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民主派倡以日落条款修例

应对台湾杀人案单次移交疑犯 指政府若反对则另有政治目的

民主派昨日提出以“日落条款”方式修订《逃犯条例》,只与台湾当局单次移交逃犯。(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2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被喻为九七后对港人伤害最深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今日将首次在立法会法案委员会上讨论。由于台湾杀人案疑犯有机会本月底获释,民主派提出有效的“与时间竞赛”的解决方案,在原本的条例加上“日落条款”以单次移交方式解决目前的困境。自由党亦赞成从长计议。

民主派24名立法会议员昨日发联合声明,指涉及台湾杀人案的疑犯有机会本月底获释,认为政府的修订应以解决台湾杀人案疑犯的移交问题为本,速战速决,避免将引渡范围扩大至中国大陆。不必要地引起外国政府、商界、新闻界和香港市民的忧虑。

民主派强调,目前唯一应对方法是在今日的草案委员会确立以“日落条款”方式修例、只与台湾当局进行单次移交安排。他们早于2月已提出建议,保安局在立法会文件中亦承认此做法有效。他们要求立法会主席批准在下周加开会议处理,当局亦要同时与台湾方面敲定移交安排,在月底前准备妥当。

议会阵线议员朱凯迪表示,《逃犯条例》修订引起海内外人士人心惶惶,照目前的修订根本不是与时间竞赛,无法处理即将在本月底被释放的疑犯,质疑如何达致政府口中的公义?“我们民主派一路的建议,就是一个单次的和台湾的移交,一个有日落条款的修例。我们认为这个是唯一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真正和时间竞赛的。”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指2017年邓桂思换肝事件,当时跨党派议员与政府破天荒用私人条例草案的方法,加入日落条款令其未够18岁的女儿可以捐肝给母亲。他强调日落条款可用在此特殊的事件上,民主派已给予最大的诚意,希望政府及建制派接纳建议,“如果他们真的想为死者带来公义的,劳烦尽快接纳我们日落条款的建议。”他又说如果政府愿意接纳建议,无论是政府或立法会以私人条例草案的形式提交建议,在技术上也绝对可行。“我也看不到立法会主席会愿意做拦路虎,一定是可以有豁免的。所以只要政府肯做的话,我相信这样东西必定成功。”

民主党议员尹兆坚也强调建议是务实可行的方案,认为若建制派或政府否决的话,不过是消费凶杀案的死者和家属,达致他们的政治目的,并非为死者寻求公义。他呼吁政府临崖勒马,若是真的为公义应接受建议。“今次这个建议,也都是一面照妖镜。会将他们心中的魔鬼,会将他们狰狞的面孔,展现给香港市民知道。他真正目的是什么。我希望市民大众也都看到,密切地监察这件事件。”

会计界议员梁继昌也认为,若建制派和政府不接受方案,他们当初声说为了公义去做修订,完全是满口谎言。又说除了政治目的之外,看不到有其它理由,是要那么快通过《逃犯条例》的修订。公民党议员谭文豪再次批评政府急就章想尽快通过修例,是挂羊头卖狗肉。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强调:“我们今次那么严阵以待这条引渡条例的修订,就是因为大家都看到,可能是1997年以来北京相对于香港最大杀伤力的一个武器。我们暂时就不会有私人草案的考虑,我们觉得这个责任应该是香港政府、是林郑政府自己肩负的。”她并批评特首林郑月娥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都表明若赶不及台湾杀人案,仍执意继续做,就是有政治上的考虑。

民阵吁今早立法会外抗议

涉在台湾杀害女友的陈同佳,早前在东区法院承认四项洗黑钱罪,本月29日判刑,或即时获释。林郑月娥昨日承认若赶不及,也要继续通过修订堵塞法律漏洞。对于商界要求不设追溯期,她认为《逃犯条例》修订如不设追溯期,相信大众不能接受。

民阵指,对林郑和李家超漠视社会各界的忧虑和反对,一意孤行地强行修订《逃犯条例》感到愤怒,将于今日发起到立法会外抗议,要求撤回修订。

商界对修订忧虑未释

自由党一直提出对修例的忧虑,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曾表示,市民包括商界都担心香港与大陆的法治差异大,尤其忧虑追溯力问题。建议最理想是政府撤回整个修订,并先一次过处理目前的台湾杀人案。

昨日,自由党党魁、立法会议员钟国斌也表示,认同从长计议是最理想的做法。商界对修例仍有担忧,以单次方式处理台湾杀人案是最适合安排。他又认为,修订设立追溯期整体而言并不公平,因大陆及澳门有类似法例都有追溯期限,70年代香港成立廉署时,亦有豁免涉贪案的时限,因此并非没有先例。

由于修例疑团重重,立法会前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日前也撰文提出疑问,包括现行法例是否完全没空间处理陈同佳案。

《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明日提交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审议,委员会共有62名议员加入,建制派占36人,建制派推荐谢伟俊竞逐委员会主席。杨岳桥表示,民主派一定派人出选主席,虽然拉布空间收窄,但会尽力提问。◇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