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廿年前四•二五上访 亲历者讲述当年真相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图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明慧网)

人气: 15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今年的4月25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整整20周年的日子,然而,在中共的污蔑造谣和封锁真相下,还是有许多中国人听信中共宣传,说法轮功有组织上访、包围中南海等。今天,两位法轮功学员将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让您对此有一个新的了解。

有组织上访

现居加拿大、原中国兵器工业部下属一家医院的中医师冉奉云说:“4月24日晚上,一位老阿姨告诉我,天津公安无辜抓了我们45位学员,天津不解决,叫北京解决,我就问阿姨怎么办,她说,明天她会去国务院信访办,我说我也去,因为我们都是炼功做好人,抓他们跟抓我是一样的感受,之后我就问了信访办的地址、怎么坐车去。”

2017年4月22日,中医师冉奉云在温哥华艺术馆前,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唐风/大纪元)

天津抓人的起因是,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教育博览》刊登了一篇中科院何祚庥写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文章,何祚庥在文章中称身边有练“法轮功”的“被送入精神病院”等歪曲事实的言论,18日开始,陆续有天津当地法轮功学员去出版社反映真实情况,讲述自己炼功之后的亲身感受,出版社了解之后开始承认错误,但后来一夜之间又反悔,随后的23日,天津公安出动300多名防暴警察开始抓人。

冉奉云说,何祚庥在文章中说青少年不适合炼功,我觉得说的不符合事实,“我觉得炼功非常好,当时我上学很紧张、要记的东西很多,又记不住,压力很大,但每次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头脑清晰,而且书中讲的做人的道理,就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心态变得很平和,而且思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加上炼功后,身体很健康,身体也越来越轻松,精力很充沛,跟我一起上课的同学也有炼功的,我们在一起交流的时候都谈到同样的感受。”

冉奉云第二天(25日)早上8点多自己乘车到达信访办,当时已经有很多学员在那里排队,“我在北医三院马路旁的人行路边,学员有看书的、有炼功的,大家都很安静,平和,警察聊着天,远远地看着我们,不久有学员拿着塑料袋搜集垃圾,告诉我们哪里有卫生间,学员自发把环境维持得很好。也有好奇的人看到站着这多人就来问发生什么情况,学员也只是解释,交通各方面都很正常,秩序非常好。”

冉奉云讲述了他当时的心情:“我们自己看书炼功都有体会,都觉得这个功法非常好,何祚庥写这篇文章你不能歪曲事实,说的不是那么回事,那学员去告诉真相,讲自己的感受,你就抓人,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去国务院向领导人反映情况,这个事情要解决,所以,我自己就来了。”

沈阳抚顺法轮功学员小羽说:“其实,那个时候我们这边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天津发生的事情的,我们离京津比较远,当时通讯并不很发达,只是发现政府莫名其妙地打压和干扰炼功,最后我们就开始自己逐级上访。”

小羽那年是一名17岁的高中生,两年前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从小就信佛、相信人要修炼,就一直在找,先是找到佛教,1997年的时候,有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只有法轮功才能让我真正的修炼,之后我抱着对所有佛的尊敬给法轮功师父敬香,当时我的天目就开了,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小羽说,1999年4月下旬开始,政府突然不准我们到户外炼功,“当时抚顺地区的炼功点,有的被不明的人泼水,也有警察到炼功点驱散学员,但都不说明为什么这样做。之后,大家就自愿去抚顺市政府反映情况,但市政府说不管,要去省政府解决。”

小羽和她妈妈,以及另外两名学员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省级政府沈阳上访,途中在一个高速收费站被拦截,他们发现很多车都被拦截在这里,原来都是要去沈阳上访的各地区不同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之后,政府用大客车把他们拉到南洋武警学院。

“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已经有很多学员坐在那里了,有的还背着行囊,都是半路被拦截下来的。大家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消息。当时大家的想法是,市政府把我们拉回来肯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当时我们对政府都抱着希望。不久,突然又来了很多记者,扛着摄像机对我们进行拍摄。”小羽说。

第二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填表登记,之后被送到抚顺的女子戒毒所,“当时折腾一天一宿,一直不给饭吃,很多老人饿得都没有力气,警察却说我们不遵纪守法,不给吃饭是对我们的教训,但又说不出来我们哪方面不守法,最后要大家保证不再上访才放我们回家,但不让炼功的问题却不给解决。直到黄昏我们回到各自的家。”她说。

小羽说,回家之后,大部分人决定还要去北京上访,“因为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不让去省政府,而市政府又不管,那我们去北京信访局上访,我们认为肯定是当地政府瞒着高层,这件事情我们相信国家能帮我们解决,大家抱着乐观的态度打算去北京上访。”

小羽表示,他们后来因为填了表的原因,很多人的电话被监控,去北京的消息被泄露,包括她在内的很多学员被以扰乱治安的罪名相继被关进了劳教所。

小羽说,她当时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央视新闻联播曾报导说,“4‧25”全国各地来了很多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访,还说当局对气功没有进行打压,请广大的民众不要听信谣言、不要担心、不要恐慌,都回去,不要往北京跑。“意思是国家没有下文件不让我们炼功,各地政府的行为不是接受国家命令的,当时我非常开心,国家没说不要我们炼功,而那时很多人才知道天津发生的事情。”

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并非始于“4‧25”。1997年初,政法委书记罗干就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但调查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

1998年5月23日,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就气功管理问题采访何祚庥,何祚庥当时就公开抨击法轮功。

包围中南海

“4‧25”大上访当天,在时任总理朱镕基的指示下,遭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问题得到了和平解决,法轮功学员自行散去。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明慧网)

不过,3个月后的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发起对法轮功全面的镇压,把当初法轮功和平上访污蔑是“围攻中南海”。

冉奉云说,法轮功学员去出版社讲真相、讲亲身感受的时候,对方已经承认错误答应要纠正,但后来又变卦不承认,武警随后开始抓人,“这个本身就让人感到中共已经开始设下圈套,因为天津敢这样做说明后面是有人支持的,他们说天津解决不了,要向上级反映,那上级就是中央国务院信访办。”

在天津当局非法抓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后,天津市政府向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说,抓捕是北京的命令,并鼓励学员去北京。

冉奉云表示,他去的当天早上就有学员说,警察把上访的学员往那边(中南海)带,“而法轮功学员平常对政治都不敢兴趣,只是觉得抓人这件事要找领导,具体怎么去找不知道,这时就有警察带路,大家就跟着警察的安排走过去了。”

小羽也表示,有不少外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事后回忆,他们当时到北京后并不知道信访局在哪里,而北京火车站当时就有很多警车,“警察问你是去上访的吗,然后直接给你拉到中南海信访局,让大家站成排,围住了中南海,然后给录了像。”

小羽说,当时的新闻里明明说没有下任何文件和法律条文不让我们炼功。“但是,万万没想到,7月份就把我们定成X教,这完全是一场骗局。”#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4-25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