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春商人诉江状 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二)

江泽民搞株连迫害 上访达十人领导撤职

法轮功学员穆君奎。(明慧网)
人气: 26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4日讯】2015年5月起,中国大陆兴起了诉江大潮,短短几个月内,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当时,中共当局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诉必应”司法政策,但至今,诉江案仍没有被最高检和最高法正式受理。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长春法轮功学员穆君奎多次遭非法关押、被迫从市政府辞职,成为一名商人。今年3月20日,从南方开订货会刚回长春的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扣押,目前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君奎也成为万千诉江大潮中的一员。他在诉江状里,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大纪元编辑整理如下:

接上:长春商人诉江状 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一)江泽民“十一”阅兵 800学员被非法关押

江泽民搞株连迫害 上访达十人官员撤职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随后的几个月内,迫害不断升级。江泽民下令,省内上访人数达十人领导撤职,大搞株连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单位开除,或被迫辞职。

1999年10月28日,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信口雌黄说法轮功是×教,第二天《人民日报》评论员就写文章愚骗全国民众。

穆君奎说,国家相关法律部门从没有正式行文说法轮功是×教,只是江泽民一个人如此说。第二天,他就买好车票准备去北京相关部门说明情况。当时的保卫处处长听说后,一边打电话稳住他,一边派车以最快的速度到他家,把他非法劫持到单位。

在电话中,穆君奎提出辞职,说自己去北京,所有责任自己承担,与单位没关系。处长说,他说了不算,千万别走,这事要请示秘书长才行。到单位后,处长向王学战秘书长(后来为常务副市长)汇报,同时让普阳街派出所警长来共同处理此事。

因穆君奎在单位修炼法轮功,据说当时有七个领导受牵连,有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政府秘书长、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办公厅副主任、处长、副处长、科长。李志发处长说:“你的事我只能传个话,最后由上边决定。”

王学战当时批示说:不能再让警察带走穆君奎,并让处长给警长写保证书,保证穆君奎不去北京。因为知道他本人不会写的。

李志发后来把穆君奎叫到办公室,拿出保证书对他说:“秘书长说了,不让单位同事被警察带走遭受非法关押。但让我写保证书,保证你不去北京上访。如果你去了,我就被处理。”

杨警长也说:“你也就是在市政府工作,如果是别人,我们啥都不说,早就把你拘留了。我现在有你们处长的保证书,我也可以交差了。你这阶段由单位看管。我穿这身衣服,政府今天让我抓你我就抓你,明天说法轮功好,我举双手赞成。”

听着他们的话,穆君奎无语了,真不知道怎么对待他们才能更好,只想按法轮功师父说的做,“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心想既然他们害怕受牵连,就忍受一段时间吧。

穆君奎被安排晚上住在保卫处,有人看管不许出政府门,白天在楼内工作也不许出去,实际就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监视居住。第二天一早,王学战秘书长来保卫处看他,对他说:“昨天工作忙没过来,指示处长不让警察把你带走遭受不必要的关押,先在这住一段,只要不去北京就是好同志。目前的形势谁也没办法。”言语中流露出无奈。

那十几天,穆君奎感觉心里很苦,电视每天播放攻击污蔑法轮功的节目,师父又被通缉,为了领导不受责难,又不能去北京上访,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承受这种苦。

有一天,穆君奎给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说他被关在单位没有自由,接电话的一位女士说:“法轮功好,咱就在家里炼呗!为啥非要告诉别人呢?”穆君奎说:“我是学行政管理的,当今社会真正为国家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人民负责,敢于说真话的只有法轮功学员。”

穆君奎在诉江状中写道,“当时江泽民以哪个省有上访人数达十人撤职为要挟,哪个地方迫害法轮功不择手段就提升职位相引诱,使中国这十几年道德急速下滑、谎言泛滥、冤狱横行、贪污腐败,丧尽天良。可见江泽民的这种株连政策给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带来多少灾难,造成了每个领导的职位因为下属修炼法轮功而岌岌可危,有的领导为了不使自己丢掉乌纱帽,而下令开除法轮功学员公职的比比皆是。”

“把这些学员最基本的生活来源切断了,给他们的家庭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这些就是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时提出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手段。”

2000年4月,穆君奎去一学员家,刚进屋十多分钟,就被曙光路派出所包围了,后被非法拘留在大广拘留所15天。有一学员因坚持说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一年。此前,该学员的妻子已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家里承受着亲人失去自由的痛苦。

2000年7月8日,穆君奎在去沈阳的火车上看大法书被人举报,被长春警察接回,又被非法关押在大广拘留所15天。

回家后,单位立即找他上班,怕他去北京上访受牵连。当时正赶上单位要分房子,需要填写现住宅情况和申请住宅条件,同时又搞职称考核,直接涉及到涨工资。穆君奎表示,他深知涨工资和房子对自己的益处,但更知后面要出卖自己的良心为代价,便说:“这些都不用了,我要辞职。”

他和市政府张兴聚主任谈了辞职原因。他说,“坚持自己的信仰是真理,不认可国家用谎言欺骗、暴力镇压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因此我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即使是一名普通员工,也不愿意再为政府做任何事。如果有一天,政府公正对待法轮功了,我回单位扫厕所也比别人扫得干净。我知道修炼后这些年,在工作中我是合格的,是我师父讲的要对得起自己的工资的。”

张主任听完他讲的话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下他将来的去向。穆君奎体会到了他的无奈与关心,他说:“做窗帘生意啊,收入还可以。”张主任说,“你先上班,工作中办辞职手续。”因他占的是国家行政编制,需要相关部门批准,而且必须先由政府“610”机构同意批准。

穆君奎上班一周没有结果,又找到张主任说,“你们相关部门批不批我都不干了,我不需要继续等着了。”2000年9月末穆君奎正式辞职。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菁山

评论
2019-04-14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