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通俄门调查与美国政治的党争化

美国总统川普的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9日炮轰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团队的“通俄门”事件,表示是他看过有史以来“最腐败的调查”。 (AFP)

人气: 702
【字号】    
   标签: tags: ,

美国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对川普展开暴风雨般的进攻,主打的王牌是穆勒“通俄门”调查及时刻在准备着的“弹劾”。不妙的是,最近这发炮弹成了哑炮,民主党手中还剩下两根救命稻草:强烈要求司法部向公众公布通俄门调查报告全文,继续纽约南区检察院对川普竞选经费使用的调查——政治一旦堕入党争,就毫无理性可言。

主阵失利:通俄门调查失败

2019年1月5日,《纽约时报》发表社评《人民诉川普案》(The People v. Donald J. Trump), 称 “川普以权谋私、违法乱纪、妨害司法、侵犯民权、颠覆民主体制,美国人民必须尽快决定怎样保卫民主。”

当时,美国主流媒体都充满欣喜地预言,通俄门调查将证明川普通敌叛国,川普为了自己与家人不入狱,将以主动辞职作为交换条件。只有资深民主党政客南茜·波洛西表示,要慎言弹劾。当时,对这种漫天烟尘的疑兵阵,我在推特上直接质问过一些美国主流媒体:通俄门在中期选举前已经结束调查了,如果真有什么不利川普的结果,那就将结果亮出来,何必采取这种吓唬小孩的战术:你与你的家人有罪,想让我们不弹劾你,乖乖主动让出总统宝座,否则,监狱大门为你开着——在以法治传统自豪的美国,主掌立法机构的民主党公然将法律悬为利益交换的标的物,只能说是法治的衰败。

民主党“逼川普下台”的黄梁美梦终于在3月下旬结束了。历时近两年、花费纳税人2520万美元、传唤2800个人与500位证人的穆勒调查报告终于公布。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向美国国会提交了穆勒报告的摘要,结论称,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没有发现川普团队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与俄罗斯串通或与俄罗斯协调,以试图影响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

其实,民主党的高层在中期选举前,就已经知道通俄门调查并无证据证明川普及其家人通俄。他们有意延至现在公布,就是想多赢得一点机会,为明年大选铺平道路。他们没料想到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穆勒调查报告结论宣告特别检察官穆勒及民主党“猎巫”的彻底失败,也预示着美国媒体行业的整体失败。前者赌上了政治信誉,后者输掉了媒体业的原则与新闻记者的职业荣誉。连以反川普为己任的《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这为川普今后执政与竞选连任铺平了道路。

绿色新政零赞成  总统建墙终成行

对民主党来说,3月24日之后的几天,当真是“祸”不单行。

“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是美国民主党新星议员科特兹(AOC)提出的环保计划,倡议美国在十年内停止排放温室气体、百分百使用再生能源等。因为其中一些非常极端的建议((我在《美国“绿色新政”终于现出社会主义原形》中概括为“绿八点”),在美国引发巨大争议,但却是美国民主党2020总统竞选者中绝大多数一致支持的一个方案。

3月26日,美国参议院针对推进“绿色新政”提案投票,参院多数共和党以57:0的结果否决提案,民主党党团除4票反对外,其余43人全部投了“出席票”(Present),无人赞同该提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曾在投票前嘲讽该倡议,称“民主党同僚急于实现极左愿望,而这是其中一项”。

参议院的民主党人为何不愿意投赞成票?只能说他们心中也清楚这个方案太极端。美国国会最年长参议员戴安娜·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曾表示:“在现阶段,我并不支持这项计划,因为人们对它的看法非常粗略。它是一个非常大的项目,政府投入巨大,而这些都没有被研究过。”AOC的最大支持者参议员桑德斯,也未对其爱将提出的方案投赞成票。

大多数主流媒体是AOC的支持者,对这结果沉默以对,只有少数媒体用“美参院表决‘绿色新政’,0票赞成”作为标题,加以报导。

另一场败战就是民主党阻挠川普在美墨边境建墙宣告失败。川普入主白宫之后,一直想要实现他竞选时的承诺,在美墨边境修建一道隔离墙,阻止非法移民进入。主张开放边境无限制接纳非法移民的民主党始终坚决反对建墙,并多次推动美国国会拒绝为修墙计划拨款。今年1月份,川普政府和国会民主党人因“是否修墙”而无法通过2019财年总预算的1/4拨款,导致财政部、农业部、国土安全部、商务部等九个美国联邦部门停摆。2月15日,川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这意味着他可以在未经国会允许的情况下动用80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边境墙。民主党对此事做出了激烈的回应,并在2月26日川普前往越南会见金正恩时,推动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旨在推翻川普“紧急状态”的决议。由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也出现了“倒戈”现象,在3月15日通过了“反紧急状态”决议。

这项民主党投入全部战力务求其成的阻止修墙计划,最近却泡了汤,3月26日,美国众议院当天就推翻川普否决令一事进行了表决,虽然反对总统否决令的议员占了多数,但由于未能达到推翻总统否决令所需要的三分之二票数,因此无法推翻川普的决定。

民主党应该反思什么?

习惯了两党政治与权力制衡的美国人,尤其是中间派选民,现在也不得不为民主党今后的前程捏把汗。

2018年中期选举后,民主党在整体加入民主党的社会主义者帮助之下,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传统的民主党人与社会主义者在政见与行事方式上多有不合,能够让他们暂时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只有对川普的浓浓恨意,连川普的“美国优先”在他们眼中也成了万恶之罪——放眼全球,哪个民主国家的选民会认为本国总统主张本国利益优先是罪?穆勒调查结果公布后,在大部分中间选民心中,民主党已经成了漠视美国人民现实需要、热心政治攻讦的政治聚合。

自从2016年败选 之后,民主党从未真正反思过自身的错误与失策,百年老报《纽约时报》最近那篇奇文《“通俄”让我们忽视了美国根本的弱点》,通篇就是怨天恨地,错误都是别人的:拙劣的人民,哗众取宠的科米(FBI前局长),作者指责“民主党人完全无视搅乱他们阵营的经济和社会不安情绪,提名了一位极不受欢迎的候选人(希拉蕊),她对美国生活没有任何新颖的愿景”,编辑与作者已全然忘记,这家报纸当时连篇累牍地赞美深受美国人民喜欢的希拉蕊,在大选前的三天再次发表预测:深受美国选民爱戴的希拉蕊将以98%的胜率碾压川普。大选期间,该报多次发表声情并茂的文章,幻想过前总统夫人如今成了总统,前总统成了总统先生,美国人应该如何称呼希拉蕊夫妇才合适。

民主党要权力,这无可厚非,值得探讨的是他们追逐权力的不择手段。现在,民主党不是致力于从社会经济政策方面吸引选民,20多位要参加2020大选的总统候选人的竞选纲领口号,基本上是全球气候变化、全民医保、政府给居民发放生活补贴。美国选民关心的经济议题,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方案。但他们挖空心思、想方设法为民主党“做票”:比如试图让全国680万重罪犯获得投票权——毒品泛滥的佛罗里达已经立法,让140万重罪犯恢复投票权。该州毒品泛滥,主张毒品无罪化的民主党算准:这些重罪犯多与毒品犯罪相关,选票一定会投给本党;一些民主党掌控的州则宣布让非法移民获得驾照,今后凭驾照投票;更有一些蓝州,准备绕开宪法规定的选举人团制度(按本州选民投票数量决定,赢者通吃),自行决定投票给全国得票数量多的候选人。

美国一直以法治国家为骄傲,如今民主党因为党争,肆意违宪修法。这种状态下,无论民主党在2020大选中是输赢如何,美利坚合众国都必然成为输家,因为美国的法治与自由、民主传统正在被严重侵蚀,美国这座“自由灯塔”正被蒙上厚重的污垢,不仅无法照亮世界,连本国都难以照亮。

文章转自台湾上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4-01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