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韩国学员游行集会谢师恩

韩国的法轮功学员齐声恭祝李洪志大师生日快乐,并合影留念。(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37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韩国记者站报导)5月12日,韩国首尔中心地带——市政府前的首尔广场四周彩旗飘扬,悠扬美妙的音乐缭绕在广场上空。上千名韩国部分法轮大法学员汇聚于此,同庆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洪传27周年暨创始人李洪志先生68岁华诞。

当天上午9点30分,首尔广场汇成黄色的海洋,大片的草地上、多处遮阳伞下以及道路两边,身穿黄衣的法轮功学员向驻足观看的海内外游客讲述真相,游客们认真地阅读真相展板并拍照留念,还有多人在一旁跟着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动作学炼功法。

上千名韩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在首尔广场集体炼功。(金国焕提供)

“坚守这份勇气 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中午12点,庆祝活动正式开始。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侹玟博士应邀出席了本次“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他在致词时,向参与此次公开活动的所有人深表敬意。

金侹玟曾在2000年前往中国留学,当时对法轮功一无所知的他,在那里第一次听说了法轮功,但是听到的却是对法轮功负面的说法。“可是后来我往返于中韩两国之间,越来越觉得奇怪,于是我自己上网搜索了解,之后才知道了法轮功是被中共迫害的,还有诸如(中共的)器官交易等,都是真的。”

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侹玟博士应邀出席了本次“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并发表演讲。(全景林/大纪元)

他说:“针对中共的暴行,在首尔广场这样的著名公共场地,法轮功学员这样勇敢地站出来,对此,我声援支持这些学员来到这里。我们国家和其它一些国家,因为惧怕中共政权,担心贸易受到威胁而闭口不言,我觉得这是非常怯懦的行为。”

“时至今日才知道原来在韩国有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如果各位坚守这份勇气,将这样的活动继续办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韩国的一般民众都会知道中国共产党的暴行,了解到这场镇压。”

喜得大法家庭合乐融融 全家谢师恩

韩国铁道公社设施处前处长郑寅轼先生全家及外孙对李洪志先生表达由衷的感恩。(金国焕提供)

曾是韩国前铁道公社设施处处长的郑寅轼先生带全家来到庆祝现场,亲身感受法轮功大法超常威力的他兴奋地说:“法轮功即神奇又无比珍贵。修炼前,我的右肩和胳膊又痛又麻,中、西医都接受过治疗,却不见好转,在阅读《转法轮》并炼功不久后,痛症就消失了。”

郑寅轼从2014年开始修炼,他进一步说,“修炼不久后的一次发正念过程中,感觉到有一种凉凉的物质从疼痛的那只胳膊的右边出去,之后苦不堪言的顽疾就消失无踪了。那一瞬间太神奇了,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郑寅轼的太太金朝伊是韩国庆尚北道容州市文化观光解说员,她比郑寅轼早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在修炼前性格刚强,什么都想做得完美,为此常感觉身心疲惫,自从修炼后变得她身心愉快,“修炼使我学会了遇事向内找自己哪里有问题了,即使身处困境,也能放下自己去想问题、包容别人,心也随之变得轻松愉悦。”

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金朝伊非常希望自己的一双儿女也能修炼。女儿郑贤珍一开始对修炼半信半疑,但是她还是参加了法轮功九天讲法学习班,“当时我一边打瞌睡一边听,但很神奇的是,只要出现之前我持有怀疑、不太理解的部分时,总会从瞌睡中清醒过来,听到法中明确的解答。我的心结也随之解开了。”从此她走上修炼之路。

郑贤珍时刻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法理来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哪里做错了,暴躁的性格逐渐变得温柔了,对子女也能循循善诱的教育, 原本反对她修炼的丈夫看到这些,不仅支持她修炼,还支持儿女修炼,家庭变得融洽温暖了。

特别令郑寅轼夫妇欣慰的是,性格内向、缺乏社交能力的儿子郑慜揆,很难到合适的工作。修炼后,时来运转,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郑慜揆腼腆地说,“虽然工作辛苦一点,但心不那么累了,内心很舒畅。”

现今,这一家修炼人对李洪志先生心存感激,“师父的洪恩,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如果没有修炼,也许每天还过着挣扎、苦累的生活,铭记师父的恩惠,不忘初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前《世界日报》元老记者、修炼法轮功近一个月的俞永国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感谢师父给他明亮的眼睛看世界。(新唐人截图)

 前《世界日报》元老记者:感谢师父赐我看清世界的眼睛

最近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韩国前世界日报元老记者、现经营韩语论述学院的俞永国,首次参加世界法轮大法日庆典,他也讲述了自己的亲身感受。

3年前,俞永国因为视网膜突然出血造成左眼近乎失明。然而,在参加法轮功九天学习班几天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说,“几天之后,我眼睛毫无预兆地经常流眼泪,一开始还以为是春天过敏引起的,一段时间后就能好。但是9九天班结束之后依然如此。我去炼功场问别人,他们告诉我:‘这是师父在给你清理眼睛。’”

“以前我左眼看东西能感受到灰色的光,现在光变成了白色,更加明亮,虽然看书还不太容易,但看东西比以前更清晰了。”

修炼时间还不到一个月的他感叹地说,“接触到大法后才感受到,原来人的心境可以变得如此平和,非常感谢师父给我一双可以看清世界的眼睛。”“走入修炼是我极大的幸运,也很幸运今天能够在这里向师父贺寿。”

难以治愈的肝硬化因修炼而痊愈

法轮功学员李康明向师父李洪志先生表达感恩之情。(金国焕提供)

李康明在韩国从事30年警察工作并担任要职,特殊的工作令他时刻绷紧神经,为了缓解压力,时常用烟酒来麻痹自己,“那时我长期抽烟喝酒,结果导致了肝硬化。医生当时对我说,‘肝硬化是不可能康复的,只能用药物阻止它进一步恶化。’”

2005年的某一天,李康明参观了麻浦区文化会馆举办的“真善忍美术展”,自此走入修炼,短短的时间内,他的身体发生了惊奇的变化。“修炼3个月后,我原本千斤重的身体轻松得仿佛可以飞起来,我立即停止了治疗肝硬化的药物。”他说,“我立刻去保健所体检,医生惊讶地说,你的肝和骨质密度就像30多岁的人一样年轻。”

此后,他全身心投入修炼,经常向亲友们讲述修炼法轮功的神奇。他面带笑容说,“我家最小的孙女还在上小学,每次看见我时都边跑边喊‘爷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来和我打招呼。”

今年78岁的他感叹道,“修炼后回首往事才醒悟,那些工作与社会中,由于尖锐的争斗之心引起的争执和矛盾是多么的无意义啊。”

今天,他真诚地向法轮功创始人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李洪志师父赋予了我全新的生命和健康的身心,以及幸福的家庭,我真心感谢师父。”

酒精中毒患者:感恩师父引导我走向光明的未来

法轮功修炼者金映杓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表达对师父的感谢。(金国焕提供)

200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金映杓曾是一名酒精中毒患者,170左右的个子,体重还不到50公斤。“那时的我没有酒根本就撑不过3天,一喝就喝到烂醉为止,根本直不起身来。身子就这样一点点被毁了。”

后来,在侄子的劝导下,他开始阅读《转法轮》并走入修炼:“自从每天看《转法轮》后,根本就想不起来喝酒的事,自然也就摆脱了酒精中毒的状态,真的很神奇!”

谈到修炼后的变化,他喜悦地表示,“我原来的皮肤被酒精熏得发黑,修炼后变得白里透红,体重也恢复了正常水平。原本刻薄的性格也变得大度,胸怀变得宽广,明确了人生的方向,做个好人才是最重要的。现在每天都过得快乐而充实。”

金映杓显着的身心变化也影响了身边的人:“父母和亲戚看到我这样明显的变化,都很支持我修炼,我在工作中也秉持修炼人的正念,与同事和睦相处,身边的同事也都很支持大法。”

谈及今天参加活动的感受,他说:“我很高兴能够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向市民们展示大法的美好。在这里向师父奉上诚挚的敬意,感谢师父引导我走向光明的未来,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游行队伍壮观宏大 吸引众多行人驻足观看

下午2点30分,游行活动拉开序幕。身穿华丽韩服的3名韩国女孩打出“庆祝法轮大法洪传27周年”的横幅,紧接着是在游行队伍中打头阵的天国乐团,随后,3个阵营分别向路人展示大法的美好、要求停止迫害以及退党服务。

游行队伍途径首尔金融中心、市议会、清溪川广场、光化门、仁寺洞、钟阁、明洞周边各大免税店及酒店,游行队伍壮观而宏大,吸引了无数行人驻足观看和赞叹。

中国游客:信仰无法从心中抹掉

路边的行人纷纷拿出手机或拍照或录像,几位来自中国游客边录像边说,“哇!队伍这么长、这么壮观啊。”其中一位女士对同伴表示,法轮功世界各地都有,曾在加拿大也看过,有信仰一定有它的好处,信仰是谁都不能虐杀的。

来自中国的刘先生(化名),一直静静地在道边的栏杆外观看着游行队伍,此情此景,令他想起对中共为什么以各种手段封杀人们了解真相的渠道,就是“做贼心虚”。他赞同中国民众的普遍想法,中共媒体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党”的需要服务。

韩国民众:游行队伍令人觉得温暖

前来参观景福宫的韩国新木中学学生李宰沅看到法轮功的游行队伍后说:“整个游行很壮观,也很华丽。”他的朋友们笑容灿烂地表示,“游行队伍让人有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

韩国新木中学学生说,法轮功的游行队伍给人有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李相淑/大纪元)
崔俸硕(左)和母亲。(李相淑/大纪元)

游行队伍进入仁寺洞步行街时,和母亲在此散步的崔俸硕看到在这个游行群体里,上到年老者,下到年轻人,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在中国,法轮功学员仅因修炼就遭受群体性的迫害,他“感到非常痛心。”

当他和母亲听说今天游行队伍大部分是韩国人时,非常惊讶,表示以后也想修炼法轮功。#

法轮大法游行队伍行进中。(全景林/大纪元)
法轮大法游行队伍行进中。(全景林/大纪元)
法轮大法游行队伍行进中。(全景林/大纪元)
法轮大法游行队伍途径韩国著名民俗景点仁寺洞。(金国焕提供)
法轮大法游行队伍途径韩国著名民俗景点仁寺洞。(金国焕提供)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5-13 1: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