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4‧25上访 天津法轮功学员述经历 见证奇景

人气: 6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谭雅加拿大蒙特利尔报导)史诗般的“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大上访已过去20年,但来自天津的法轮功学员郝玉秀,对当年春天那一个星期里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

1999年4月16日,星期五。那天,上中学的女儿从学校带回一本杂志,拿给郝玉秀看,杂志名叫《青少年科技博览》,是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的刊物,学校里很多学生都订阅了。那期杂志首篇即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所写文章,无中生有,诋毁法轮功

“女儿对我说,她一看到那篇文章就难过得落泪了。”那时郝玉秀和女儿修炼已经两年多,郝玉秀的丈夫老韩已修炼四个年头,一家人都很受益,特别是老韩,多年严重的胃溃疡不治而愈。

郝玉秀看了女儿递过来的文章,她心想:这文章说的完全不属实,自己有责任去编辑部反映情况,纠正文章中的不实。

郝玉秀在天津护士协会工作,当时正在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共同整理编写“天津学员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一百例”,为了考证案例的真实性,他们对每个案例进行核实,亲眼见证了绝症患者修炼法轮功后重获健康的事实。

4月19日星期一早上8点,郝玉秀来到杂志的出版单位天津教育学院,到那一看不少学员都来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去了,因为都是炼功后受益了,都觉得应该说句公道话。”

教育学院编辑部安排了一个大的会议室,并派工作人员与学员们座谈。学员们讲述了自己修大法后,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疾病痊愈的亲身经历。有不少人提到他们以前患过的不治之症如白血病、胃癌肝癌等都在修炼后痊愈了。

座谈过程气氛活跃、融洽。工作人员非常受感动,当即表示会立刻向领导汇报,转天给予答复。

4月20日星期二早上8点,郝玉秀来到教育学院听答复,不曾想教育学院方面的态度180度大转弯,对法轮功学员不予理睬。

“时间一点点过去,教育学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学员,大家都很平和,秩序井然地站在教育学院的前院、后院和操场上静静地等待着教育学院的答复。”

接下来的两天,郝玉秀仍每天来到教育学院,和其他学员一起静静等待答复。到了星期四,公安出现了,在高楼上架起了摄像头,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恐怖。但郝玉秀心里保持平静:我们修炼人都在做好人,杂志上的文章是在诬陷,我们只是说明情况,讨个公道。

4月23日星期五,她回单位上班,下班途中遇到其他学员,才得知当天教育学院已被警察清场,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打被抓。听闻这个消息,郝玉秀很着急,马上赶到教育学院,一看那里到处是警察,学院已被封锁不准进入。当得知原在教育学院院内的学员全部去了天津市委,她随即赶到那里。

在天津市委那儿,“街道两侧站满了学员,一直排到很远,这么多人,还是那么地安静平和,没有忿忿不平,还是保持着气氛祥和。”

当天深夜,公安提出次日即4月24日早8点在教育学院与代表座谈,让大家马上撤离,“出于对国家和公安的信任,我们都离开了。”

4月24日星期六早上8点,郝玉秀准时来到教育学院准备参加座谈,谁知那里到处都是警察,转了几圈,都被警察截住不让进入,说是“没有接到通知,不知道座谈这回事。”郝玉秀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国家政府怎么能说谎欺骗民众呢?

教育学院进不去,她就只好回家了,心里为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担心,却不知该怎么办。

第二天,4月25日清晨,她听说,有法轮功学员们当天自发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因为天津市府说,这事他们解决不了,国安已经介入,没有北京的授权,天津不会放人,要解决问题就得到北京去。

听到这个消息后,郝玉秀和先生老韩即刻赶到天津火车站,却发现所有去北京方向的列车车票全部停售,于是打了一辆出租车赶赴北京。

北京天空出现奇景

到了北京,出租车司机让他们在天安门附近的一条街下了车。正当他俩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时,看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走来,形成一股人流。他们顺着人流默默地走,来到府右街。那时府右街边道已经站满学员,她按顺序站在了府右街拐向长安街的位置。

“现场的学员,无论男女老少都静静的,有的看书,有的打坐,大家把行人走道也留出来了,也没有影响交通。后来中共用‘围攻’一词是很可笑的,学员们没有任何过激行为。”郝玉秀说。

期间,有两三个路过的老北京人好心地跟她说:“你们还不赶紧走,共产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十年前,学生们就是在这条街上被镇压的,弄不好就机关枪突突上了……”不过法轮功学员没有离开。

下午3点左右,郝玉秀忽然看到从天空降下无数的法轮,五颜六色,非常殊胜壮观,就连一个过路人也在说:哎呀,太漂亮了!我一生中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象。

后来听说,时任总理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傍晚8点左右传来消息说,天津问题已得到解决,法轮功学员代表提出的三个条件都已得到圆满答复,大家可以撤离。这三个条件是:第一,释放被天津警察非法关押的45名法轮功学员;第二,给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宽松的炼功环境;第三,可公开出版法轮功书籍。

听到这个消息,郝玉秀心里很高兴——事情终于得到了解决。

天津学员是最后离开现场的。因为等车地点变化,郝玉秀和其他天津学员沿着府右街、长安街走了一圈,“我发现所有的路面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点都看不出有上万人在这里待过的痕迹。”

夜里11点,八十多位天津学员乘坐着北京安排的两辆公交车离开了。那一晚,可以用漫漫长夜来形容,仅仅120公里的车程,却整整颠簸了一宿,车子仿佛沉重得要开不动了,发出异常的吭吭声,就好像预示着将要到来的什么不祥之兆。

到达天津时是早上6点钟,路灯已经熄灭,天亮了。学员们下车时,天津警察在车门边端着摄像机,一个一个地录像。

【后记】3个月后,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郝玉秀坚持不懈地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先后两次被关进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闯过了生死的鬼门关。2017年,郝玉秀和先生老韩离开中国,来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
2019-04-27 7: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