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天津大国企接连爆雷曝中国经济病因

渤海钢铁被爆出近两千亿债务危机后,今年8月,渤海钢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人气: 33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9日讯】天津庞大的地方债务又露一角,这次是天津物产集团爆发流动性危机,负债规模近两千亿。天津物产是天津最大的国有企业。

媒体报导,截止到2018年第三季末,天津物产的总资产为2,456.84亿,总负债规模1,878.29亿。据称,负债是真实的,但这资产里面有多少是不实的,就不太清楚了。而之前有说法,天津物产总资产不过逾1,200亿元左右,实际已资不抵债。

天津物产是天津第一大国企,但不是第一个爆雷的大型国企。仅去年一年,就有渤海钢铁负债近1,920亿元、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式,以及天房集团惊爆1,830亿负债、波及56家金融机构,涵盖四大行和各大股份银行和主流信托机构。

天津物产、天房和渤钢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津国企,短时间内接二连三爆雷,显而易见,天津大型国企普遍危机,而且各个都背负两千亿(实际数字可能更高)的债务巨雷,同时,天津本地所有银行几乎集体踩雷,要是一颗雷爆炸,被指将波及大半个中国金融圈。其实,已有天津农商银行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可见相关内幕之黑。

那么天津国企如何演变至此?在张高丽时期,开启了所谓“世界500强”的速成模式,“代表作”莫过渤海钢铁。2010年7月,把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4家钢铁国企整合重组,组建了天津一家独大的渤钢集团。

渤海钢铁能这样做大,但不能这样做强,该集团自成立以来就靠政府大手指挥金融机构源源不断为其输血。在黄兴国落马后,财经媒体释出一则内幕足以管窥,即几年后渤海钢铁快撑不下去的时候,黄兴国组织天津所有银行的一把手一起开会,要求给渤钢倒贷。

现在李鸿忠时期,盛行政策图利,例如2018年天津出台所谓“海河英才”,一度引发媒体热报,自该行动计划发布以来,不到24小时之内,已经有30万人办理落户申请。不过,天津物产顶着“一带一路”政策照样爆雷,何况人才落户的地方政策后来也没有能救了天房集团。

此外,2017年天津出台所谓“小散乱污”企业取缔整治,坊间直指这是以环保之名严厉打击各类民营企业,目的是再腾挪市场给身陷债务危机的国企。但天津国企在经济活动中占比高,民营经济一直只是夹缝中生存,所以根本挤不出多少空间,却重伤民企也重伤天津经济。

参考一个统计资料,在A股天津板块的上市公司中,实际控制人是国企的近6成。另一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工业企业利税总额,只占天津全市比重的25%。这说明天津国企的盈利能力完全靠不住,还是民营经济贡献多。

总之渤钢、天房、天津物产等爆雷国企是天津国企的缩影,把几家企业圈在一起就是“做大”,在供给侧逼退民营就是“做强”,存续期间仰赖政府财政输血或强制银行贷款,该破产的时候不破产,结果债务窟窿越补越大,最后负债上千亿,资不抵债,全民买单。特别是反腐数据显示,国企资产与利润的核心问题是被“五鬼搬运”。

其实天津国企也是全国国企的缩影。中共文宣常吹嘘,中国规模最大的几家国企,仅员工数量就碾压世界很多国家。世界主要经济大国强国,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有这么多中央或地方政府控制的国企、国有股份,但这首先不是为了中国经济,而是中共体制要保生存,要更方便操控股汇、金融、房地产等市场,如此被干扰的中国经济怎么会有健康体质与发展。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09 1: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