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GDP目标降至30年新低 李克强24次提风险

李克强在报告中24次提风险 重申要过“紧日子”

内忧外患交织下,中共第13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5日开幕。当局不仅下调经济增长目标至6%~6.5%,创近30年新低,军费涨幅也比去年有所下调。(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5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内忧外患下,中共第13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5日开幕。当局不仅下调经济增长目标至6~6.5%,创近30年新低,军费涨幅也比去年有所下调。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4次提到“风险”一词,并称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要求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

尽管中国大陆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真实性一直备受外界质疑,但从中共官方公布的GDP数据也可以看出中国大陆经济走势的端倪。

中共统计局2月公布2018年的GDP下跌至6.6%,创28年来新低,但较2018年GDP6.5%的增长目标略高。不过,李克强昨日提交给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目标为6%~6.5%左右,同时上调了赤字率目标为2.8%。这是中共政府将近三十年来,目标订得最低的一次,反映出经济下行的压力。

同时,报告公布,军费涨幅为7.5%,到达1.19万亿人民币,涨幅稍低于2018年度的军费涨幅8.1%。

鉴于中共一贯作假的经济数据,外界估计情况比李克强公布的要严重很多。

李克强认贸易战冲击陆企

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24次提及“风险”一词。

李克强表示,过去一年面临外部经济环境恶化,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他公开承认中美贸易战对大陆企业带来冲击,形容当前的大陆经济“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迭加,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

至于应对方法,北京当局声称要减税、降费救经济,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及社会保障基金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约2.34万亿港元),并要求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连公务员开支公费也要大减。

减税救经济 学者:不奏效

香港经济学家关焯照认为,中共将GDP目标下调至6%~6.5%,是30年来最低,反映出经济下滑的趋势比预期更差。而且中共不给具体目标,而是改为一个比较大的区间范围,“说明中共都未必掌控到经济表现,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GDP目标”。

至于减税救经济方法能否奏效,关焯照说,短期虽然有刺激性,但长远要看市民的消费信心能否恢复,“现在消费信心很差,零售都很差,人不想花钱,这才令人担心。如果这些措施不能带动消费信心,如果要达到稳定的经济目标都很难。”

他直言,2019年是中共经济“艰难的一年”,因中美贸易战仍然困扰大陆经济,外资纷纷却步及撤离大陆,对中国经济都是结构性的风险因素。

2019年以来,中共高层和地方大员接连不断放风称要“过紧日子”,包括李克强在1月9日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曾说,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外界认为,中国经济寒冬已到。

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最新的分析认为,2019年对于中国来说会是“无比困难”的一年,目前的状况对于中共当局来讲十分严峻。

野村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发表报告指,经济增长定在6%~6.5%,表明中共已确认经济下行的周期,GDP增长已无可避免下降,目标保六只是兑现2020年GDP翻一倍的承诺。

中共人大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去年12月披露,据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研究小组内部报告,大陆2018年的GDP增速到目前为止是1.67%,另外一种测算是负值。

向松祚认为,导致中国经济下行原因包括大陆民营企业在2018年遭受“重创”、中美贸易战等的影响。

另外,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中共对于军费开支的预算,却有增无减,军费涨幅为7.5%达1.19万亿元人民币,只是较去年8.1%略为下调。

分析员:军费开支料二万亿

澳门军事分析员黄东认为,作为极权国家,中共军费开支实际远远不止此数。中共军事不透明,将军费开支隐瞒,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其它西方国家,每年的军费采购多少件的武器装备,一清二楚,但中共有多少飞机大炮,都不肯公开。唯一准确知道的是每年生产多少战舰,其它都是机密。”据军事专家初步估计,中共军费开支实际上的数字,至少是公开数字的两倍,也就是至少2万亿人民币。

对于中共对外公布下调军费开支增幅,黄东认为,这只是中共对内、对外做出的一个表态,一方面是因为中美贸易战令中美关系紧张,加上美国对华为的打击更直接冲击了中共政权。中共现在很害怕出现苏联倒台前,军费开支占大比数的情况,故需要在军费及其它开支方面做一个平衡。另一方面,要向军队交代,中共生产武器的费用大增,中共要满足军队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仍然需要庞大的军费开支来支撑。

维稳费恐比军费更庞大

黄东并强调,军队只是中共维持政权的一个最后武器,而中共还有一大笔隐形开支,就是维稳费,对内镇压人民,而这笔费用也从来不公开,但“数量甚至比军费还庞大”。换句话说,中共将庞大的经费用于维稳和军队,老百姓的日子当然就更不好过了。

高检副检长揭民企被刁难 某省数十名大老板被拘捕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共要求各级政府过“紧日子”之际,中共对民营企业的种种刁难打压升级,社会管制越来越严。

中共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在两会期间披露,各地政府“动不动就抓老板、封企业”的现状,某省拘捕了几十个该省排名前一百名的民企老板。

据财新网报导,3月4日,在中共政协会议的社科界别分组会上,中共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谈到“动不动就抓人、封企业”的情况。他说,“过去个体私营经济的老板,一发现涉嫌犯罪就送进派出所”,“一封企业就瘫痪”。

孙谦还称,他曾去某省调研,过程中发现全省排名前一百名的私营经济企业老板,有几十个被拘捕,造成工人下岗、企业停工停产,政府税收也受影响。

他称,如果是行贿,“就给了几万块钱,这一类不要抓人”。

本报经济专栏作家何坚分析说,北京正在利用“明枪”(将企业家入罪)、“暗箭”(用各种行政手段让民企倒闭)和“软刀子”(加重民企税务和社保支出的经济政策)三大手段,加速吞噬民营企业。中共正在推行的所谓“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也被认为是变相的国企兼并民企。

民企外迁 对抗中共打压

大批民企受到中共打压,造成企业外迁潮。一方面,外资正以整个产业链相关企业群体外迁的规模逃离,搬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另一方面,大陆的民营企业也开始外迁或在外投资,最著名的就是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国投巨资建厂。另外,“造纸女王”张茵早前在香港业绩会上也披露,集团也开始全球布局,包括在美国收购的四家工厂,已陆续步入正轨,“收入稳定,比大陆更好”。

移民到马尔他的上海商人陈天庸,发表对前景的看法,指“中国这条船可能逃不过船毁人亡的结局”,呼吁能离开的及早安排离开。陈并直言:“离开中国是抵抗共产党统治的最佳途径。”

陈天庸认为,企业从谋划迁移到实际搬迁,至少需两、三年时间,他预期,2019年起的今后三年,企业外迁潮会一年比一年猛,其后果比目前能预想到的将更严重。◇#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3-06 10: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