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中国被毁的“巴黎圣母院”知多少

中华门,曾是明、清、民国三朝国门,兴建人民大会堂时被拆除。(公有领域)
人气: 20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9日讯】当世界关注巴黎圣母院的火灾时,大陆网友由此讨论中国文物的命运。作者“量子妹”发表文章说,“当你在为全世界哭泣时,请留一滴泪给自己,因为,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有N个巴黎圣母院要么已经被摧毁,或者正在被摧毁。我们该如何守护它们?”

让我们正视中国传统文化的浩劫,落难的东方“巴黎圣母院”知多少!

以“革命”与“造反”之名

中国的城墙和城门之殇,已广为人知,本篇只提一道门——位于天安门南端的“中华门”。此门建于明永乐年间,当时称“大明门”,是北京皇城的正南门,清代改称“大清门”。辛亥革命后,1912年改名为“中华门”。“中华门”因此是明、清、民国三朝的象征性国门。中共执政后,为了扩建天安门广场,于1954年决定拆除这道门。后来兴建人民大会堂期间,中华门因“有碍视线”被正式拆除。

兰州雷坛河握桥,建于明永乐间,造型雄伟奇特,建筑手艺精巧,为兰州八景之一“虹桥春涨”。握桥的建造方法很特殊,在两岸堤坝插木,挑梁凌空对握,河中无柱,不惧水冲之患。桥身由28根朱红大柱组成桥廊13间,廊柱下端柱头倒挂,雕成桃形,花栏廊厦。桥头翼亭四角飞檐,上盖黑色琉璃瓦。

1952年,当地政府为了扩建道路决定拆桥,当时许多地方绅士出面阻拦未果。拆除时,握桥仍很坚固,木质毫无腐朽,工人用锯锯断梁木,爆破衬砌的大石条,拆除下来的砖石与木构件后全部移作别用。

1958年,邯郸彭城东阁,亦称玉皇阁,被拆除。1960年,南昌万寿宫被拆除。

中共建政后,将北京内城及外城的城墙拆毁殆尽。图为北京内城东城墙南段剖面,可见夯土墙心和外包砖层。(公有领域)

文革十年,大量珍贵的古迹和文物被毁,成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文化劫难。

1966年11月10日,二百多名红卫兵,冲到山东曲阜造反,与当地造反派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29天内,他们扫荡了孔府、孔庙、孔林,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700多册。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盗掘。

河南洛阳的白马寺,创建于东汉,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建的第一座寺院,白马寺建立之后,中国的“僧院”便泛称为“寺”。

文革期间,白马寺内千年历史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两千年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稀世珍宝玉马,连同其它佛像、经卷、文物都破坏,寺庙也差点被烧掉。

河南白马寺的文物在文革期间遭到重大破坏。(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

昭觉寺规模宏大,林木葱茏,是成都的著名古刹,素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称,在唐贞观年间(627-649)改为佛刹,清康熙二年(1663年)重修。“文革”伊始,昭觉寺首先受到冲击,全寺佛像和所有法器无一幸存,寺内的大雄宝殿和说法堂遭到彻底的摧毁,被夷为平地。

沧州市水月寺闻名遐迩,享誉海内外,是京、津、冀、鲁的文化活动中心,拥有“天下第一关,地上无二寺”之美誉。文革期间,水月寺被毁。

湖南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陵墓被刨挖,内存物被抢夺一空。山西舜帝陵也被毁。仓颉庙多处石碑被毁,陵墓遭刨挖。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

以“改革”与“发展”之名

文革结束了,中国走入了迅速“发展”的时代,新的文化劫难再次来袭。有人说,今天,文物毁灭速度是文革的700多倍!

2003年8月1日,西城区的察院胡同23号院被拆毁。这套清代院落曾引来中外人士的赞叹。原房主叶嘉莹,是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

叶嘉莹曾经梦想,将旧宅改建成一所书院式的中国古典诗词研究所,中间留下一间小屋给自己回国时住。但是,最后,她被逼放弃了房屋产权,以为祖宅已在539个保护院落之列,不会被拆。

察院胡同23号只是大批消失的四合院的一页,她所蕴含的历史、美丽、家族的荣光,以及许多人为了挽救她而发出的呼吁和流下的泪水,都记在了北京和中国传统文化浩劫录里。

2004年12月2日,工人们正在拆除孟端胡同45号四合院、原雍正皇帝之孙果郡王府。(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吴良镛指出:“为了最大限度取得土地效益,老城开发项目几乎破坏了地面以上绝大部分的文物建筑、古树名木,抹去了无数的文化史迹、如此无视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价值,仅仅将其当作‘地皮’来处理,无异于将传世字画当作‘纸浆’,将商周铜器当作‘废铜’来使用。”

山西晋城市泽州县的半坡古村原有67处明清古宅。2007年,当地政府以开采煤矿为由,强制搬迁了全村居民,并强制拆除了村内古宅,尽管该村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清末时,成都全城有各式古桥近200座,上世纪80年代,古桥也大多尚存,但是,在随后的二三十年间,古桥陆续被拆除,令人痛惜不已。

据媒体报导,2011年5月,辽宁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调查时,全省共有1000余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其中80%以上因城市建设、土地开发和生产生活等人为因素而消失。辽金元时期的护心屯遗址,2009年因城市改扩建,农村变社区消失;新石器时代的北岗子遗址,因修京沈高速公路卖土绝迹……

2011年底,国家文物局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统计结果显示,新发现登记不可移动文物总量为536001处,约4.4万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北京地区消失的不可移动文物高达969处。

2006年5月14日,重庆市巫山县大昌古镇因三峡蓄水将被淹没。工人们正在拆除古镇的建筑。(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知名古都保护工作者华新民女士说过:“从北京到全中国,就这么无情地拆呀拆呀,我们还能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历史文化遗产呢?”

半个多世纪前,“破四旧”的风暴摧毁了无数文物,今日,金钱推土机推倒了一座座古老的建筑,夷平了一条条胡同、一个个古老的村落和街区。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是由执政党驱动的,公然的对文化的屠戮,其中包括对人民的掠夺。为了所谓的更宽阔的道路,为了豪华写字楼,高档商业区,数百个城市和乡村,毁掉了自己土地上的辉煌。为了短浅的利益和政绩,为了特权阶层的需要,文明的宝库继续被清仓,民族特有的风貌、风情、文化的积淀、艺术的传承,大块大块地被侵蚀和剥离。

文物的价值何在?她们记载了一个民族成长的历程,融汇了先贤及巧匠的智慧,也闪动着神助天工的灵秀。上苍的赐予,令我们感受到生命长河的波动——从壮观、典雅的处处遗迹,我们体会着今古的连接,心生自豪、心有所属。然而,古朴的印迹一处处消失,也带走了部分我们共有的血脉,一点点地削弱着我们灵魂的丰满。

欧洲大陆的一场火,应当唤起什么样的情感和思考呢?巴黎人跪倒哭泣的悲戚,双手合十的虔诚,我们是否也同样拥有?

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许多人伤心地跪下祈祷。(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许多人伤心地跪下祈祷。(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19 9: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