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情诗 美得醉了

文/杜若

虽然情已到深处,那个最爱的她还是不见了踪影,或许缘分太浅,以致音信杳无,只留下一场幽梦,千古情人独自痴情。(羊妹/大纪元)

  人气: 48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从古至今,世人对爱的祝福从未减弱,也从未停止。在没有电子产品的年代,有些古人不仅情商高,智商更是了得,能把成串的中药名编入诗中,向心仪的她(或他)表达爱慕之意,或者向至亲好友表达祝福之情,这样的情诗药香飘飘,怡人悦心,很有治愈能力呢。

相思意已深 还无回乡曲

宋朝陈亚写过一首《生查子‧闺情》曰:
“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字字苦参商,故要槟郎读。
分明记得约当归,远至樱桃熟。何事菊花时?犹未回乡曲。”

全诗以中药的谐音或本名,比如“相思子、意已(薏苡)、白纸(白芷)、苦参、槟榔、当归、远志、菊花、茴香”等这几味中药,细腻地描绘出闺中少妇倾诉相思之苦,苦盼郎君回家的幽怨与长情。读来药香飘飘,深情款款。

清 钱维城《菊花》。(公有领域)

离情抑郁 最苦参商

南宋词人辛弃疾作《满庭芳·静夜思》云:
“云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流黄。柏影桂枝交映,从容起,弄水银塘。连翘首,惊过半夏,凉透薄荷裳。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老菊花黄。”

全词采用了云母、珍珠、防风、沉香、郁金、硫黄、柏叶、桂枝、苁蓉、半夏、 薄荷、钩藤、常山、独活、乌头、苦参、当归、茱萸、熟地、菊花等24味中药名。辛弃疾既有豪气冲天的一面,也有剪不断的儿女情长。他对月思乡,想念妻子,以一连串的中药名契合满腔的思妻之情,浑然一体,自然天成。

打开牡蛎与珍珠(fotolia)
珍珠。(Fotolia)

莫把情书当破纸 白芷写不尽离情

明朝冯梦龙也曾以中药名写过一封情书,读来颇为诙谐:
“你说我负了心,无凭枳实,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细辛将奴想,厚朴你自知 ,莫把我情书也当破故纸。想人参最是离别恨,只为甘草口甜甜地哄到如今,黄连心苦苦嚅为伊耽闷,白芷儿写不尽离情字,嘱咐使君子,切莫做负恩人。你果是半夏当归也,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地等。”

这封情书采用的中药名极巧,虽然药性不同,寒热有别,放在一起没有违和,反而贴切地表达作者的心声。情书所用中药,包括枳实、地骨皮(枸杞皮)、威灵仙、细辛、厚朴、破故纸(补骨脂)、人参、甘草、黄连、白芷、使君子、半夏、当归、天南星等14种,淋漓尽致倾吐昔日立下的山盟海誓,对爱的无限眷恋。

如果对方能够回来,他愿意对着天南星彻夜等待,那份真心可待。然而,虽然情已到深处,那个最爱的她还是不见了踪影,或许缘分太浅,以致音信杳无,只留下一场幽梦,千古情人独自痴情。@*#

清 门应兆补绘 萧云从《离骚图下册‧白芷》。(公有领域)
清 门应兆补绘 萧云从《离骚图下册‧白芷》。(公有领域)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时间意识、历史认知、生命态度及其对自然的钟情与探索。豪迈、壮阔、悲叹、思念、离愁,都倾注于脉脉清流,且随岁月奔涌。唯有汉字的独特与非凡,方能成就如此深沉、优雅、灵动的意境。
  • 辛弃疾的长短句,翻卷百般情怀:挑灯看剑、沙场点兵的骁勇,遥望长安、壮志难酬的悲愤,华发苍颜、登楼怀古的苍凉,灯火阑珊处的冷峻高洁,凄风冷雨时的沉吟梦回,还有那飘散在飞花、清辉间的点点闲愁。
  • 青山能遮挡视线,却挡不住滔滔江水向东流去。比喻百折不挠的决心,或历史大势的走向不可阻挡。语出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 读中国的旧诗,就不能平板地读,而是要按照旧诗的平仄读,而且要学会吟诵,当吟诵得很多很熟的时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学会了作诗。
  • 后来帝放宫女三千人,韩氏寄寓于族人韩泳的家中,而韩泳作媒将之嫁给于祐,两人成亲后,各取红叶相示,对于命运的安排而感叹不已。
  • 红豆又名相思子,相传汉代闽越国有一男子被征召去守护边疆,后来同去的人都回来了,只有他没有音讯,他的妻子终日立于路口的树下,朝暮盼望,最后倚树泣血而亡。而那棵树上忽然结了荚果,剥开后出现了黑红相间晶莹鲜艳的种子,因名相思子。
  • 苏东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晋京赶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那年苏东坡十八岁王弗十五岁。王弗是个很贤淑、精明、内向的人,与苏东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补。
  • 其所着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叙述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故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为唐人传奇中之名篇,也为后世元曲“西厢记”的篮本。据后人推测,此是元稹个人之写实故事,并认为他为依附权势而负心另娶名门闺秀-京兆尹的女儿韦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