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 二等奖获奖作品

【征文】千百度:上古三代时期的天命观(5)

所谓“天命靡常”,就是说天高高在上,无所不能。(公有领域)

人气: 11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接前文

所谓“天命靡常”,就是说天高高在上,无所不能,他可以把“大命”赋予某个王朝,也可收回它,给与另一个王朝。所以天命不是永恒的,是会更改转移的。

但在周人看来,天命的更改转移又不是偶然的、随意的,而是有原因、有根据的。那么导致、决定天命更改转移的原因和根据究竟是什么呢?既然更改转移天命的权力是掌握在上天而不是君王手里,那么君王对天的态度,或者说他们敬不敬天,理所当然就成了导致、决定天命更改转移的原因和根据。敬天,君王就能得到上天的佑助,获得、保有天命,王朝就会延续;不敬天,君王就会受到上天的惩罚,丢失天命,王朝就会灭亡。

据《尚书·甘誓》记载,讨伐有扈氏之前,夏启召集了六军的将领,发布了战争动员令。他说:“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意思是说:六军的将士们,我要向你们宣告:有扈氏违背天意,轻视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怠慢甚至抛弃了我们颁布的历法。上天因此要断绝他们的国运,现在我只有奉行上天对他们的惩罚。可见,上天之所以要惩罚有扈氏,是因为他违背了天意,也就是不敬天

据《商书·仲虺之诰》记载,商汤取代夏桀之后,大臣仲虺在解释夏朝灭亡的原因时曾说:“夏王有罪,矫诬上天,以布命于下。”意思就是说夏桀假托天命以行虐民之实,也就是不敬天,犯下了大罪。

那么商朝为何会亡呢?据《尚书·泰誓》记载,武王伐纣时对各路诸侯说,“今殷王纣乃用其妇人之言,自绝于天”,所以,现在我姬发要恭敬地执行上天的惩罚。《逸周书》也说,武王伐纣时归罪纣王的就有“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祗不祀,昏暴商邑百姓”,意即商王帝辛不祭上帝,侮辱神祗性质十分严重,武王伐纣是为了申明天命。可见,导致商亡的是同样是因为不敬天。

正因为如此,商汤的贤相仲虺才对他进言道:“钦崇天道,永保天命”(《商书·仲虺之诰》),意思就是只有恭敬崇尚天道,才能永远保有天命。这也是周朝天命思想有别人前人的一个新内容。

既然上天更改转移天命的依据在于君王敬不敬天,只有敬天才能永保天命,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上天究竟又是根据什么来判定君王敬不敬天的?怎样才叫敬天,怎样才叫不敬天?在周人看来,关键就在于君王有没有德。王有德是为敬天,才会受天命;王无德,就是不敬天,就会丢失天命。所以周公说:“天命靡常,唯德是辅”(《尚书·康诰》),“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尚书 ·蔡仲之命》)。

意思就是说,天命是会转移的,上天不会亲近任何人,他只辅佐有德的人。如此一来,天的意志就与君王的行为联系了起来,形成了一种对应关系。这是周人对天命观的又一大贡献。

或许有人会疑惑:周人在谈论天命时,既强调敬天,又强调有德,这两者之间是否矛盾?其实不矛盾。因为德是上天对君王的要求,是上天衡量一个君王合不合格的标准,因而有德乃是敬天的具体体现和展开,而敬天则是有德的内在本质和最终归宿。换句话说,在天人关系中,“德”是联结两者的纽带。通过强调德的重要性,敬天便不再是抽象空洞的,而有了十分具体的内容。

在周人眼里,夏商两朝之所以到后来都丢失了曾经拥有的天命,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夏桀和商纣都不敬天,之所以说他们都不敬天,就在于他们都无德,从而最终都失去了上天的辅助。

据《尚书·周书》记载,周初成王欲迁都洛阳,先派召公去经营。周公视察洛阳时,召公委托周公上书,告诫成王,应当敬德,使天命长久。“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兹二国命,嗣若功。”

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可不鉴戒夏代,也不可不鉴戒殷代。我不敢知晓说,夏接受天命有长久时间;我也不敢知晓说,夏的国运不会延长。我只知道他们不重视行德,才过早失去了他们的福命。我不敢知晓说,殷接受天命有长久时间;我也不敢知晓说,殷的国运不会延长。我只知道他们不重视行德,才过早失去了他们的福命。

而据《尚书·多士》记载,周公告诫商朝的遗民说:“惟天不畀不明厥德,凡四方小大邦丧,罔非有辞于罚。”意思是说,上帝不把大命给予不勉行德政的人,凡是四方小国大国的灭亡,无人不是怠慢上帝而被惩罚。可见,在周人的价值天平上,有德与无德、敬德与不敬德已经被置于决定国家存亡与否的头等位置。

那么德为何在周人的价值天平上位置如此重要呢?据《尚书·金縢》记载,周武王克商后生病,周公以璧、圭祷告于先王,愿以身代武王,并将祷辞置于金縢之匮,而后武王病愈。及至武王去世,周成王听信谗言一度怀疑冷落周公。

结果上天发怒,为周公鸣不平。“天大雷电以风,禾尽偃,大木斯拔”。可见在周人眼里,天不仅高高在上,无所不能,而且也是有德性,有是非爱憎的。

换句话说,德也是天的内在本性和本质要求。所以一旦人间有“不德”之事,上天就会降下不祥之兆。不难想像,这样的天挑选和辅助的君王必定都是有德之君。

(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评论
2019-07-09 4: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