的声音?”

接着,玛莉·洛头上的马尾辫也开始兴奋得上下抖动,她说:“我听见了,公主,那声音愈来愈近了。”

才一眨眼,厨房就变得亮晶晶,盘子也都洗净擦干放好了,地板上连一点碎屑都看不到。玛莉·洛甚至还把蹑蹑的尾巴俐落的缠在自己的腿上,并且抚平晃晃的毛。

钟声敲响前,皮克威克奶奶对玛莉·洛说:“公主,我必须暂时离开一下,让巫婆来检查你的工作成果,噢,真希望你能重获自由!”

说完,她就上楼去了。

紧接着,有个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黑色高帽子,手里拿着弯弯曲曲大拐杖的可怕老巫婆步下楼梯。玛莉·洛非常害怕,直到她在那顶黑帽子下面看见了皮克威克奶奶闪亮的蓝色眼睛。

她带巫婆去厨房检查,巫婆拿出烤盘,放在光线下仔细检查有没有洗净擦干。她蹲下来,膝盖发出像生锈大门般嘎吱嘎吱的声音,看看玛莉·洛有没有把炉子下面打扫干净。

她伸手触摸茶杯里面,看看有没有糖粉残留在杯子底部,然后戴上眼镜检查水槽。不过,她完全挑不出毛病,便将厨房大门的钥匙交给玛莉·洛,发出尖锐的声音说:“你自由了,公主,可是别太得意,我一定会逮到你的!”

巫婆踏着沉重的脚步上楼,没多久,皮克威克奶奶就下楼了。

“怎么样,”皮克威克奶奶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洗盘子了吧?”

玛莉·洛说:“噢,皮克威克奶奶,这真是我做过最有趣的事了!”

皮克威克奶奶说:“你一定会比我觉得更有趣,因为你有那么多盘子要洗。如果有更多盘子要洗,就有更多的时间当那个留着鬈曲金色长发,皮肤像苹果花一样白皙,还有一双湛蓝双眼和美妙歌声,能够边洗盘子边唱歌的公主了。

“如果有更多盘子要洗,我就可以爬到后面的门廊,去看看那个骑着扫帚的巫婆来了没。如果她来了,我就可以听见她砰的一声降落在屋顶上,然后蹑手蹑脚的爬上楼梯,偷看她有没有从烟囱滑下来,重重跌落在地上。真希望我有更多的盘子要洗,这样就能假装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情发生。”

过了一会儿,雨停了,太阳出来了,玛莉‧洛也带着自己的行李箱回家去了。

那天晚上,晚餐过后不过短短二十七分钟,玛莉‧洛就已经把地板扫干净,所有的盘子也都洗完擦干,而每一样东西都干净整齐的收好,她的妈妈(当然是她的亲生母亲)看见玛莉‧洛一派轻松的走出厨房时,差点昏了过去。

罗伯森太太马上冲去叫唤玛莉‧洛的爸爸,他走进厨房时还惊讶得假装跌倒在地,嘴里一直对玛莉‧洛的妈妈嚷嚷着:“太太,我喜欢你的新女佣,她比之前那个邋遢的女孩好多了。我认为,我们应该邀请她晚上一起去看电影。”

玛莉‧洛一五一十的告诉妈妈皮克威克奶奶的事。

“喔,没错,我记得看过那栋奇怪的小房子,听起来她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如果你确定她有邀请你,明天放学后就可以去那里。”

隔天放学后,玛莉‧洛带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凯蒂‧怀宁一起去找皮克威克奶奶。看见她们来访,皮克威克奶奶非常高兴,不但带她们参观颠倒屋,还请她们喝茶、吃饼干。

凯蒂塞了满嘴的饼干说:“我最讨厌的就是铺床,不管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把床铺得平整。我宁可和玛莉‧洛一样去洗盘子,可是妈妈说,除非我能铺好床,否则不准我和负责洗碗的姊姊莎莉交换。唉,我真是恨透铺床了!”

皮克威克奶奶又帮自己倒了杯茶,给蹑蹑一小碟牛奶,也给晃晃四块饼干,然后说:“凯蒂,如果你觉得铺床的时间很难熬,那就想想我的痛苦吧!你知道吗?残酷女王每天晚上会来我家睡觉,早上醒来后都会仔细检查每一张床,要是她发现上面有一点点皱褶,就算是像大头针一样小的细纹,她就会把我关进地牢。上来吧,让你看看我是怎么铺床的。”

她们来到楼上的房间,皮克威克奶奶将其中一张床的床单从底部一把拉掉,然后要凯蒂帮她重新铺好,她们将床铺得像地板一样平滑,一点皱褶都没有。

完成后,皮克威克奶奶说:“秘诀就是把床单塞到最底,因为要是底部没塞好,出现皱褶,床面也不可能平整,要是被残酷女王发现皱折,只好直接去地牢报到了!”

皮克威克奶奶又把床单扯下来。

“凯蒂,现在换你和玛莉‧洛来铺床,我去请残酷女王来检查。”

凯蒂和玛莉‧洛一铺好床,皮克威克奶奶也化身为邪恶高傲的残酷女王现身。

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闪闪发亮的宝石皇冠,长长的头发像波浪般垂挂在背后,肩上披着华丽的紫色毛皮披肩,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让凯蒂吓得牙齿频频打颤。

她昂首阔步走向那张床,躺下来,用脚上的金色拖鞋碰碰床底,也用她戴满戒指的手指摸摸床面和侧边。然后她站了起来,用权杖拉开床罩,看看枕头上有没有皱折。

每一部分都完美极了,残酷女王一脸震慑,勃然大怒的叫嚷着:“竟然没有皱折!一点点隆起的地方也没有!我太生气了!可是别得意,我的小奴才,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把你们送进地牢!来吧,我的仆人,我们走吧。”

说完,皮克威克奶奶又昂首阔步的走进衣物间。

皮克威克奶奶和孩子们的友谊就是这么开始的。隔天,玛莉‧洛和凯蒂,还有凯蒂的弟弟巴比,以及巴比的朋友迪希,都来到皮克威克奶奶家喝茶,接着,他们陆陆续续带了其他人来,没多久,镇上所有的小孩都来过皮克威克奶奶家了。

她为巴比示范如何偷偷溜出去捡壁炉用的柴火,而不被森林巨人逮到。她也让迪希了解除草机是多么神奇的机器,可以一次歼灭数以千万计的敌人。她教麦斯不发出声响湮灭灰烬的方法,并且不留下任何踪迹,免得被火车大盗一路尾随追到他和警长当晚扎营的地点。

皮克威克奶奶显然很清楚要怎么让工作变得有趣,她也知道虽然小孩不太了解有些工作该怎么做,却非常喜欢,像是油漆、烫衣服、煮饭和做木工。

有一天,皮克威克奶奶家特别热闹,两个女孩在烤饼干。有个小男孩抓地上的面粉来做派,还吃掉大部分的面团。有个小女孩用一种非常老派的方式,在烫皮克威克奶奶刚洗好的衣服。

四个脸上画着颜料,头发沾着羽毛的男孩兴高采烈的劈柴。两个男孩在油漆狗屋。三个小女孩在补皮克威克奶奶的旧海盗袜。到处都是海盗,他们在后院挖宝藏,在屋子里打仗、大吼大叫、跑来跑去,并且抓起饼干面团互相丢掷。

皮克威克奶奶只是静静的坐在客厅角落缝娃娃的衣服。她头戴宝石皇冠,凯蒂‧怀宁站在她那张特别用桌巾罩住的宝座旁边,拿沾湿的梳子为皮克威克奶奶梳理那头又湿又鬈的长发。

凯蒂说:“女王陛下,我该用金发夹还是银发夹呢?”

皮克威克奶奶说:“喔,我的美发师,用镶钻的发夹好了,看起来和这顶皇冠比较搭配。”

就在那时候,电话响了,有位妈妈想知道该怎么帮助她不肯洗澡的女儿。因为这通电话,让皮克威克奶奶施展了奇妙的魔法疗方。

她告诉修伯特的妈妈“不收玩具疗方”,跟派希的妈妈说了“胡萝卜疗方”,和艾伦的妈妈说了“吃饭慢吞吞又太小口疗方”,对安和琼恩的妈妈说了“爱吵架疗方”,告诉迪克的妈妈“自私疗方”,为玛莉的妈妈说明“爱回嘴疗方”,还跟巴比、赖瑞和苏珊的妈妈说了“绝不睡觉疗方”。◇(节录完)

——节录自《皮克威克奶奶》/ 小麦田出版公司

(<文苑>选登)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