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简言:从《新倚天屠龙记》烂尾看中共党性高于人性

人气: 383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21日讯】电视剧《新倚天屠龙记》后期剧情胡编乱造,完全改变原著的情节和人物性格,最后的大结局更是彻底崩坏。

笔者没有细看(因为剧情实在惨不忍睹),但有一段是张无忌携赵敏和其父汝阳王和谈(这个情节本身就很荒诞),在汝阳王许诺停战的情况下,明教朱老四(指朱元璋)和明教其他人背信弃义设伏暗杀了汝阳王。但是在赵敏要为父报仇时,张无忌竟然阻挡,赵敏要他离开明教,他竟然以民族大义、天下苍生的空洞口号加以拒绝。仓促的结局竟然是赵敏和张无忌在草原重逢拥抱。

听说编剧是台湾人,但是这类情节却颇符合中共党性高于人性的宣传。中共一再以解放全人类的空洞口号做出反人性的事情,现在则是以民族主义煽动仇恨。中共的党性要求人们放弃人性,以所谓的阶级感情、革命同志代替亲情,要子女和所谓“犯了错误”的父母划清界限,让子女揭发自己的父母。

新剧中成为傀儡的张无忌也以民族大义、天下苍生、教中兄弟的口号袒护以卑劣手段杀害其准岳父的鼠辈(不敢在战场搏杀,而是背信弃义的暗杀,这当然是鼠辈),张本人已经成了丧失人性的鼠辈。他既然替这些鼠辈担罪,那么这杀父之仇自然就落在他的身上,结局中的赵敏和杀父仇人和好,这等泯灭亲情的所谓爱情,情何以堪?

孔子说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网上的通俗解释是:“睡在草垫子上,拿盾牌当枕头,不去做官,决不跟仇人共同生活在世界上。不论在集市上还是在朝堂上,只要一遇到仇人,应该马上动手杀他——腰上别着家伙就抄家伙,没带家伙的话,赤手空拳也要上!”

孟子则谈到舜应该如何对待杀人的父亲。

桃应问曰:“舜为天子,皋陶为士,瞽瞍杀人,则如之何?”孟子曰:“执之而已矣。”“然则舜不禁与?”曰:“夫舜恶得而禁之?夫有所受之也。”“然则舜如之何?”曰:“舜视弃天下犹弃敝蹝也。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欣然,乐而忘天下。”

网上的通俗翻译如下:

桃应问道:“舜是天子,皋陶是法官,(如果)瞽瞍杀了人,那该怎么办?”孟子说:“把他捉起来罢了。”(桃应问:)“那么,舜不阻止吗?”孟子说:“舜哪能去阻止呢?(皋陶的权力)是有所承受的。”(桃应问:)“那么舜该怎么办?”孟子说:“舜把抛弃天下看得如同丢弃破草鞋一样。(因此他会)偷偷地背着父亲逃跑,沿海边住下来,一辈子高高兴兴的,快乐得忘了天下。”

孟子没有让舜大义灭亲,也没有让舜把天下苍生置于亲情之上。

新剧除了泯灭亲情之外,朱老四和明教鼠辈打着天下苍生的名义卑鄙的暗杀,和中共打着解放全人类的口号作恶如出一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只会走向邪恶。张无忌袒护这样的鼠辈,和这等鼠辈为伍,本身就是不仁不义的鼠辈,哪里有起码的是非?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和谈的对方是不辜的,杀之则是不义。杀一不辜而拯救苍生,也是不义,说这种话的人都是奸恶之徒,他们得了天下,只会祸害苍生,就如同打着解放全人类的口号窃夺政权的中共一样。

如今的中共不再谈解放全人类,因为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个可笑的谎言,但中共一直以民族国家之类的口号煽动仇恨。中共残害民众,害死几千万中国人,破坏传统文化道德,本身就是民族之敌,是真正的反华势力。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是一个为祸中国的邪党。

大陆的影视作品,编剧们不仅学养不足,更没有传统的价值观,甚至道德沦丧,胡编出来的剧情往往挑战观众的底线。据说《新倚天屠龙记》中还加入了原著没有的侮辱女性的台词和情节,其实是侮辱原著、侮辱观众。据说还有什么汝阳王要杀女儿、赵敏的哥哥设计陷害妹妹这样的泯灭亲情的情节。而原著中的汝阳王对女儿极其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赵敏的兄长对妹妹也十分爱护。这种正常的人性却无法被编剧理解。

金庸原著本身也有不足,之后的新修版的结尾更是把俗气当成智慧,这世上不乏几十年如初见的爱情。金庸本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仅没有增长智慧,反而增长了很多世故和乡愿,谄媚强权,令人遗憾。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21 4: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