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揭中共教育腐败 虚报人头套巨额经费

人气 3724

【大纪元2019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年来,中国官方公布的小学生实际入学人数(数据)远高于适龄入学儿童人数;同时,正常毕业的人数却远低于在校人数。日前,一篇网文《小学生都去哪儿了》通过分析官方数据,揭露中共各级地方政府虚报入学人数、套取贪污国家教育经费的黑幕,引发舆论热议。

文章通过数据分析,从“两免一补”政策实施的2007年开始,中共官方公布的小学招生人数不断跃升,至2010年首次超过适龄入学儿童总数(即七年前的出生人数)88万,等到了2018年,小学招生人数竟然比2011年出生人数多出创纪录的260万。

图为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库,1998年至2018年的小学招生数与七年前的出生人口数之间的差值演变过程。(图片来源:数据总站微博)

另一方面,从2013年,亦即2007年入学的小学生毕业那一年开始,政府公布的小学毕业生人数远远低于六年前的入学人数,并且两者的差值开始逐年扩大。也就是说,从2007年开始小学的辍学率开始飙升。从2013年到2018年总共有1029万小学生辍学,对比这六年10,214万的招生数,辍学率达到了10.1%。

文章分析,政府近年来对小学生补贴增加,按理辍学率应该持续降低才是,事实却相反。招生人数的突然跃升,结合辍学人数同时飙涨,唯一的解释是,从2007开始,各级政府人为地多报了招生人数,以骗取国家补助。

由数据和逻辑揭示的教育腐败引发网民热议。网友纷纷表示,“‘户部’没人看出来吗?”“这个数据上,统计局、教育部、计生委互搧耳光,必有两个作假。”“你又开阔了我的眼界!”“连小学生都不放过呀!这天上地下还能有什么空白领域是没被捞过钱的?”

网友“德阳小草”说,“只能一个原因,谎报招生数,大肆贪污挪用教育经费。另一边是大量的农民工子女无法入学,造成大量留守儿童。”

网友“苏州老于”说,“2000~2010年十年间平均出生1400万多点,教育部公布的小学生每年招生1600多万人,两百万的缺口! 对应的是上百亿的教育经费损失。”

(网页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6年开始,中共教育部开始全面执行“两免一补”政策,该政策的相关补助费用由教育部列支。2017年的城乡义务教育补助总费用达1432亿元。

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被认为是最早关注虚报学生人数问题的人口专家。易富贤研究发现,从1995年中共教育部将提高入学率作为地方政绩考核标准,并增加中央政府教育拨款,教育机构和地方政府就开始虚报学生数,因为这既可以获得更多经费,又可以“提高”入学率。

在这之后,小学生入学人数经常远远高于七年前的出生人数,中共政府竟然还屡屡用小学生入学人数来“校正”当年的出生人数。

文章举例说,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1999~2001年三年共出生了5307万人,而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小学入学人数为5137万,差别还不大。但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和户籍数据,以及2015年的小普查、户籍和初中生总人数,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总人数都在4200万~4300万左右。

文章说,如此可见,官方公布的该年龄段小学招生人数和出生人数存在1000万左右的虚报,水分超过20%。

教育系统套取教育经费屡见不鲜

在中国大陆,虚报学生人数套取教育经费的实例并不罕见,连大陆官媒也屡有曝光。据央视2012年1月7日的报导,安徽省界首市上报国家报表的小学生51,586人,而实际只36,234人,虚报42%,套取经费1063万元。

2012年9月,中共国家教育部网站通报显示,黄石市阳新县教育局局长曹某,因虚报学生人数套取义务教育公用经费1687.96万元被免职。

中共党媒人民网2013年6月报导,江西修水县教体局向上级有关部门多虚报三千多名学生,套取国家教育经费补贴200万元左右。有评论称,这样的现象在全国不只修水一处,盗取国家经费的背后,往往有地方政府的影子。 ​

大纪元记者以“套取教育经费”在微博上搜索,发现民间对此的举报更为频繁。如虚报贫困生人数,校长将补助款大部分截留;中学校长虚报学生人头套取国家教育经费,虚报人员吃空饷等。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的腐败是全方位的,教育方面的腐败也不少,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从上到下本身就是一伙的,是一个利益集团。

“教育局是学校的主管单位,学校向教育局虚报入学人数,填上一些其他的名字,主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定是主管单位和学校勾结起来做的。如果主管单位认真起来的话,一点人数就查出来了。”他说。

对于教育腐败的痼疾,刘因全认为,中共的一党专制没有办法解决官员的腐败问题,因为一个党自己监控自己这是不可能的。比如一个市,市委书记来任命下面的局长,由局长来任命下面的校长等官员,从上到下都是一个体系、一个派的人。这种特殊的关系,造成他们很容易就勾结起来,把国家的资产和人民的利益来化公为私。

“小学生也好,幼儿园也好,一个幼儿园的园长肯定和教育局的有关部门有着密切的关系。学校报上去的人数,上面不查,得到的好处和主管部门分肥。关键还是体制问题。”他说,“上面的官员要靠下面的官员弄虚作假套取了国家的经费,他们才能拿到一份;如果下面得不到好处,他也没有办法给上面送礼。他们都是一个利益链。”

刘因全指出,在这种体制下,中共什么样的事都会出。#

责任编辑:胡宇龙

相关新闻
教育失调 抹杀非裔学生SHSAT竞争力?
可心:中共治下大陆教育的三大异端
颜丹:大陆教育又生“公退民进”之怪象
“伴子女同行家长小组”与您探讨孩子教育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美最大退休基金华裔高管闪辞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惊人 战狼放软6大因素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罗厨寻味】姜葱水浸鲩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