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了下一代 港人上街抗恶法 向中共说不

拒绝修订逃犯条例引渡港人 促林郑、李家超下台

继上月底超过万人上街反引渡恶法后,在占中九子案被判刑后,民阵及民主派团体不足一个月内发起第二次大游行,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人气: 21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梁珍香港报导)28日13万市民上街反对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恶法破坏一国两制,参加的市民来自不同的年龄层,为了下一代很多家长们带着子女游行。除了反对修例外,“林郑月娥下台”、“李家超下台”的声音不时在游行队伍中出现。有游行人士批评中共近年为保政权箝制港人自由,侵害香港,一些当年由大陆逃难到香港的人感受更深,部分游行人士更高呼“打倒共产党”。

80多岁的曹伯自称是《大纪元》的忠实读者,他强调自己年纪大还是要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他自己在1962年“大逃亡”时逃到香港,就是为了离开共产党,假若修订通过了,就没有自由了。“现在到最后一步,如果再不出来,我一点也不害怕,都80几岁了,但关乎后代的胜负。”他相信中共接连推出恶法是因为已经无路可走了,“共产党老虎已经死了,苏联已经变了俄罗斯,还有什么需要说,不需要说的。我读小学六年级,在共产党刚刚1949年的时间,从头到尾所有运动我都看过,不过最后一个,文化大革命我已经逃出来了,幸好有命出来。”

曹伯。(蔡雯文/大纪元)

唐女士带着10岁的孙子上街,她说:“几十年来都越来越觉得香港变了,因为我六四的时候都已经感觉到不好的了,现在越来越坏。”她批评中共是权霸,“欺负我们香港人。”

唐女士带着10岁的孙子上街。(蔡雯文/大纪元)

已退休的曾先生拄着两个枴杖上街,旁边市民也为他加油,“尽市民责任了……有用无用都要的了,因为我们生于斯长于斯。”他直言修例影响每位港人,“因为大陆随时因为某一个原因,就罗织一些罪行,表面上好似成立的,然后押你上去,所谓的合法的那些手段去捉你,他不喜欢的人都可以。无论商界和我们这些社运人士都是的了。”

曾先生撑着两个枴杖上街。(蔡雯文/大纪元)

梁同学:中共无法欺骗港人

梁同学。(蔡雯文/大纪元)

中五学生梁同学认为作为学生有责任出声。“我们之后都会带着香港,轮到我们做的嘛,我们绝对有这个责任去维持香港的自由。现在这样的‘送中’条例,是令到我们自己根本上是将枪交给别人,指着我们的太阳穴……变成我们全部人的痛脚都给人抓住,没有一个香港人可以脱离这个恐惧。”

他认为中共恐惧港人是因为港人资讯太发达,中共无法欺骗。“我们自己是受过教育的,我们知道自由、我们知道这些东西。大陆那些全部都是由小教到大的,全部都是经过洗脑教育教出来的,当然没有人会出声。”又说:“他们的政权根本来得不义,所以由头到尾那么多年都那么怕。最怕就是人民站出来,如果不是六四都不用开坦克车了。”

梁先生:林郑将港人置于危地

梁先生。(梁珍/大纪元)

60岁的梁先生批发界出身,他以“吞并”形容中共与香港的关系,“它吞并了香港的主权,但是关于治权方面,它承诺是自治的,但是也是做了手脚的,因为它用了高度自治。因为高度这个词是很含糊的”。他认为目前港府只是傀儡政府,若非中共授意,林郑并无胆量提出《逃犯条例》修订,“因为她的这个举动,用我们南方人的说法来讲是‘犯众憎’。她应该是将全香港的人,不分男女、不分左右派别,总之就是将所有人的都至于危地。”

今年60岁的梁先生提及自己曾受共产党折磨,致使曾经的人生十分坎坷,而自己对中共的本质亦有深刻了解,“共产党的本质就两点,一个就是暴力、一个就是谎言。它这两样本质就注定了它是邪恶的。”

梁先生又强调,港人理应出来抗争,因香港一直都是一个过客文化,很多人都是逃难,为了逃避暴政而来到香港,有人会选择离开,但今天的香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走。他担心中共继续渗透本地社会,倘若港人不出来抗争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我们不抗争,将来就是现在大陆的新疆集中营等着我们,所以是轮不到我们怕的。”

为后代家长携子女抗恶法

民阵反逃犯条例游行
叶先生和太太带着2名年幼子女参加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担任社工的叶先生和太太带着2名年幼子女参加游行。游行人多很挤,叶先生一家走到湾仔地铁站时,已花了两个多小时,两个孩子都略有些疲态,4岁的哥哥更和2岁的妹妹同挤在一辆婴儿车上,由父母推着前行。叶先生强调为反对引渡恶法,再辛苦也要来,已准备了伞和食物以备不时之需。“我觉得这是一条恶法,其实大家都对大陆还没有信心,它在短时间内没有咨询就要强行通过一条恶法。”

他接着说将来子女在香港生活,希望社会安稳、有很独立、很好的司法制度,但现时一国两制完全变成了一国一制,担心孩子在香港长大到底会不会安稳,生活是否有信心。他坦言现在的政府越来越“恶”,但无论怎样都要走出来,“该做的还是要做”。

另一名社工邱小姐怀抱16个月的女儿游行。她说,“逃犯条例对于香港法制的破坏更胜23条,所以我也担心香港的将来,也会担心下一代的未来。”她坦言如果引渡恶法通过,将来也会考虑移民或者做其它打算,又指现在中共政府对于香港的管治也是严厉了很多,所以不论结果如何,也会走出来。

民阵反逃犯条例游行
邱小姐怀抱16个月的女儿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10岁的庄小朋友和9岁弟弟,在母亲带领下参加游行,并自制展板,写上“贪腐最强、冤狱大国”、“处处被监控、人人皆逃犯”以及“去年洗头艇、明年莫须有”等字眼。庄小朋友说,今次已是第5次上街反对不民主的条例,今次则是“担心中国(共)冤枉人。”

民阵反逃犯条例游行
10岁的庄小朋友和9岁弟弟,在母亲带领下参加游行,并自制展板。(宋碧龙/大纪元)

朱凯廸:林郑李家超要问责下台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表示,修订《逃犯条例》与23条影响一样。“所以很多商界、新闻界不同的行业、外国政府也都是好似2003年那样,那么大规模的那样出声,现在你看到形势其实很似的。”又指“送中”条例伤了香港人重要的基础,不可以通过,“所以现在这个斗争,一是它死,一是香港人死,我们香港人没有理由要自己死的。”又强调林郑身为特首,是香港人的领袖,理应捍卫港人的权益,不应将港人引渡到大陆审讯,但她将香港的政治前途都赌在修例上,犯了一个没有办法饶恕的政治错误。形容林郑“自掘坟墓”,她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都要负政治责任下台。

李安然:中共为保政权箝制港人自由

李安然。(蔡雯文/大纪元)

法政汇思召集人为李安然认为,这么多人上街反映问题很严重。“大家真的‘顶唔顺’,就算可能觉得对香港很失望了,但今次一定都要走出来。”他直言中共为了保政权近年来一直箝制港人的自由,他相信越多人上街是有用的。“能够持续发酵这件事,就可以令到更加多的国际社会成员都去发声,自然就给到更加大压力给香港政府的。所以我认为游行是有用的。”

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强调上街不仅是为了IT界,而是恶法影响所有港人。“是对整个香港的一国两制,对每一个香港人都有影响,将大陆的法例拿来香港实施。这个是我们整个一国两制没有了。所以我想今日你见到那么多人出来,其实大家开始明白了,开始紧张了。”他认为接下来就要看林郑是听民意还是为北京做事。

刘细良批借机融合中港司法制度

民阵反逃犯条例游行
刘细良。(宋碧龙/大纪元)

资深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认为,凶杀案只是政府强推恶法的借口,实际上和凶杀案是无关的,只不过借此来将中港司法制度融合,目的是为了“符合中共的要求,执行中国的任务。”他分析原因有二,一是为了将匿藏香港的中共贪官、富豪以及外逃的人士抓回大陆,另外则是“将香港的人过去对自己一个独立的个人身份认同,一个独特的国际地位取消,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对于能否再现2003年港人成功反对23条恶法的壮举,他回应对香港有信心,“因为我相信香港人”,又相信未来反对浪潮会越来越多。

钟剑华:港府手段卑劣

反逃犯条例游行
钟剑华。(宋碧龙/大纪元)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批评,早在1980年代讨论香港前途问题时,都是说不会和同北京有任何交换逃犯的协议,“当时不是法律漏洞,是一个屏障。”现时政府借台湾的凶杀案达到政治目的的作法很卑劣。钟剑华担忧,如果条例通过,在北京政府要求下,港府没有任何力量去抵挡北京的要求,一旦打破障碍,后果将不堪设想。“香港的言论空间、自由,一些所谓反对派,一些争取民主的声音,就更加没有空间。”◇#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