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章阁:中国古代专制吗(上)

皇帝身为九五之尊,他们仍自称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辖和约束。每当遇到上天降灾,天呈异象,还要躬身自省,不时的下罪己诏,向上天忏悔。(Fotolia)

  人气: 9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8日讯】自从1949年,中共篡权之后,中共大中小学的教科书中,将秦朝至清朝结束,界定为绝对的君主专制,“高度中央集权”、“封建君主专制”成为大陆史学课本常见用语。 在党文化几十年的灌输下,世人的思想被打上深深的“专制”、“中央集权”的烙印。当人们一提起中国古代王朝,认为是“专制”几乎成为国人的思维定式。更有甚者认为,从秦始皇以来至清朝,中国的王朝历史都是黑暗的、落后的、专制的。

那么,究竟什么是专制

“专制”政体源流

中国古代书籍中,确有专制一词,但无“专制”政体。在《史记》、《韩非子》、《左传》等古籍中,所出现“专制”一词,多指后宫干政,或大臣以下犯上掌控朝政,代替国君擅权独断,妄加干涉皇权。倘若国君不听谏言,滥用皇权肆意妄为,史官也用“专制”一词作为对人君德行的评价。所以“专制”一词,在中国古籍中多为贬义。

将“专制”作为政体,来自日本明治维新前后,日本学界所翻译的西方学说。1866年,福泽谕吉编译《西洋事情》将“despot”音译,意译为“立君独裁”,将中国政治称为“立君独裁”。《西洋事情》在日本明治时期影响非常大,因此书中观点也广为人知。1872年,中村正直翻译穆勒《自由论》,将其中的“despotism”意译为“霸政”。1876年,日本人何礼之根据英译本将孟德斯鸠所着《论法的精神》译成日文即《万法精理》,书中以“专制政治”一词对译“despotism”。此书卷8第21回“论支那帝国”,译者根据英译版本,将中国归纳为专制国家。从此,“专制政体”一词流行于日本。

清朝末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流亡日本,从日本引进该词译语,其意涵包括“专制主义、绝对君主制及独裁”多层意思。“专制政体”在中国广泛流行后,通常用来描述古代中国传统君主的政治型态。据1908年出版的《东中大辞典》词条“君主专制”释义:“君主总揽国务,一切大小政事,均由其独断独行,恣意处理者是也。”

中共篡权后,为破坏民族文化,粉饰自身的暴力统治,为“专制”一词强加内涵,变成了“高度的中央集权”、“封建君主专制”、“专制独裁”,以此形容中国古代王朝的政治权力都集中于皇帝一人身上,诋毁古代帝王。企图用“专制主义”、“封建主义”等字眼,将中国传统文化一笔勾销。为挑动仇恨与邪性,中共文痞从浩如烟海的历史中,搜罗几个昏君、冤案、萧墙之乱,为中共的非法统治找依据,为共产邪党的阶级史观作注脚。

在党文化一言堂的谎言欺骗下,国人真的以为中国古代就是封建的高度的中央集权,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约束至高无上的君王!

应神受命 为天之子

古代对天子的定义:“应神受命,为天所子,故谓之天子”。皇帝身为九五之尊,他们仍自称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辖和约束。每当遇到上天降灾,天呈异象,还要躬身自省,不时的下罪己诏,向上天忏悔。在古人的思路中,神赋予天子权力不是为了让他享乐,为所欲为,而是让他用权力为子民做事。用儒家的观点理解,仁者爱人。作为君王要有仁心、施仁政、顺民心,这样他才能合法的存在下去。君权神授,上天既给了天子权力,同时又给了他限制。

中国古代统政理念认为,敬天法祖,勤政爱民是礼对皇帝的基本要求,也是皇帝行使皇权的基本准则。天子上对皇天、下对庶民,担负着双重使命,既要上承天道,建立中正的治国法则,又要下抚黎民,使其顺应于道。那些奉天命的人君,不仅要尊重民意,并且还要倾听民声,接受民意的考验。

古代天子听政,命公、卿以至列士进献诗章,乐官献曲,史官献史书,还有“百工谏,庶人传话,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然后国君考虑哪些政令利于民生。所以古代政治起着疏导的作用,沟通上下君民之情。

翻开《太平御览》皇王部,古代帝王学的是如何修缮帝德,育民爱民的王道。《礼记》曰:“天子以德为车,以乐为御”。天子以道德作为车驾,以乐舞作为驾车者。将德与乐推广到天下,诸侯礼尚往来,大夫以信义相互考察,百姓以睦邻原则维护邻里关系,将这些合在一起,天下就会大顺。

帝王小时候读的是儒家四书五经,史记,诗赋。很多帝王敬天信神,遵从祖训,敬畏民心。中国古代的宰相制,御史制(谏诤君王)以及征辟制(提拔士人从政)、科举制等,也从道德层面限制着君王的一些权力。历朝历代,由史官秉笔直书帝王言行;由人臣评定君王生前德行的谥法,这些都使君王注意自己的言行。

自秦朝至清朝两千多年来,君权是中枢。整个社会秩序、官僚系统与文化秩序的建立和运作,都依赖于君权的统摄和行使。“夫生法者,君也;守法者,臣也;法于法者,民也”,法自君出,大臣执行律法,而百姓是律法的受领者。但这并不是说,皇帝拥有一切特权,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受到法律的约束和限制。

中国史上,天子制定法律,必须秉承天意,遵循天地运行法则,即黄帝、老子所说的“道”。汉代大儒董仲舒说:“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这里的天,不是空空如也的苍天,也不是抽象的自然力量,而是主宰万事万物的神。古人对天道的信仰是中国文化的道德基础,也是帝王统政的基础。由此派生的制度影响了中国数千年历史。

诏制敕颁布程序

以隋、唐、宋、明四朝部分史实为例。隋朝时期,通常诏书确立当朝大政方略以及根本制度,包括政经、军政、律法等方面。制、敕多指天子对具体人事发布的命令。隋朝时,诏、制、敕从形成到颁布,需经几个环节。

一、文武百官、王公宗亲上奏献策,奏事提议。臣子所奏之事,隋文帝裁定后,直接宣出,由内史省起草。

二、凡是军国大事,机密要务,须经内史令、纳言、黄门侍郎、左右仆射等主掌机密或掌管朝政的宰相大臣集体讨论,对可行之事决议后,进行筹划,并将集体讨论的结果上奏于天子,由皇帝裁决予以批准。

三、最高决策一旦形成,诏、制、敕文书则由内史侍郎起草,上呈天子御画,再经内史令以下联署,交送门下省。

四、经皇帝御画和内史省官员签署的文书,由门下省负责审核。如果对文书持反对意见,有权对原文书驳正封还。

五、经内史、门下二省起草、审核、签署的诏、制、敕文书,上呈覆奏皇帝御画之后,完成最后一道程序,就具备法律效力。

从上述文书形成的整个程序看,这一制度很有刚性。开皇九年,隋朝灭陈,内史令李德林曾向隋文帝进献平陈方策,论功行赏,他被封为柱国,获得厚赏。晋王杨广已经宣敕,但因尚书高颎等大臣的反对,隋文帝只好作罢。文帝握有最高权力,如果门下省不同意,即便已经宣布的敕令也是无效。隋朝末年,宇文化及发动江都之变,弑杀隋炀帝,立文帝之孙杨浩为傀儡皇帝。他颁发矫诏,仍会派令史让杨浩画敕签署,才能颁发这封矫诏。

唐朝实行三省六部制。三省即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六部指吏、礼、户、兵、刑、工部。皇帝颁布旨意的程序,先由中书省起草诏令,经门下省同意及副署,再交给尚书省执行。凡是正式生效的诏书上,有皇帝御书“敕”字,敕字之下,加盖“中书门下之印”,最后由尚书省执行。如果门下省对诏令持反对意见,有权对原诏书涂改批注,再送还中书省重新拟定,此举称为“涂归”,也称为“封驳”、“封还”、“驳还”等。

武则天临朝称制,大臣刘祎之悄悄对凤阁舍人贾大隐说,不如太后返还朝政,以安天下民心。此话传到武氏耳中,令其大为不悦。垂拱三年(687年),有人诬告刘祎之收受贿赂,武则天特令肃州刺史王本立审讯此事。

王本立出示武氏敕令,刘祎之看了一下文书,说道:“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敕?”武则天称制,改称中书省为“凤阁”,改称门下省为“鸾台”。 言外之意,不经过下级官员复审签署,仅凭她一人下的命令,怎能称为“敕”。

(待续)

责任编辑:古言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在面临我们中国人的路,就是清算中共、还原中国传统文化的真相。
  • 中共的目的就是通过破坏传统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整个人类。那我们反共的唯一办法就出来了,就是恢复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道德,这就是我们反共的唯一办法。
  • 中共所沿袭的专制体制本质是一个人治体制,而不是法治体制,因此还必须依靠一个绝对权力来执行体制运行的工作。
  • 中共邪党自其篡得政权以来,对中华的五千年文明历史进行了全方位的抹黑与歪曲。把中华的文化传统与政治制度说成是一团漆黑,仿佛天不生马列,万年如长夜;地不出毛贼,千载无光明。而无数被邪党的洗脑弄成白痴的爱国贼们,也跟着邪党大肆咒骂祖先,咒骂自己的民族传统,以自虐为荣。即使是受尽邪党残酷迫害的人,也无端的把仇恨撒向传统文化,把中共邪党的邪恶专制之能得逞归罪于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土壤云云。
  • 在《五四、马克思主义及对中国知识的问题》一文中,我从弗格林和波普的追求和研究中比较评价了被标榜为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们的追求与反思。鉴于这些马克思主义者们非常喜欢为自己贴上自由主义者的标签,因此我们对五四的反思就不得不涉及到究竟什么是自由主义问题。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引用阿隆的话,强调了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不是缺乏才智,就是缺乏良知。在对自由主义思想问题的认识与理解上,中国当代知识精英们的那种在对马克思主义反省中提出问题、认识问题能力不足的弱点,也再次显示出来。他们不清楚究竟应该到哪个方向上去寻找,理解自由主义。不患不知,患的是强不知以为知,指鹿为马、南辕北辙。这不仅成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而是一个延误社会进程,败坏思想、学术的问题。
  • 明确了对象与方法,在讨论极权主义(Totalitaere Systeme)和专权主义(Autoritaere
    Systeme)制的问题之前,由于这两个概念的争论牵扯到民主与专制问题,争论的是它们在民主与专制问题中的位置。为此我们首先必须讨论民主与专制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