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金融创新入选哈佛课程 打脸乎?

图为中国大陆P2P平台倒闭后,受害的投资人上街抗议。 (AFP)

人气: 142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02日讯】今年3月,正当平安集团旗下陆金所入选哈佛课程,全球欲复制中国Fintech(金融科技)模式之际,不争气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却突然飞出了两只黑天鹅。3月23日,作为P2P行业领头羊的红岭创投刚刚宣布清盘;3月27日,才获得“2019中国消费市场行业影响力品牌”的P2P头部平台团贷网便自首暴雷。正所谓“没有道德的金融创新就是耍流氓。”

大家知道,P2P金融又叫P2P信贷,是从英语person-to-person(或peer-to-peer)缩略而来,即个人对个人借贷,又称点对点网络借贷。它起源于英国,随后发展到美国、德国和其他国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被引进到中国后,实现了所谓弯道超车,曾多次以“金融创新”的名义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还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大改革举措受到官方大力支持和推广。

英国《经济学人》今年2月25日报道指出,中国在数字支付领域遥遥领先,占全球市场规模近一半。中国网络借贷占全球市场四分之三。去年,全球前五家最创新的金融科技公司中,中国有四家。甚至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黑马代表的蚂蚁金服与陆金所,其市场估值已并驾齐驱于瑞士银行(UBS)的总市值。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就在2013年前后,正当P2P变成“互联网+”创业风口,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或“金融科技”力压美国,走向世界之际。中国的P2P行业却出现了一波接一波的暴雷潮。

从2013年10月~2013年末,大约75家平台出现倒闭、跑路、或者不能提现的情况,涉及总资金在20亿左右。这便是第一波暴雷潮。

2015年6月,125家P2P相继暴雷倒下,成为P2P有史以来最猛的一月,此为第二波暴雷潮。尤其是当年12月8日,排名行业第四、曾花1.5亿在央视打广告的e租宝倒下,便将这波雷潮推向了顶峰。

据媒体报道,e租宝实际控制人丁宁曾从该平台的投资款里拿出5.5亿元赠送给二号人物张敏,还向她赠送价值1.3亿的新加坡别墅、价值1,200万的粉钻戒指、数辆豪车和各种名表等贵重礼物。为了营造拥有雄厚实力的假象,增加投资人的信赖,丁宁要求他的几十个秘书,必须穿戴LV、GUCCI、CHANEL制服和项链。最夸张的时候,是把全国LV店、爱玛仕店都买空了,然后不够的再到海外去采购。另外,丁宁的月薪是100万人民币,张敏的月薪是50万人民币,分别是美国总统的5倍和2.5倍……90多万投资人的血汗钱就这样被这帮吸血鬼任意挥霍一空。

不知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瞠目结舌的典型案例,是否也可以写进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教材?好让世界看看中国特色的“金融创新”都是些什么货色?!

2018年的6、7两个月,自融资、伪造投资标的、非法集资、私设资金池、挪用投资资金、逃废债务、虚假业绩、假慈善、714高炮、55超级高炮、各种陷阱和诱惑,等等等等,翻遍全世界的教科书都找不到的、闻所未闻的金融骗局,都集中在中国P2P行业上演了一遍。“你看重平台给的利息,平台看重你的本金”,这句烂大街的话也被演绎得淋漓尽致。据网贷之家8月底的数据显示,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4,811家,占总比74%。外界估计,涉案金额最高可达万亿,受害者至少有上千万人。这第三波堪称惊涛骇浪,也是史上最大的暴雷潮。

伴随着网贷平台的频频爆雷,成千上万的投资者倾家荡产、血本无归,成千上万的家庭支离破碎,陷入痛苦深渊,从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金融“难民潮”。一时间,无数P2P受害人蜂拥至杭州、上海、北京、广州等地集体维权,被大批警察暴力驱赶、殴打,甚至现场喷辣椒水,强行抓捕遣返、关押、刑拘。顿时,杭州变“雷州”、“坑州”;北京和上海也被投友称之为“诈骗之都”。可见,P2P行业的暴雷已经从过去的星星之火,上升为燎原之势,并逐步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和重大社会风险事件。也令中共当局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9月7号清晨,王倩这位31岁浙江单亲女子被发现在金华一个景区自缢身亡。她生前在淘宝网上辛辛苦苦赚来的26万多元投资在7、8月P2P大片暴雷后血本无归,她和其他受害人一起到杭州和上海维权期间遭遇了暴力维稳,并遭到家乡警方监控,让她对生活感到彻底绝望。王倩亡灵尚未过头七,另一名网贷受害男士又割腕自杀,妻子抱着失血丈夫痛哭,现场惨不忍睹。

更令人气愤的是,王倩自杀身亡当天印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互联网法院的受理范围不包括P2P网贷纠纷。这意味着私有财产遭受严重损失的投资人寻求法律保护的途径已被中共堵死。因此,在血本无归、维权无望的情况下,不少P2P投资受害人走上了绝路。当然,也给中共互联网金融敲响了丧钟!

2019年3月,团贷网实控人唐军投案自首,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从而拉开了第四波暴雷潮的序幕。极具讽刺的是,这位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和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85后,曾经入选2017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还兼任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东莞分院院长、四川省商务青年企业家联合会首届副会长、东莞市南城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等职务;并先后获得“2014中国经济人物”、“2016年度广东经济创新人物” 等称号;还花213万元拍下史玉柱的“天价午餐”,共捐出5,200万元善款支持中国少年发展基金与爱佑慈善基金。因此有人说,中国99%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是“皇帝的新衣”。也有人说,P2P本不是魔鬼,是披着袈裟的魔鬼把P2P玩成了“坏孩子”。

众所周知,美国的P2P比中国玩的早,而且LendingClub是全球第一个上市的美国P2P网贷公司,但为什么美国的P2P网贷平台却没有出现跑路和暴雷潮呢?

因为P2P在美国一问世,就被严格监管。在美国,P2P行业有专门的委员会监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会对P2P平台注册登记进行监察,监管非常严厉。没有几百万美元登记,是不让你摸入行业门槛的,所以美国P2P行业基本是有规模的正规大公司在玩。美国P2P行业有两个原则,一是模式证券化;二是监管机构权威专业。伴随企业成长过程,一旦发现问题会及时介入干预。正因为有这两点原则,美国P2P借贷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反观中国,P2P一开始就是裸奔:无门槛,无规则,无监管。加上中共政府盲目鼓励和支持,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任何人只要投入几十万,就可以包装出一个P2P平台,“闷声发大财”。更可怕的是,在社会普遍刚性兑付的背景下,P2P的竞争演变为“比谁大胆”:给出高额的回报率,就能吸引到源源不断的资金。只要大胆,就可以瞬间崛起,一夜暴富,比起贩毒、贩卖军火还来的快,几百亿的跑路平台已经是屡见不鲜。P2P的野蛮生长,致使“劣币驱逐良币”,最终成了毫无道德底线的冒险家、诈骗犯、野心家、官商勾结者、走投无路者……各路闲杂人等疯狂吸金敛财的乐园。

而那些叶公好龙,装腔作势,喜欢制定各种应急预案的中共各级官僚部门和利益集团,出了成绩时大家都纷纷争抢功劳,拚命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正等到问题出现时,又相互推诿,踢皮球,打太极;甚至官商勾结,中饱私囊,不惜充当违规平台背后的保护伞。

就这样,中国老百姓的钱袋子如韭菜一般,在股市上被割了一茬,接着在P2P又被割一茬,再又在房市上被割一茬。在如此循环往复的财富洗劫运动中,中国的权贵阶层真正过上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共产共妻的共产主义生活,而中产阶层则被70年来一直举着镰刀和斧头中共,用与时俱进的庞氏骗局洗尽了铅华,最后只剩下一堆纸上财富。

也许要不了多久,哈佛大学就会重新修改和编写他们的教科书。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4-02 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