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杂剧传奇】

屠夫有仙缘 马丹阳度任风子

文/杜若

武汉长春寺的一幅画,描绘了:王重阳(又名重阳子)和他的七个弟子。马钰位于上方右二。(公有领域)

  人气: 8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西游记》中有句经典名言,即“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巧的是,元朝“曲状元”马致远(1250年─1321年)所作的《马丹阳三度任风子》中也有雷同之辞:“人身难得,中土难逢。假是得生,正法难遇。”

北京马致远故居中的马致远雕像。(公有领域)
北京马致远故居中的马致远雕像。(公有领域)

一部是成书于明朝中叶的古典名著,一个是写就于元朝的剧本,不约而同都对“人身难得”有着一致的看法。只要他拥有人身,又身在中土,不管此人从事什么职业,在世外高人看来,他都有修道的机缘。马致远笔下,马丹阳[注]所度的任风子是一个屠夫。杀生无数的屠夫怎么会有机会修道上天呢?

道家真人马丹阳(马钰,1123年─1183年)祖籍甯海莱阳。马丹阳原名马从义,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代。

马丹阳未修道之前,家财万贯,良田宅院加起来,比半个州的面积还要大。马家富而有德,慷慨乐施,世代积累了许多阴德。

起初,马丹阳曾受到祖师王重阳(1113年─1170年)的点化,但他未能踏上修行正道。一天,地府阴差把他的魂魄摄去,丹阳元神落入地府,受到鞭笞之苦。就在痛入骨髓之时,忽然祖师现身,救拔他跳出苦海。

这场遭遇就像是一场梦,在似梦非梦之间,马丹阳方觉得死生真是可怕。他苏醒后,于是循正道修行。他受东华帝君指教,去除人、我、是、非;受纯阳真人指教,舍弃富、贵、名、利;再受王重阳指教,断绝酒、色、财、气,修道有成。他主掌白云洞,等待机缘度化世人。

一天夜里,马丹阳看见一股青气,照射到终南山甘河镇。为教化这一带良善之人,他离开仙乡,来到终南山演化了一个茅草庵居住。

有一个屠夫姓任,因为喜欢喝酒,常耍酒疯,乡里人都顺嘴叫他任风子。任风子看见马丹阳教化的一方都吃了斋素,搅了他的生意,便寻思要伤害真人的性命。

马丹阳很早就看透屠夫的心思,心想,当他来害命时,就点化他归正道。诗赞:“我与他阎王簿上除生互,紫府宫中立姓名。指开海角天涯路,引得迷人大道行。”

任风子有些家产,每次看见兄弟们陷入困境,他就把财物借给他们,做为营生的本钱,并且不要利息。因此兄弟们都很尊敬他。

任风子与李氏结亲,李氏生下一个男婴。男婴满月之时,正是任风子生辰之日,所以任家举办酒席,招待众人。酒席之上,众兄弟抱怨,不久前新来的道人到处劝人行善,一方乡民都听那道人的话,不仅不杀生作恶,还改吃素了。

想来,这道人道行高深,不到半年的光景,就将一方之地化成了向善之乡。乡亲们空闲时,就看《神仙传》。一时之间,终南县充满了清宁的慕道之气。

屠夫们折了本钱,没办法继续做生意。于是,想趁着任风子喜宴之际,再问他借些钱。任风子愤愤地说:“搅人买卖,如杀父母。”趁着酒兴,竟然胆大包天,动邪念想去杀那道人。

任风子恃酒逞凶,跌跌撞撞地越墙而过,来到丹阳居住的草庵。他刚进去,马丹阳说:“任屠,你来了。”任风子觉得好奇怪,这道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任风子凶狠狠地说明来意,马丹阳说:“是我搅了你的买卖。也罢,贫道受死就是。”任风子怔住了,哪有人自愿送死的,以为道人有神通。马丹阳说:“贫道哪里有神通?”任屠刚要行凶,就被丹阳的护法神挡住了,反而伤了自己的性命。任风子大喊:“还我头来。”马丹阳说:“你刚才要杀我,倒问我要头,你自己摸一下。”任屠摸一下,头还在呢,于是哀求真人放他一条生路。

马丹阳说:“你要走就走,谁也没拦着你啊。”任风子一时懵了,说道:“师父,我来时一条路,如今是三条路,不知该走那一条?”

真人提醒他:“你从来处来,去往去处去,休迷了正道”。

任风子虽是屠夫,杀生无数,本性倒也不坏,而且极有悟性。他听着真人的训诫,独自寻思着:父母生我,是我的来处。我若死了,便是去处。师父教我休迷了正道,难道是教我跟他出家吗?想到这儿,任风子稽首而拜:“任屠情愿跟师父出家。”

马丹阳想试验他的道心是否坚定,于是说:“你要出家,你可是什么善男善女吗?你刚才还提着短刀越墙而过,要杀我。怎么一转眼,你就要跟我出家呢?你家有娇妻幼子,玉海金山,难道以后都不会想念吗?”

“你听着,你只有一心想着你的生身来自何处,我才能指给你一条大道长生之路。我这神仙只许神仙做;你那凡夫还寻凡夫去。”

任风子想:“师父说:‘神仙只许神仙做,凡夫还寻凡夫去’。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牛马。’儿女都是金枷玉锁,欢喜冤家。”想想世缘到头来不过欢喜一场,终是空空如也。任风子倒也看开了,于是再次向真人稽首,情愿与师父做徒弟,恳请真人指一条长生之路。

马丹阳看他求道之心坚定,于是为他提出十戒:“一戒酒色财气;二戒人我是非;三戒因缘好恶;四戒忧愁思虑;五戒口慈心毒;六戒吞腥啖肉;七戒常怀不足;八戒徇己害人;九戒马劣猿颠;十戒怕死贪生。”

为了磨练任风子的心志,马丹阳每天让他做大量杂务,比如:早、中、晚各打五百桶水。菜园里的杂事,缴辘轳、拔草、挑粪等都交由他来做。任风子对真人交代的大小杂事,都能任劳任怨地去做,逐渐地磨练出坚强的心志。

任风子果有道心,每天一千五百桶水,他也没有怨言,并且乐呵呵的感谢真人,肯教他这样的蠢蠢之才,落落之徒。他真心感叹,学道的生活强过每日宰马敲牛,杀狗屠驴。

道心打开,任风子心中充满悠然的画面:高山流水有知音,古木苍烟入图画。与皓月清风为伴,不贪酒色,不贪财气。学战国列子乘风,学汉朝张良归道,学功成身退的范蠡,泛舟五湖。虽然他是肉眼凡胎,一旦修真,从此撇下砧刀旧物,情愿阅读经卷,取拿丹药葫芦。

张良塑像。(Kinan168/Wikimedia Commons)

时间飞逝,一晃十年过去。此时的任风子,仅在草庵方圆之地长久磨练,虽然还没能骑鹤上云霄,也不曾到阆苑仙家采瑞草,但心中再无红尘喧嚣、是非吵闹,每日勤恳地打点巴掌大的菜园,心际却也散诞逍遥。

当任风子磨去了全部酒、色、财、气,人、我、是、非的种种妄念之后,迎来飞升的时刻。荡荡天门大开,众天子奏响天籁之音,飞驰的龙车迎接他返回天宫。

诗文唱赞:“为你有终始,救你无生死。贫道马丹阳,三度任风子。”

[注]:马丹阳,史上确有其人,金朝著名道士,也是著名针灸医家。他与妻子孙不二出家修道,共拜全真教王重阳为师。在他羽化近百年后,元世祖忽必烈赠封他为丹阳抱一无为真人,世称丹阳真人。@*#

出自元杂剧《马丹阳三度任风子》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从哪里来?又将向何处?千百年来,仁人志士都在上下求索。历朝历代,世人将对生命的探索融入文艺作品中,其中元杂剧将神道度人的题材演绎地格外淋漓尽致。元朝马致远被誉为“曲状元”,在他创作得众多剧本中,其中有一出《邯郸道省悟黄粱梦》。且来看一看,吕洞宾如何破迷梦醒?
  • 锦绣般的春色里,可爱的桃花风韵波动人的心弦,染出多情多义的史卷和诗篇:“人面桃花相映红”浪漫情怀传千年,桃园三结义则演绎了脍炙人口的三国“义”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投桃报李”都是常见的名句。
  • 在汴梁城有一个富豪姓刘名圭,字均佐。白手起家,一生勤苦,挣得万贯家产。按照财富排行,刘富豪是汴梁首富,可也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谁要用他一贯钱,如同剜他的心,挑他身上的肉一般。
  • 自汉武帝始,儒家思想和外儒内道谶纬学说流行于两汉。通经、仁孝为两汉取士之据。灵帝、献帝逢汉末坏灭之时,社会道德日下,腐儒俗道充斥。“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描述当时之世为士少才、为子不孝、为官不清、为将不勇之风气。曹操三发求贤令,不拘品行,唯才是举,得天下英豪以道御之。
  • 包公想到刚才做的梦,蝴蝶坠入蛛网,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个小蝴蝶坠入罗网,大蝴蝶扬长飞去。原来,上天预先示现征兆,使他明白此事,让他来救王母的第三子。
  • 世间人心险恶,人海风波浊浪翻滚;世人对未来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荣华富贵,实质上与南柯一梦没有两样。但真能参破这白日梦的又有几人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