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古瀹:清明上河的拼图

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6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7日讯】打开朋友送的清明上河图复制卷轴,红黑佤锦铺开的桌子上,站着宋朝的人们。

在春天的一个上午沿河而上买卖、踏春、进城和出城的平凡生活,看上去淡淡而美好的生活。淡到刚刚好。

我曾经在宋朝生活过没有,如果有前世?骑驴的是我,茶馆里坐着的是我,还是打梯形的城楼上身子探出窗张望的是我?

应该,停泊在河畔的那条大船上的旅人,才是我吧。宋朝的我是一个带着小行李卷、在船第三层、靠近甲板的方向有个铺位的的贫穷旅客。有时候我做水手;有时候我带泉州的桂圆干、苏州的绣品来汴京作小买卖。我不会作生意,但运气好,至少能周转来下次的盘缠;有时候我粗心丢了绣品、有时候天气变坏桂圆干生了虫,不得不在半路下船,另谋生路。可能会借住在一个好心老妈妈的马厩里,她再帮我介绍一位当地的商人,于是我又做了脚夫,一路挑着他的担子、跟他去他的目的地。这时候我身无分文、漫无目的,商人的目的地是我的目的地,有时候遇到小气的商人,有时候遇到的大方又投缘。

但清明上河的这一天,宋朝的我没有那么不走运。那一天,我怀里揣了一点钱,肩上肩了一小卷行李——那种古中国式的自助背包,打大船的跳板上,往汴京的繁华里慢悠悠地踱去。

来时的这一条水路上,我隔着窗,看了运河的河水;黄昏的时候躺在甲板上看,那时河水还清。从北京到杭州还显得无比的漫长,那一年河面上的寄生植物,似乎比哪年都长得茂,波浪总爱把植物不耐烦地推向岸边;小船的船家抱怨它们密得影响行船;岸上的孩子赤了脚到水边拖它们直到拉扯断。我每年都会和这些植物会面,他们在水中,既自在又不自主,黄黄黑黑、经折腾又皮实,那样子真让人爱。

一千年后,已经改成机动的客船将载着我再上运河,围困了夜行船的大雾散去的清晨,我将和这些植物再一次重逢。我们都皮实,活过了一千年,他们仍在水面浮摇,给冲来冲去,我仍在为旅途上的饥寒在船舱里打哆嗦。不管怎么折腾,现代化的旅行并不比一千年前从容,不管怎么折腾,我和植物们,都能皮实地重回运河。

宋朝的那一生说不定一直穷困潦倒,如果这样的话,不记得了也挺好。但无论如何,在清明上河这一天,我是幸福的。清明上河这一天,宋朝的我乘伟大的中国古船,到达了汴京。到达了宋朝最美好的一天。那个缩在臭皮囊里已经穿过了许多世纪的灵魂,再一次抵达时光的驿站,自水路到达清明的春日,汇入人烟。

看到清明上河图,我就相信一定是这样。

我们一定曾经,完成过许许多多时光中的旅行,到访过许许多多如今的空间里已湮灭的地方,在古中国所有美好的时代,渺小而幸运地活过。不管卷起的沧桑之轴里,到底收纳着什么样的记忆,只要愿意,展开这样一幅画,我们就能穿越时空,重返那些曾歇脚的光阴。

我们进出过许多肉体的灵魂,是位不倦的旅行者。每一世是整个巨大灵魂中的一部分,在不断的轮回旅行里,为了最终的完整而接力,做漫长而复杂的拼图工程。一小块、一小块,摆来,摆去,有时候对得准,有时候对不准,有时候拿错了一小块,后面拼错了一大片,但却不能当时发现。在要飞到时空以外,才能看清的灵魂全图里,每一世都在寻找自己真实的样子,每一世都在行脚中,毫无线索地拼凑着最终那个不再残缺的生命。每一生的旅程都不可或缺,每段旅程是拼图上的一块,一小块一小块,一小段一小段,想摸索到失落的原貌真神。

谁能告诉我,要拼全的,是块七巧板般简单又小号的,还是像清明上河图般,复杂又大型?因为仍不完整,我们说不清,我们仍身在此山中。

只有神才看过完整的图案。而神不作声。他一言不发,观看着我,用无为昭示自己的公正。

生命是无数次首尾相咬的旅行,旅行是无数枚局部细微的拼图块,拼图是无数段悲喜际遇的交相辉映,际遇是无数辉映最后的万法归宗。完美的生命旅行,要拼出一幅巨大而完全的图画,在全部完成的那一刻,旅行,也许就回到生命的最初,神将画着真我的图画卷起,收入怀中。

责任编辑:古言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们的生死祸福、贫富贵贱、穷通得失、乃至科场中举、货殖营利、婚姻等,世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注定的,是神(上帝、上天)安排的。例如唐朝天祐初年,有个叫李甲的人预先得知三十年后将战乱不断,死伤人民六十余万人,三十年后事实真的得证;汉光武时代的贤才准确预测一个墓穴在葬后的一十八万六千四百日那天坍塌。
  • 出定后的文天祥不禁泪流满面地说:我都明白了!缘起、缘灭,是非成败转头空,正道大法已得,生死仅是一念间,我已不复迷惘。说罢便提起笔继续写下未完成的《正气歌》。
  • 2014年,上海教育电视台《特别传真》栏目的视频报导——“湖南发现100多人轮回转世”的案例。指在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坪阳乡,有不少再生人,就是指轮回转世后拥有前世记忆的人,他们去世投胎再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能够清楚的记得前世发生的事情。 报导称,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撒谎的可能性,认为很有研究价值,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
  • 郭伯雄还一度秘密回到陕西张则村,特请楼观台道士到郭家祖坟作法,以求自己能躲过劫难。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曾请老和尚看相,倾听老和尚“指点”,周还数次给家人打电话要求重修祖坟,希望通过此举能带给他好运。
  • “这是一场非常棒的演出,远远超出我的想像!演出中所展示的神佛与人间的联系,以及生命轮回所等待的意义,显示了中国文化的深邃与神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