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同济医院教授夏穗生涉活摘 生前被国际追查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人气: 4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夏穗生4月16日去世。他从事肝外科与器官移植学术研究60多年,被冠以“中国器官移植的拓荒者”。夏穗生虽然已经去世,但他依然得面对道德的审判和追查国际的追查。

追查国际负责人、曾在哈佛大学做医学研究的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追查夏穗生,是因为他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责任人之一。

2008年11月,夏穗生作为涉嫌活摘器官的责任人被追查国际追查。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截至2007年,夏穗生参与实施肝移植235例。

汪志远说,“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的医生护士就明确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而且从整体上来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是由江泽民下令,全国进行的一次国家犯罪,夏穗生所在的同济医院是一个重点医院。夏穗生作为领导和他的学生、部下,都参与了这件事情,这个嫌疑很大。所以我们对他立案追查。”

据陆媒报导,50年代,夏穗生从同济医学院毕业,是中共建政后培养的第一批医生。夏穗生早年做肝切除术,但肝脏切除术有其局限,不可能一直切下去。于是开始尝试肝脏器官移植,先从哺乳动物(狗)的肝脏移植入手。

1977年12月30日,夏穗生为一名肝癌晚期的女患者施行了肝移植手术。不久后,又为一位名患者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患者存活了264天。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事业被认为就此起步。

1985年起,夏穗生担任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先后建起肝脾移植、肾移植、胰腺移植、细胞移植等6个研究室。1986年,研究所成为卫生部重点实验室,不久又被国家教委列为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

但据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媒体表示,以肝移植为例,从1977年到1983年,由于当时技术落后,跟国外交流不多,全国只做了约58例肝移植手术,绝大多数手术对象在3个月内去世。之后,中国肝移植陷入“十年停顿”。

中国掀起肝移植手术的第二次高潮,是从1999年开始的。彼时,已年高75岁的夏穗生也积极参与其中。

《河北青年报》4月18日报导,同济医院器官研究所所长陈知水在1987年成为夏穗生的研究生。陈知水告诉记者,1999年他33岁,那时候国内能成功实施肝移植手术的医生凤毛麟角。夏让陈知水主刀,5个小时手术,他坐在一边指导,给陈知水打气:“胆大心细,放手做,失败了算我的。”

公开资料显示,夏穗生培养的器官移植事业“接班人”,包括博士后1人,博士44人,硕士24人。如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陈实,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教授、主任医师姜洪池等,都是当年夏的学生。他们也都被追查国际列为追查对象。

活摘罪恶是政府行为

旅美政论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1999年之后,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所以中国就成了器官移植大国。在别的国家要排队等,要找到相匹配的供体都很困难,唯独在中国这种手术做得轻而易举,可见这里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这只可能是有政府在背后支持才可能成为这样。

胡平指出,一般江湖郎中或者私人小医院根本做不起这种手术的。整个犯罪链条至少有一头是连接在当局的公立大医院的。这本身就看出这个罪恶是跟政府是密切相关的,政府绝对在中间扮演非常恶劣的角色。而且全国连成一气的。

他说,“新疆要一个供体他马上从别地方飞机给你送过来,整个系统是连成一片的。当然跟政府有关,如果地方一些黑社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个联络网。所以这些都表明这件事情就是政府的作为。这个问题是最严重、最恶劣的一点。”

中共以死囚器官掩盖真相

1999年以来,中国每年移植手术量在上万例,而在中国没有认定脑死亡、没有多少亲友捐赠器官的前提下,移植的器官从何而来?其供体来源中共至今无法解释。

2006年活摘器官被曝光以后,中共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汪志远认为,因为死囚器官是个无底黑洞,而且是黑箱作业,不能溯源。中共是为了掩盖黑幕,转移目标,而淡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控。

胡平认为,因为当局都是非常保密,有一些做这种手术的人并不知道器官的来源。如果重视这件事情,不难发现背后的罪恶,但是很多人就故意不看不管。中国的医生对生命缺少敬畏之感,对罪恶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他指出,但是很多人是知道供体来源的。当时这种器官移植手术能够泛滥成灾,首先就是江泽民政治迫害,他想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的一个罪恶手段。另外,高级官员他有这个需要,需要换器官来延命。搞成了一个大的生产链,本身有巨大的利润,也使得器官移植越搞越大。

捐献器官的谎言

陆媒报导,2013年,武汉市红十字会和同济医院合作宣传器官移植,夏穗生出席。第一个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书。

汪志远指出,由于国际社会的谴责,用死囚器官也违反人权,中共从2010年开始试点公民捐献,2013年以前全国只有120个捐献。2015年中共宣布全部停用死囚器官,全部使用公民捐献。但是移植手术的数量每年还在增长。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7日,捐献志愿登记人数1,188,408人,捐献器官65,808个,实现捐献23,059例。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二。

汪志远说,美国自愿捐献的人群有1.4亿左右,2017年一年死亡捐献器官总人数才10,287人。在美国做一个肝脏移植、肾脏移植平均等待是2-3年,中国的等待时间是2-4周。

他分析说,登记捐献的人应该各种年龄都有,而且是能够听共产党号召的人,或者是有善心的人吧!如果是20岁的大学生得等50、60年后才能提供器官,也有车祸、疾病死亡的,按国际惯例方式计算,当年能够提供器官的比例是7/1,000左右,这其中能够用的器官是1%-2%。

“1,188,408的7/1,000是8,318人,再乘1%-2%。也就是说,一年有80到160多人。那一两百人提供器官,你一年做一万多人,那剩下的是哪来呢?中共的捐献数据是明显的谎言。”他说。#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4-20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