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脱欧为何困难重重 细解谜团

作者:夏小强

英国脱欧困难重重,至今各方没有达成协议。 (Getty Images)

人气: 294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04日讯】3月29日,英国议会以344票反对、286票支持,第三次否决了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4月1日,英国国会下议院就四项脱欧动议进行表决,包括关税同盟、挪威模式等,但所有议案均未能获得多数支持。接下来,如果英国下议院无法通过脱欧协议,首相特雷莎‧梅需要在4月12日之前向欧盟争取更长的脱欧延期,否则将可能面临无协议脱欧。

自2016年6月23日英国全民公投脱欧之后,脱欧进程一波三折,发展到今天仍然方向不明,脱欧和留欧两个阵营势均力敌,分歧激化。为什么英国脱欧进程这样困难重重?

欧盟成立和欧洲一体化的背景

欧盟的成立,有其历史背景。除去经济因素之外,在政治层面,欧盟是一种和平解决国际冲突的模式,它将数百年来互相争斗的国家聚在了一起,它们现在决定只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其冲突和分歧。其座右铭是“绝不重蹈覆辙”,或者如丘吉尔所说“动口不动手”。

但是,欧盟的成立和发展,还有其深层和意识形态的历史背景。

二战之后,欧洲各国处在左派和社会主义势力的不断攻势之中。德国、法国都是左派政党长期执政:德国是共产党的发源地,社民党(恩格斯和考茨基的党)是魏玛时代的执政党,二战之后从60年代到80年代连续执政16年;法国的戴高乐具有左派倾向。北欧三国奉行近似的社会主义,社民党连续执政六七十年。意大利虽然天主教势力根深蒂固,但在九十年代以后也逐渐左倾化。

欧洲一体化的第一个推手是美国的民主党。1947年3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富布赖特、托马斯,众议员博格斯等在国会提出决议案:“国会赞同在联合国的框架下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1950年后接棒的就是法国、德国这两个左派政党执政的国家。

欧盟的理论推手,当数法兰克福学派和其它“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如哈贝马斯、安东尼‧吉登斯等人。他们声称,欧盟正在实践“现代化的社会民主主义”。最近,当欧盟面临脱欧风暴时,哈贝马斯公开说,绝不能允许欧洲这个“文明社会的项目”失败,全球共同体很有必要,“如果欧洲项目失败,多久能回到现在的水平就是个问题。还记得1848年的德国革命:革命失败后,我们花了100年时间重新达到与革命时期同样的民主水平。”撇开“民主”之类的修饰词,这是将欧盟的性质与马克思、恩格斯亲自参与的“1848年革命”等同起来,其对左派的重要可想而知。

法兰克福学派对欧美左派最大的贡献是从理论上开启了“反文化”运动,用激进的女权主义、LGBT、毒品、暴力犯罪、性革命、迷幻摇滚等形式将文化马克思主义变成叛逆思潮,让年轻人站起来反对四五十年代父辈的价值观,包括反冷战、反越战、反基督教、反种族隔离等等。

从根本上来讲,欧盟的理念是先将欧洲一体化,再进而将全球推向一体化,逐步实现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超级乌托邦理念。

撒切尔夫人的反击

左派推动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在四十年间经历的一次挫折,来自于英国保守派领袖撒切尔夫人。她坚决反对欧洲统一货币,认为欧盟是“社会福利政策的试验品”,建立欧元区“可能是当代最愚蠢的举动”。

撒切尔夫人当初一直无法容忍英镑要用欧元结算。在以首相身份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中,撒切尔夫人指出放弃财政主权的危险,“我们将要拥有一种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连利率都不能由自己来决定的统一货币吗?”下台后,撒切尔夫人仍孜孜不倦地告诫英国民众:“英镑加入欧元体系是出卖英国的主权”、“英国放弃自己的货币永远都是个错误”,“我认为,不管是从经济、政治还是社会发展方面来看,单一货币政策是注定要失败的,尽管什么时候失败、失败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现在还不清楚。”

1979年撒切尔出任首相时,接手了一个烂摊子,一个“无法管理的国家”。英国在工党长期实行的福利制度下已接近瘫痪。产业的国营程度接近东德,缺乏活力。英国经济陷入严重滞胀,收入税高达83%,GDP增长率不足2%,通货膨胀率则有22%,失业率居高不下。而受纵容的工会还在罢工,要求制定保护条款、要求加薪,使通胀愈演愈烈。

撒切尔夫人推出全新的预算案:大规模减税、大规模减少公共开支、大规模出售国企、大规模出售公租房,同时将“国企”全盘“民营化”。反对改革的内阁成员被她无情撤换。在保守党大会上,她训斥党内的温和派(建制派)是“爬不动的螃蟹”。不甘心失败的工会发起了1980年和1984年大罢工,左派组织也在城市里发动骚乱,悉数被其铁腕镇压。

撒切尔夫人大刀阔斧的改革,使战后英国再次崛起。产业私有化,自由市场经济,激活了经济;削弱工会,降低了解雇成本;削减福利和政府开支,降低税收(个人所得税的基本税率从33%减到25%,最高税率从83%减少到40%),重建了英国的中产阶层;采取稳健的金融政策,让伦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整个80年代,英国GDP增速达5%,通胀率则下降到4%,普通居民持有大企业股票的比例从7%上升到20%……一部纪录片如此形容撒切尔时代的英国:“人民富有了:买房子,消费,跳舞唱歌喝酒。”BBC则用一句话赞扬铁娘子的功绩:“撒切尔夫人挽救了英国经济。”(以上部分内容选自《沉默克:川普的生死之战:详解贸易战谜局》一文)

英国和欧盟

 孤悬海外的英国,也没有避免左派当道的命运。早在1924年,苏共政治局成员、共产国际主席季诺维也夫曾致信英国共产党,要求不惜一切支持工党赢得大选上台执政。二战期间,保守党与工党合组战时联合政府,首相丘吉尔的注意力集中于海外和军事,国内事务由工党副首相艾德礼主持。工党趁此机会大肆宣扬福利主义、社会保障体系、企业国有化,并声称社会主义在英国不是乌托邦,很快就能实现。

1945年,工党靠着这套模仿苏联计划经济的政纲赢得大选,丘吉尔和保守党黯然下台。1947年,工党宣布英国正式成为全球第一个福利国家。从此,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一直是工党的利器。其它国家亦步亦趋,福利主义和用高福利买选票的左派政党便在欧洲大行其道。

1970年代中期,石油危机爆发,欧洲原油供应紧缩,经济发展裹足不前,于是各国进入了“福利国家危机”。瑞典的社民党试图压低福利、削减赤字预算,却导致大选失利,结束了连续44年的执政党地位。胜选的中央党政府迫于财政困难,不得不提出了紧缩开支、削减福利,在遭到民众强烈抗议后也无奈下台。于是各派政党为讨好选民,只能不断提高福利水平,造成“福利超载”,国家靠借钱度日。

英国当初加入欧盟的主要原因,在经济层面上,是因为“英国已经失势”。其实就是对经济衰退所作出的反应,最初欧洲经济共同体的六个成员国的经济表现超过了英国,欧洲工业化国家的贸易增长要比英国快得多。

在政治层面上,在冷战的背景下,稳定、团结的西欧是英国一项重要的国家利益。国家安全成为重要问题,盟友美国不断地敦促英国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英国1971年的《白皮书》称:“如果英国不加入欧共体,仅仅一代人时间,英国将放弃帝国的过去,拒绝欧洲的未来。”

为何脱欧困难重重?

如果按照上文的逻辑推演,英国脱欧是在起到阻挡左派势力发展的事情,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如此困难重重?

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加入了“中共”这个因素。

这十几年来,中共加速了向全世界渗透和扩张的速度与规模,其中,欧洲是中共正在攻陷的一个重要的阵地。

中共利用经济利益诱惑、订单外交、收买欧洲政客、派遣大量间谍特务、红色媒体渗透等全方位的超限战,其中包括利用一带一路战略和华为的5G网络等,正在全面渗透和控制欧洲,最终要用中共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权统治模式,占领全欧洲。

但是,由于现在欧盟的28个成员国,已经结成一个相对统一的政治和经济联盟,欧盟成员国与其它国家达成的政治和经济协议,都不能违背欧盟的法律,都受到欧盟的法律和各项条框的约束。因此,中共在向欧盟成员国渗透和扩张的时候,就困难重重。

因此,中共正在采取分化欧盟成员国,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以此观止,英国如果在此时刻脱欧,正中中共下怀,在客观上起到帮助中共攻占欧洲的作用。

英国保守党政府和脱欧派政客,将未来的希望寄托在所谓“全球化的英国”的口号之上。

他们梦想,英国摆脱欧盟法规的羁绊,就能与中国等经济体签订贸易协议,发展经贸关系,打造一个“全球化的英国”,重塑大英帝国时代的辉煌。

但是,伦敦《金融时报》评论员托尼.巴伯(Tony Barber)此前发表文章指出,英国要依赖中共来重振经济,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文章说,中国商界人士喜欢到英国投资,是因为英国是进入欧盟共同市场的跳板。但是,一旦英国“硬脱欧”,即离开共同市场和关税同盟,英国的吸引力就将大大降低,英国在中英贸易关系中的地位也将降低。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拉纳.米特(Rana Mitter)教授对《金融时报》说,“硬脱欧”会使英国在中英贸易谈判中处于劣势,英国将不再是一个与中国平等的谈判方,而将降到一个乞求者的地位。

爱尔兰科克大学讲师安德鲁.科蒂(Andrew Cottey)也认为,英国脱离欧盟,就失去了与中共谈判的一张王牌,在贸易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

西方学者的这些预测并不新鲜。自从脱欧公投之后,中国学界和媒体一直有类似的论断。

去年11月,在海南三亚举行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香港大学教授陈志武表示,英国脱欧“对英国不是特别有利,但是总体上会对中国非常有利,因为英国要脱欧的话,就更需要中国方方面面的帮助和合作,这就使得中国谈判的地位会大大地改进”。

早就有欧洲评论家指出,中共对欧洲的经贸战略是“分而治之,各个击破”。英国脱欧,无疑为中共分裂欧洲以致整个西方世界提供了机会。

官媒《中国日报》去年曾发表文章说,要“积极看待英国脱欧对华影响”,因为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今天,“脱欧后的英国会全面支持自由贸易”,对中国出口有利。

因此,在如今美国川普政府与中共展开贸易战,全面遏制和反击中共全球扩张的大背景下,在全球抵制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渗透的背景下,中共全面遭到围剿并最终灭亡,是大势所趋,也是天意使然。英国在现阶段留在欧盟,有利于遏制中共入侵欧洲,脱欧有违天意,因此,脱欧进程必然困难重重。#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04 1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