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一位逃离新疆的哈萨克族辅警的证词

人气: 32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5日讯】继去年邀请外媒访问新疆,开放外交官参访新疆 “职训中心”后,中共外交部不久前又宣布巴基斯坦、委内瑞拉、古巴、埃及、柬埔寨、俄罗斯、塞内加尔以及白俄罗斯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外交官将在新疆进行为期4天的参访,其中包括参访“职训中心”。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中共面对国际社会对其在新疆大规模践踏人权,尤其是将上百万少数民族非法关押进再教育营的谴责所作的这一切,无非是为了洗白自己,堵住国际舆论的嘴巴。

然而令中共尴尬的是,恰在此时,纽约时报报导了一位才逃离新疆不久的哈萨克族辅警的亲身经历,再一次让中共在新疆的暴行曝光于世。

今年39岁的巴依木拉提是居住在新疆的哈萨克族人。2009年,他从那里移民到了哈萨克斯坦,但几年后,为了与家人住得更近点,他又回到了新疆。那之后,他开过水果店,还开过经营哈萨克特产马肉的商店。几次创业都失败后,为了养活妻子和两个小孩,2017年他只好当了一名辅警。

作为一名少数民族辅警,巴依木拉提被要求定期参加灌输政治思想的会议,还要背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语录。他说,少数民族警员之间除了汉语外,不得说其他任何语言,如果有人听到他们说哈萨克语或维吾尔语单词的话,他们会受到惩罚。

巴依木拉提的工作包括在主要道路上的警察检查站检查旅客车辆和证件。重点目标是政府监控名单上的人,他们通常是穆斯林少数民族。他检查他们的手机,寻找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内容。上级告诉他们的具体搜寻目标是2009年乌鲁木齐发生的致命民族骚乱的图片。作为一名哈萨克族穆斯林,他有时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不安,但他需要钱。

有一天,上级要求他协助把600名戴着手铐的人送到一处新设施去,他被那里的景象惊呆了。这个官方称为职业培训中心的地方,基本上是一座监狱,里面有厕所和床。其中一名囚犯是他的熟人,但巴依木拉提几乎没认出他来,因为他瘦了很多。巴依木拉提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到处都是摄像头,”他回忆说,“如果他们看到你看上去不高兴的话,你将会惹麻烦。”

因为对这份工作的不安,也因为新疆警方已开始把与外国的关系视为受怀疑并将一些人送进拘留营的理由,巴依木拉提不的不决定再次出走,逃离新疆。

但他和他的家人在2013年回中国时,已上交了他们的哈萨克斯坦护照。他们被困住了。“我当时非常害怕,腿都在抖。”他回忆说。

幸好有人最终让哈萨克斯坦官员为他们提供了临时旅行证件,这个人能给哈萨克斯坦打电话而不引起注意。边境警察对他的家人进行了盘问,包括他年幼的孩子,好几个小时后才让他们过境。

巴依木拉提回到哈萨克斯坦土地上后,跪地感谢上苍。“我们太高兴了,”他说,“就像是我们走出了地狱。”

最近,巴依木拉提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他决定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公开,是因为他对自己曾在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不远的奇台县为警察工作感到懊悔。“我觉得有责任,因为我曾看到很多人在拘禁营里受折磨。”他说。

尽管充其量而言,巴依木拉提曝光的只是中共在新疆大规模践踏人权的冰山一角,但它却是一份确凿的证词,这份证词有力的揭穿了中共编造的关于新疆的谎言。无怪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责他“满口谎言”。更有甚者,自从巴依木拉提上个月公开了自己的经历以来,他已接到了几个匿名警告电话,说如果他不公开宣布放弃那些说法,他在中国的亲戚将被关进拘留营。不用我多做解释,是凡了解华春莹其人和此类匿名警告电话的人都知道,这一切恰恰证明巴依木拉提曝光的事实击中了中共的痛处,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如此狗急跳墙呢!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05 1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