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陆投资败兴而归 美企业主:中共伸黑手

人气 4706

【大纪元2019年03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中国经济1980年代开始起飞,部分美国企业主兴致勃勃地到大陆投资,但是不久就败兴而归,因为他们厌恶中共的黑手伸进企业。这也是美中贸易谈判最关键问题的根源。

川普(特朗普)政府去年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迫使北京坐上谈判桌。美方希望通过谈判解决中共长期以来的不公贸易行为,特别是强制技术转让以及补贴支持中企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根源来自中共特殊的“政商关系”。

赴陆投资败兴而归 美企业主:中共令人作呕

在美国佛州经营公事包及行李箱百年家族企业的迈克尔・柯什默(Michael Korchmar)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1980年代,他到中国大陆建立合资企业,但是很快他就“感觉不对劲”,对中共政权“感到恶心”。

柯什默回忆,中共政府深度干预他的工厂在员工聘雇和运营方面的决策,官方监管人员如影随形。

不久,柯什默决定撤出中国,最终在多米尼加开设一家工厂,但是他仍然无法摆脱中共的阴影。他说,多年来,他的公司面临来自中国企业的激烈竞争,产品价格被压低,因为这些中企获得来自中共政府的大量补贴。

“(中共)政府控制经济”,他总结道:“如果有人认为(中共)政府没有参与中国的任何商业活动,我觉得这实在是天真的想法。”

中国国有及私营企业都在中共掌控之中

对于中共采取的不公贸易作法,联邦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理查德・尼尔(Richard Neal)说:“今天我们所面对的中国贸易竞争对手,与我们过去所期望的有着相当大的差异,中国经济目前仍然是国家主导的模式。”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马克・伍(Mark Wu,中文姓名伍人英)在2016年发表的一则文章中写道,全球前500大企业中,中国拥有的数量仅次于美国,然而逾五成的中企是受到中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Assets Supervision and Administration Commission)的控制,包括铁路、能源、造船和电信等重要行业。

除了国有企业,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教授珍妮弗・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说,中共政府官员也与私营公司保持着紧密联系,将资源引导到中共有意发展的行业以及支持的实体。

希尔曼指出,中国境内几乎所有初具规模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至少包括一名共产党员,通过这个方式,中共对中企的管理决策掌握了相当大的权力。

专家:中共将外商玩弄于股掌之间

伍人英说,即使公司与政府或政党没有明确关系,如果公司希望能够取得最好的合同,他们也必须努力与北京政府保持关系,以受到政府的青睐。

前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系副教授、Silvercrest资产管理公司策略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告诉NPR,中国有许多私营公司,甚至是上市公司,都会从中共政府那里获得“很多指导”,或者被政府选为“国家冠军”。

伍人英指出,全球各国都有政商关系,但很少有国家像中共那样,强而有力地控制经济,目前的中共领导层更加强了这种关系。

程致宇认为,中国内部的改革派人士欲振乏力。

然而,中国经济政策的不透明,使外人很难理解中国内部政商关系的真实本质。程致宇说:“在中国,很多补贴措施都是幕后操作,非常模糊。”

他说,北京政府官员善于在不留任何痕迹的情况下,为特定的公司提供优惠待遇,同时,他们也知道如何让外国企业在中国无法生存下去。

“他们会对外商说:‘出于安全考虑,来自你们国家的这类产品的检查会有所放缓。’接下来,他们会把外商逼到死角,因为他们会改口说:‘你正在从事非法活动。’,因为他们会完全否认先前所说的话。”程致宇说。

中共恐难放弃其特殊的政商关系

川普政府致力于敦促中共进行结构改革,对此,伍人英认为,中共“不会在一夕之间改变”。

“对于我们所预期的中方进行重大结构改革,我认为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中方(中共)官员认为他们目前的管理架构,对他们想要取得的政治和经济成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库德洛“转播”上周美中谈判现场 一波三折
美方透露贸易谈判内幕:美中协议达150页
川普走开谈判术  专家:令中共无胜算
美公告推迟对华关税 谈判后续发展四大看点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俄乌战场 美俄面临核摊牌?
【横河观点】逆向真理大讨论 人民经济行不通
【探索时分】乌克兰收复莱曼 俄军为何又败了?
【财商天下】解救泡菜危机 韩筹建“白菜银行”
【声乐】神韵原创歌剧:王允施计除董卓(预告片)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