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同性恋议题与联邦大选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4日讯】(Peter Abetz撰文,大纪元记者林达编译)5月18日的联邦大选有可能改变澳洲社会的本质特点。虽然媒体对经济问题有颇多辩论,但对长达302页工党政策文件中的社会议题却少有置评。

工党的政策文件可在其官网上免费获取,因其太长,很少有人会花时间读完它。不过,快速浏览一下即可发现,工党已经完全拥抱激进的LGBTQI政治运动(LGBTQI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同性恋、两性人的缩略词)。

该文件出现了19次“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55次提到“两性人(intersex)”。“LGBTI(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两性人的缩略词)”这个词用了44次,“Queer(同性恋)”这个词出现了16次,“变性人(transgender)”35次。女同性恋(lesbian)、双性恋(bisexual)、男同性恋(gay)分别出现了29、30及28次。“变性恐惧症(transphobia)”和“双性恋恐惧症(biphobia)”各出现2次。奇怪的是,“同性恋恐惧症(homophobia)”只出现了3次。“性别(gender)”一词出现了100次,包括21次提到“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

工党全力支持LGBTQI议题将冒巨大政治风险,因为这将疏远他们在各族裔的许多支持者。历史上,工党在各族裔的支持者一直是社会保守人士。但是,工党现在似乎不再想顾及这些保守选民了。

让社会保守选民反感的还包括,工党在其政策文件里承诺将执行《日惹原则(Yogyakarta Principles)》,在政府文件中,如出生证和驾照等,抹去性别一栏。工党还承诺在学校开设各类性教育课程,传授同性恋内容,如性别像液体,不是固定的,没人能告诉小孩的性别是男是女,这得由小孩自己决定想要什么性别。

“安全学校(safe school)”项目带来很多争议,自由党政府切断了联邦对它的资金援助,但工党会重新将其引进,他们似乎决意要把这些同性恋意识灌输给孩子们。于是,家长们面临的问题是,如果上不起私校,就得让子女在公校里面被迫接受这样的性教育,这导致很多儿童性混乱。

工党已经决定在公校的性教育课程里加入LGBTQI的内容。为了赢得LGBTQI选票,工党还承诺全部报销变性手术以及随后的荷尔蒙疗程费用。

LGBTQI运动的过激之处在于它不能容忍任何不认同他们的人,动不动就把不同意见者告上反歧视法庭。霍巴特(Hobart)大主教  Archbishop Porteous只因给父母散发关于基督教堂关于婚姻的小册子,就被告上塔州反歧视法庭;而珀斯的摄影师Jason Tey,仅仅因为对其客户说不赞成同性婚姻,也被告上西澳的平等机会委员会(the Equal Opportunity Commission)。

联邦性歧视法案(the Federal Sex Discrimination Act)给予宗教团体(包括教会学校)豁免权。但绿党一直想将之取消,现在,工党也加入了绿党阵营。

如果失去豁免权,教会学校将不可能维持其宗教影响,因为他们不能要求老师去塑造学校所传授和体现的信仰价值。取消豁免权,教会学校还能不能继续开设传统上的性教育课程亦成为问题。基督教、穆斯林和其它信仰都认为同性性行为在道德上是错误的,这些观点是否还能教就会成为问题。工党称宗教信仰不能成为歧视的理由,工党这些政策应当引起信仰人士的密切关注。

假如工党赢得这次联邦大选,它将在绿党的支持下,实施这些激进的社会政策。绿党一直以来就是这些社会变革的倡导者,但其它党,如澳洲基督徒、澳洲保守党和自由党,都反对这些激进政策,让人感到一丝欣慰。

此次大选,选民的选择将影响到子孙后代。

(作者彼得‧阿贝茨( Peter Abetz)是澳洲基督教游说团西澳分部主席、前西澳州议员(2008-2017)。本文仅反映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纪元。)

责任编辑:周鑫

评论
2019-04-24 7: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