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油画大师布格罗家传钜作 5月苏富比上拍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舒原 译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人气: 12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世上没有几件油画钜作能和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点阅大图)相媲美。论同等重要的绘画,伦勃朗的《夜巡》(Night Watch)是一件,波提切利的《春》(Primavera)是又一件。为了亲睹这样的画作,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博物馆参访;它们实在寥寥可数,拿出来拍卖、供人购藏,就更罕见了,几乎闻所未闻。

布格罗后代保存至今的画作《青年巴库斯》(译注:巴库斯为古罗马神话中的酒神),将于5月14日在苏富比纽约进行拍卖。虽然布格罗的作品通常是放在19世纪绘画作品拍卖中,但此画却将于5月3日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品拍卖预展上登场,地点是新近扩建翻新的纽约苏富比艺廊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丘比特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的确,这件作品被纳入了苏富比拍卖的重头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场拍卖。这是布格罗画作首次亮相苏富比晚拍,表明大师的地位及这件画作的重要性在今世获得了认可。此画估价在2,500万到3,500万美元之间,不过事实上,这种性质的作品是无价之宝,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希望它能被一家全球最大、最负盛名的博物馆购藏。

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纪法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事实上,他现已跻身有史以来最受欢迎艺术家之列。在人生最后三十年里,布格罗在整个欧洲和美国声名远播。当时法国艺术家可获得的所有奖项和荣誉,他全都赢得过;另一方面,他为正义与平等不懈发声,倾注大量时间帮助贫苦人,也让他享有盛誉。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手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表现手部交叠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这位艺术家几乎已被世人遗忘。到70年代后期,公众舆论开始发生变化,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遂于1980年4月在永久陈列中挂出了三幅布格罗画作。正如希尔顿‧克莱默(Hilton Kramer)在《纽约时报》专文中所说,自从布格罗被艺坛冷落,这还是第一次。

到1984年,首次布格罗大型回顾展在法国和北美进行了巡展——从巴黎的小皇宫美术馆(Musée du Petit-Palais)到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Montreal Museum of Fine Arts),又于次年来到美国康州哈特福德的沃兹沃思学会美术馆(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青年巴库斯》一作参加了这次展览,这是自1905年布格罗谢世以来,该作品首次离开他的画室。

布格罗在世时,这件作品先是在1884年的巴黎沙龙亮相,随后在伦敦和安特卫普展出至1885年;随后,又在1889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展出。

这幅画作尺幅巨大,宽逾6米,高约3.4米,20个人物全为真人大小。要以富有韵律的流畅形式将这些人物协调在一张画中,其复杂程度和高超技巧令人惊叹。人物交叠的手臂、错落的腿足,前缩透视法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确度,以及对主题富有想像力的诠释,最终结构成这幅皇皇钜作。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醉倒女子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中醉倒女子的形象,对前缩透视法的运用惊人地精确,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关于威廉‧布格罗

众所周知,布格罗画作的主题主要有四类,即神话、宗教、农民和肖像画。神话题材和丘比特题材绘画被称作他的“幻想画”。他对这类作品的兴趣,很可能源于他在庞斯(Pons)天主教学院的学习经历,在那里,他研习了古代历史、拉丁文和古希腊罗马神话。布格罗1850年赢得罗马大奖之后,在其绘画生涯的早期,去罗马待了一段时间,对神话的兴趣就更浓了。

布格罗完成这件作品前后花了三年。画作的主题是青年巴库斯,然而这只是其表面。事实上,这是一幅寓意画,寓示了人类获得喜乐的能力——更根本上,是对生活、自然和美的热爱,这一切都是艺术家所珍视的。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表现足部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表现错落腿足的局部,布面油画,1884年作,6.09 × 3.35米,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苏富比美洲区主席本杰明多勒(Benjamin Doller)在新闻稿中说:

“我清楚地记得,当我1985年首次在沃兹沃思学会美术馆看到《青年巴库斯》时,我对作品纪念碑般的宏大和真人等身的人物感到震惊。这幅画作不仅是巨大的尺幅令我震惊,人物的栩栩如生也让我非常着迷。技巧非常出色,每个人物似乎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

“当我在布格罗的画室中再看到这幅画,看到它悬挂在当初绘制它的那面墙上,那是一种激动人心的体验。画面中央那一组舞蹈人物,再度如磁石般吸引了我的视线。事实上,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他们仿佛是在画面前方‘跳舞’,好像这幅画是三维立体的一般。

“当你亲眼目睹这幅杰作的巨大尺寸和技法之辉煌,你会意识到,这是19世纪最伟大的画作之一。假如回到1985年,这幅画能现身艺术市场会是我的唯一梦想。这是真正独一无二的机会,买家将购得同类作品中最后可购藏、也是最为杰出的一件作品。”

这幅作品进入拍卖的时机再合适不过了。布格罗的另一个大型回顾展眼下正在巡展中,展览题为“布格罗与美洲”(Bouguereau & America),共有45件展品参展。该展览正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艺术博物馆(Milwaukee Art Museum)展出,展期至5月12日;随后,6月22日至9月22日,将在田纳西州孟菲斯的布鲁克斯艺术博物馆(Brooks Museum of Art)展出;最后一站是加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 San Diego Museum of Art),将从11月9日展出到明年3月15日。

《青年巴库斯》一画也被收入新近出版的《威廉‧布格罗画集》(William Bouguereau: The Essential Works)中,该书由笔者和《威廉‧布格罗作品全集》(William Bouguereau Catalogue Raisonné)的合编者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C. Ross)共同编著。

在这件作品公开展出之际,所有艺术学生、学者和艺术爱好者都不要错过来苏富比观赏这件杰作的机会。这或许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公众可以观看的唯一机会,还取决于作品花落谁家。

纽约苏富比艺廊地址:1334 York Avenue, New York, New York 10021

详情点阅:苏富比拍卖行官网

作者简介:

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现任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的首席运营官。卡拉早年毕业于德鲁大学艺术史系,曾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实习,作为19世纪欧洲绘画领域的专家,定期为大纪元撰稿。电邮:kara.ross@artrenewal.org

责任编辑:李小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艺术史界,法国画家居斯塔夫·让·雅凯(1846—1909)被视为古典主义大师威廉·布格罗最出色的学生之一。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他被公开拍卖的画作约有200件。令人惊讶的是,世人对这位既高产又有造诣的艺术家却知之甚少。
  • 您是否觉得古典美术有点可望不可即呢?如果有朝一日,您和下面这些观众一样,忽然发现自己和古老画像里的人如此相像,堪称“非血缘双胞胎”,一定会备感亲切!
  •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着指甲等着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 本文作者卡拉‧莱桑德拉‧罗丝(Kara Lysandra Ross)为“艺术复兴中心”的运营总监,也是一位19世纪欧洲绘画史专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罗的两幅圣母像为例,通过对比,展现了其对人体姿态和表情处理的丰富多变,及其表现视觉美感、真实感与微妙主题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分享此文,在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同时,也希冀着更多的读者做出发现:从古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才是人类应该回归的艺术之路。
  • 法国古典写实绘画大师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纪最受欢迎、最为成功的画家之一,然而,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被忽视、贬损,甚至和“学院派”一同成为保守甜美的代称。近几十年,随着古典写实风潮的出现,这位大师开始得到公正的评价,其绘画也受到艺术市场的肯定,屡屡拍出几百万美元的高价。值大师逝世110周年之际,大纪元刊发美国已故古典写实油画家、著名艺术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专文,带读者一起回顾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艺术遗产。
  • 法国古典写实绘画大师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纪最受欢迎、最为成功的画家之一,然而,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被忽视、贬损,甚至和“学院派”一同成为保守甜美的代称。近几十年,随着古典写实风潮的出现,这位大师开始得到公正的评价,其绘画也受到艺术市场的肯定,屡屡拍出几百万美元的高价。值大师逝世110周年之际,大纪元刊发美国已故古典写实油画家、著名艺术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专文,带读者一起回顾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艺术遗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