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川普围剿中共的三大军事策略

美军“史坦尼斯号”航空母舰打击群。 (STEVE SMITH / US NAVY / AFP)

美军“史坦尼斯号”航空母舰打击群。 (STEVE SMITH / US NAVY / AFP)

人气: 50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24日讯】川普执政一周年之际,笔者在《军事震慑中共 川普加码》一文中说:加大力度军事震慑中共是川普对华大战略的一个显着特点。现在又过了一年,这个特点不仅更加突出,并且,川普政府还把“军事震慑”提升到了“军事围剿”层次,只是引而不发罢了。本文略述川普政府“军事围剿”中共的三大策略。

上兵伐谋:“绝对优势”策略

中美军事实力差距原本甚大,但中共持续三十年不择手段的追赶,在某些领域已使美国明显感觉到了威胁;而且,中共深藏全球野心,因此川普政府明确表示,美国必须在军事技术领域保持明显优势地位,才能阻止中共改变世界秩序。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显然有这个能力。在“绝对优势”策略(涵盖了美军之前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指引下,过去一年里,川普政府连续出台了几个大动作,给中共制造了空前的战略压力。

其一,组建太空军。2019年2月19日,川普签署一项指令,要求美国国防部起草成立太空军法案,“为组建太空军奠定框架”。白宫当天发布消息说,这是“确保美国主导太空大胆和具有战略性的一步”。川普计划在2020年成立美军第六大军种太空军。太空是科技与经济发展的战略制高点。组建太空军是一项全局性谋划,效应巨大,影响深远,其近期目标是能够进行(有限)太空作战,确保美国太空资产安全;其中期目标是建立太空军事体系,改变现有战争形态;其远期目标,颠覆“核恐怖均衡”,实现美国“绝对安全”。组建太空军的影响将类似于当年里根总统提出的“星球大战计划”。

其二,发展“网军”,放手“网战”。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和太空并列成为美军的第五战场。首先,美军网络司令部自2017年6月升格为联合总部后,又于2018年5月4日从隶属于战略司令部的二级司令部正式升级为最高级别的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执行任务直接向国防部长汇报。

其次,2018年6月,美军参联会颁布《网络空间作战联合条令》升级版;美国网络部队获得国会授权,可以对网络攻击和盗取美国知识产权行为做出攻击;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发布公告,称于6月11日正式废止奥巴马政府时期制定的网络中立法案(这意味着如果需要,美国可让中共网络随时瘫痪)。同年8月,川普废除了奥巴马总统签署的第20号总统令,即“网络交战规则”,将部分决策权下放给国防部长。

再次,2018年9月,川普接连签发《国防部网络空间战略》概要和《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两份重点文件,前者要求美军夺取并保持网络空间优势,保卫美国网络安全,并认定中共为主要威胁;后者被白宫称之为“15年来首份完整清晰的美国国家网络战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我们的手不像在奥巴马政府时被捆得那么紧”,白宫已授权对美国的对手展开“攻击性网络行动”。

其三,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发展中程导弹。今年2月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将于2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启动退约程序。不久,美国防部称不再受《中导条约》限制,开始制造陆基巡航导弹部件;还称计划年内试射两种中程导弹(陆媒认为其未来有极大可能被部署到关岛和日本,以对抗中共的“东风-26”等中程弹道导弹)。

分析普遍认为,美国表面上因不满俄罗斯违约而选择退出《中导条约》,但其背后的考量是要遏制中共无约束发展导弹。

《中导条约》是美、苏两国于1987年签署的双边条约,规定双方须全部销毁所拥有的射程在500至1,000公里之间的短程导弹,以及射程在1,000至5,500公里之间的中程导弹,包括搭载常规与核弹头的导弹、导弹的陆基发射器。

30多年过去了,国际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导条约》并没有得到俄罗斯的遵守(其拒绝销毁Novator 9M729导弹),还间接使得中共成了冷战结束后全球唯一能不受约束且有能力大力研发此类导弹的政权。中共将“导弹看成是其军事战略的支柱”,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建立了全球最大、最多样化的陆基导弹库。其两千多枚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据美国官员称,如果中共是签约国,其中约95%会违反中导条约。而中共既反对美国退约,又反对重新建立一个把自己包括在内的多边条约。

美国参议员卡顿(Tom Cotton)表示,美国退出《中程导弹条约》后,在发展中程导弹的基础上,将重新获得和掌握印太区战略优势,从而有效制衡中共和俄罗斯对该地区的野心和影响。

其次伐交:“联盟”策略

历经二战和冷战,作为国际格局演变的主导性力量,美国建立了庞大的联盟体系。这不仅与美国的超强实力有关,还与美国作为普世价值的信奉者、共和政体的代表者和自由社会的推广者相关联。联盟策略使美国针对战略对手建立起了绝对优势地位,被称为“是我们战略愿景的一个根本基石”。

川普执政以来,一改几十年里美国政府推行的名为“接触+遏制”、实为绥靖的对华政策,直面中共这个深藏全球野心的美国的最大战略威胁,推动国际社会围剿中共。在这过程中,联盟策略得以充分运用。这里仅讲四点。

其一,今年4月初,作为全球最大军事集团成立70周年之际,北约首次将中共威胁问题纳入议程。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演讲,指出北约在今后几十年里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应对中共的崛起,盟国必须根据这一现实做出调整。

事实上,中共潜在威胁范围实在广泛,从北极圈问题(美国和丹麦近期联手阻止了中共投资北极地区格陵兰岛机场的企图)到华为5G安全问题;从中共海外基地日益逼近欧洲及周边地区,已经在希腊、荷兰、比利时和德国4个北约盟国的领土上扎根,到“一带一路”隐含的军事扩张;从“中国军队部署能力增强,离北约国家越来越近”(中共海军相继在2017年和2018年首次派舰艇,分别到波罗地海与地中海参加与俄国海军的联合演习),到中共拒绝参加国际军备控制谈判(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在今年2月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时呼吁),等等。北约正在对中共的所作所为进行评估。评估的结果可能预示着北约这个成立于1949年的军事集团的重心开始东移。

其二,推进印太战略,加强与区域内国家安全合作的力度与层级(主要包括美日韩、美日澳、美印澳三边对话机制,美日、美澳、美印防长外长“2+2”对话,美日印澳四国对话机制、美国-东盟峰会等),尤其重视加快推进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合作以及促进美印安全合作机制化。2018年6月7日,美、日、印、澳四国在新加坡举行第二次安全对话,聚焦互联互通、海上安全、地区秩序与安全等议题。2018年9月6日,美、印举行首次部长级“2+2”对话,美国明确了印度作为其主要防务伙伴的重要性,表示要加强两国间的安全与防务合作与协调,双方签署的“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COMCASA)便是两国安全关系强化的一个重要体现。

此外,北约盟国同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和韩国等理念相同的印太国家开展外交对话,而法国和英国这些北约合作伙伴更在印太地区增加自由航行和飞行行动,协同推进印太战略。

其三,深化美日关系,强化美日同盟的军事及安保功能。日本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邦,而美国是日本外交的核心,强化同盟机制是日本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川普支持日本发展更大的军事实力,给予日本更多的军事发展空间。相比奥巴马政府时期,川普与安倍通话的次数十分频繁,双方领导人相处融洽。川普也将是日本新天皇即位后接见的第一位外国元首。

今年4月19日,美日举行外长、防长“2+2”会议,重申美、日同盟“坚如钢铁”。面对俄国与中共与日俱增的军事实力,双方除发布强化太空、网络领域合作的文件外,更强调针对日本的网络攻击将被视为“武装攻击”,美方将依《美日安保条约》回应;美国在日驻军随时为各种军事行动做准备,保持有效打击能力,美国同意日本发展自己的国防力量;而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直接点名中共“在地缘政治竞争方面野蛮践踏国际规则、规范标准,对我们联盟实现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带来巨大挑战”,称美、日明确“反对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军事化和其它不稳定军事行动”;并重申《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日本控制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日本管辖尖阁诸岛的行为(美国目前承认日本对钓鱼岛拥有行政管理权,因此才表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相关岛屿。美国希望的是中、日和平解决钓鱼岛的主权问题)。

其四,“五眼联盟”。近年,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五国加强了情报共享合作,其主要对象就是中共在海外的动向。据知情人士透露,从2018年初起,“五眼联盟”将对华情报共享范围扩大到了日本、德国等国。路透社认为,这说明一个针对中共扩张政治、经济影响力的跨国联合阵线正在形成。不愿具名的官员更是对路透社表示,合作范围的扩大,某种层面上也意味着传统的“五眼联盟”正在扩张。现今,“五眼联盟”所为的风头最劲的一件事就是阻击华为5G网络的全球扩张。

其次伐兵:“前沿存在”策略

美军是支全球性力量,推行“前沿存在”(或称“前沿威慑”),要求前沿美军不仅能够实施较小规模的应急作战,而且能够在本土兵力的支援下,在关键地区威慑制止潜在对手的军事行动;一旦威慑失败,前沿部队必须能够迅速从威慑态势转为作战态势,迅速挫败同时发生的(两场)重大冲突,并让美国有能力在其中一场冲突中取得决定性胜利。近年来,亚太地区成为美军“前沿存在”的重点。

据中共研究机构发布的《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报告(2016)》,截至2015年,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了36.8万人的兵力,占美军全部海外军力的比重超过50%;设有7个基地群,占其海外基地总数(587个)近一半,虽然没有在东南亚和大洋洲建立永久性基地,但已通过轮换部署、舰艇访问、联合军演等方式实现了军力部署;美军正逐步将其最先进的水面舰艇部署到亚太地区;中共已成为美国实施抵近侦察活动频率最高、范围最广、形式最多的目标。

川普执政以来,将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升级为“印太战略”。2018年5月,美军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nited States Pacific Command)更名为美国印太司令部(United States Indo-Pacific Command)。这表明将印太地区作为整体进行战略对待,印度洋地区的战略地位上升;同时,这也透露出美军将加大力度推行“由海向陆”的战略。

西太平洋的关岛、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港和印度洋中部的迪戈加西亚岛三地形成的“v型”军事存在,将成为美军“印太战略”的支撑点。而美军在加大海空力量威慑的同时,还将在印太两个地区同等实施陆上威慑:一方面减少在日本、韩国的陆上力量存在规模,另一方面则加大在东南亚、南亚和中亚地区的美军陆上存在,如建立军事基地、加大军事演习规模和强度等。从军事部署角度看,美军在印太地区军事存在的大致轮廓与结构正在快速形成中,构成了对中共的“战略合围”。

在“印太战略”指引下,美军显着提升在印太地区的“前沿存在”,其表现主要有四:

其一,大批最新的高精尖武器和先进军舰优先部属印太战区。例如,2018年5月14日,米利厄斯号(USS Milius)驱逐舰被派往日本横须贺港,这是第三舰队第三艘完成神盾基线9型战斗系统更新并被派驻第七舰队的驱逐舰。又如,2018年10月4日,美军印太司令部宣布,美国空军刚刚完成了B-2隐形战略轰炸机在夏威夷的首次常态化部署(之前美军经常以轮调的方式将B-2战略轰炸机派驻关岛)。

其二,在印太战区展开多种类型的军事演习,积极运用和验证各类新型作战概念。近期,美军颇为重视两类作战新概念的验证与演练:一是美国空军提出的“快速猛禽”概念,突出机动部署;另一个是美国海军提出的“火力加强版远征打击大队”概念,优化两栖作战。通过前沿部署和军力投送,确保全球警戒、全球到达是美军长期以来致力于实现的目标。纵观美军近年来热推的作战概念,其战略意图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完善兵力投送模式、提高作战效率;二是强化全球公域进入与行动自由;三是破解“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

其三,增强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行动。2018年美军明显加大“自由航行行动”力度,基本保持每8周一次的频率。同时,美军还大幅强化战略威慑和前沿存在。粗略统计,2018年美军先后有4个航母打击群、4个两栖戒备大队以及多艘核潜艇、30架次B-52H轰炸机前往南海及周边地区开展战略威慑活动。

其四,美军舰穿越台湾海峡常态化。今年3月24日至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科蒂斯·威尔伯”(USS Curtis Wilbur)号导弹驱逐舰和“巴索夫”号海警船(USCGC Bertholf)“例行”通过了台湾海峡。这是美国军舰过去三个月来至少第三次穿越台湾海峡。自从去年7月以来,美国军舰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至少已经六次穿越台湾海峡,而此前美军舰船穿过这一海峡的频率据信是一年一次(蔡英文执政以来,中共骤然加大打压力度,川普政府坚定支持台湾,提升美台军事关系,至今年4月已第三次批准对台军售)。

川普政府围剿中共,在军事领域除了积极推行上述三大策略之外,2018年以来还有两个重大行动。一是2018年5月,鉴于中共在南海“持续军事化”造成局势不稳,撤回邀请,拒绝让中共参加两年一度的环太平洋军演(之前中共已两度参加);今年4月23日,中共海军成立70周年在青岛举行阅舰式,美国也拒派军舰参加。二是2018年9月20日,因中共军方购买俄罗斯军火违反了美国2017年颁布的全面制裁法,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中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及其部长李尚福实施制裁。李尚福成为首位遭外国制裁的中共将领。这两个行动都是对中共的沉重一击。

综上所述,川普在围剿中共问题上表现出了其决心与勇气,而其军事布局已取得了大幅进展,中共如陷“十面埋伏”。

众所周知,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川普的卓越领导下,美军已取得了重大战果(例如一度嚣张的“伊斯兰国”,两年就被基本消灭),美军实力也将获得历史性的发展。可以预计,中美军力差距将急剧拉大,美国对中共的埋伏圈将日益缩紧。

走出“通俄门”阴影的川普,连任总统当是意料中事,其所肩负的美国终极使命——领导国际社会围剿中共这个残余社会主义政权,正在逐步实现。#

责任编辑:林诗远

  • 推荐
评论
2019-04-24 10: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