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慕尼黑华人回忆20年前的“四‧二五”

2018年4月25日,“四二五”19周年之际,潘惠琴在慕尼黑中领馆前请愿。 (祝兰/大纪元)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祝兰德国报导)今年81岁的潘惠琴如今住在德国慕尼黑。她看起来精神抖擞,身体硬朗,外人都以为她才60出头。在1995年之前,她曾患有严重皮肤病,被医生诊断为“皮癌”。修炼法轮功之后,病症完全消失,20多年来没吃过一次药,没看过一次医生。

20年前的4月25日,当时家住北京的潘惠琴参加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活动。她至今还记得当时的经历。

得知情况当天 自发去信访局

那天是星期天,潘惠琴照常去炼功点炼功。她所住的小区修炼法轮功的人特别多,一到周末,大伙就到一个大超市前面的大广场炼功,经常几百人一起炼。这天8点多炼完功以后,大家互相在传,很快就知道天津抓人了。

“为什么抓人?有个叫何祚庥的院士,诬蔑法轮功,然后学员去那里讲真相,后来被抓了。具体哪里抓的,已经忘了,由于何祚庥的文章,最后导致几十人被抓。其他学员再去讲真相,天津那边说,去北京告去。”

学员们得知后,有人就问怎么办,有人说去信访局,去讲真相去。潘惠琴也决定去信访局。

于是她赶紧回家,吃点东西。快9点时和家人一起出发了。坐地铁差不多20来分钟到西单下车。出地铁一看,“在那个东西长安街,三步五步就一个岗,特别特别多警察和警车。”

出地铁后,她们沿着长安街走,向左拐,是府右街,就是往北。一拐弯,她就看到许多同修,有从外地来的,天津、保定、石家庄等等,一问“是同修吗?”对方说是。

学员自觉排队“特别守秩序”

看到排了很长的队,后边的学员就告诉,不要再往前走了,往后边排。“大家是修炼人嘛,要维持秩序,不影响交通。那就排着队。”

她不知道前边怎么样,后边陆陆续续来人,“来的人特别多”,府右街的一边是中南海,另一边是信访局,“马路上的车照样走”。“当时同修特别守秩序,很自然地就排了队,很厚的人墙”。

后边来人时,她都告诉别人:“不要往前走了,前面都是同修”。这样就一个一个往后推,一直推到拐弯那里,东西长安街那边。“拐弯处有个拆掉的房子,很多人就在那里待着”。

当时很多人带着《转法轮》一书,因为老站着也累,所以大伙商量,前两三排站着,不影响交通,让马路上照样行车。后排的人就坐着看书。就这么一直等。

等待的过程中,她看到前头那些警察看起来也很惊讶,“好像那意思是,这些人怎么这么自觉呀”。

一直等到下午,因为潘惠琴陪着不修炼的家人,下午五六点就得走了,她修炼的儿子还待在那里。在往回走的路上,看到那个被拆掉的房子里,待着很多学员,“人多极了”。

她对那天的印象就是“自觉,特别守秩序,前边几排都是站着,后边就坐着休息,互相倒着休息。特别特别守秩序。”

和平解决3个月后 官媒大变脸

潘惠琴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六七点了。她儿子则到晚上11点、12点才回来。

从儿子口中得知,当时任总理的朱镕基出来接见,几个代表进去了。代表们只是提出了几个条件,“没有别的,就是希望有一个修炼环境,天津要放人,还允许出书”。朱镕基都答应了。那时大概晚上9点半了,学员们就一个一个往下传消息,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也就很快离开了。听儿子讲述,学员们离开的时候,地面上非常干净,像扫过一样。

潘惠琴说:“(媒体后来说)攻击中南海,是造谣。排队是靠着另一边的街道,中南海那边都没人。”事后不久,电视台报导也没有这么说,但是几个月过后,7月20日迫害开始时,“说法马上就变了,造了好多好多谣”。

回忆上访时的感受,她说:“当时什么也没有想,没有害怕。……当时去没有什么想法,就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好。没想到那么多人去,没想到附近的城市也去了,以为就是去信访局说说。也没有任何活动,就是和平地上访,那么守秩序,连警察也佩服。”

修炼法轮功 奇怪皮肤病痊愈

潘惠琴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儿子和女儿已经修炼了一年,自己只是看过书,但觉得很忙,就没有一起炼。

后来她脸上突然患病,“那时50多岁,医生光说是过敏,看了半年,怎么治都治不好,还发展到说是皮癌”。

她说,“满脸黑,又不能挠。女的脸变黑,多痛苦啊。到了所有医院,都治不好。”那时她都不敢出门,戴着墨镜,戴着帽子,“怕别人问我,自己当时也爱玩,喜欢跳广场舞,这也玩不了了,挺痛苦的”。“北大皮肤科看了,也说可能是皮癌,这个那个,治不好了”。

那时儿子就对她说了一句话:“你哪儿都治不好了,只有修炼法轮功了。”

她一听愣住了,她原本就知道大法好,也听过录音带,看过书,但就没想到要炼。“但现在既然这样了,就只能试试炼法轮功了”。

当时小区里刚好有人组织看讲法录像,她跟着听了九天还是八天,把整个录像看完了。她记得,1995年7月1日那一天,她把所有的药都扔了,打定主意炼功。原本一个礼拜三服药,但从那以后,一颗药也没吃,一次针也没打,就开始炼功。

炼了一个多月,不知不觉的,脸就不那么痒了,“心里就更有底了”。不到一年,就彻底好了。从那以后,就一直炼下来,没有停过。

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开始之后,潘惠琴被迫流离失所,辗转3年以后才来到德国。

到德国的第一年,她在中使馆前炼功时就哭了。“因为那么多年无法正常炼功,现在终于可以自由炼功了。”那时60多岁的她,一个人流离失所3年,“心里非常难过,工资也被停了。”

慕尼黑景点常年有许多中国游客,潘惠琴经常去那里发资料,讲真相。有时候不明真相的人态度很恶劣,她都能宽容以待。“一想到在国内的日子,就觉得那都不算什么,都能忍。”#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04-24 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