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贸易战 中共为何不愿修法完成协议承诺

专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达成中美贸易协定,一方面是领导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着中共必须按照国际规则,透明公开行事,同时中共也害怕诱发体制性变革。(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48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中贸易谈判最近风云突变,很多内情没有公布。最突出的是,向来耍弄法律的中共这次却不肯捡大便宜,反坚持要走行政令完成贸易协定的承诺。

两名熟悉谈判的知情人士5月10日告诉路透社,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谈判中表示,北京当局可以通过国务院或部委颁布的行政令,来完成中方在贸易协议承诺的政策改变。不过,美方谈判团队拒绝接受刘鹤的建议。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方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刘鹤,中方应该维持先前所答应的事,即北京会进行必要的修法以履行承诺。

在中国,中共的行政令和暗箱程序的权力往往比立法效用还大、且更有效,但在美方要中共以立法方式兑现承诺,为何中共这次却不肯走立法这条路呢?

专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一方面是领导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着中共必须按照国际规则、透明公开行事,同时中共也害怕诱发体制性变革。

美国坚持透明 是挑战中共暗箱操作的利剑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美国的政策,尤其川普(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贸易措施全部是公开透明的,而中共是一贯的黑箱操作。

“中共不执行或部分执行(协议),美国不要说监督执行,就是知情权都没有。”横河说,“西方国家只要按照中共的规则玩,一定输。但在这次美中交手中,公开透明战胜了黑箱操作。”

据《华尔街日报》稍早引述白宫官员的话说,中美双方争议的部分焦点在于最终协议将以何种形式呈现给公众。一名官员称,美国希望公布协议的全部细节,而中共只想披露条款摘要。

另一名追踪谈判情况的人士称,按照目前的设想,完整版贸易协议将要求中共修改法律以付诸实施,但北京方面对此并不情愿。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Wang Yong,音译)告诉《华日》,如果中方的承诺被明确列入贸易协议中,“不仅是政府机构,整个社会都会产生负面反应”,“这将削弱中国(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地位”。

横河则认为,“领导人面子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修法,就变成按照国际规则玩,透明公开,那是中共玩不起的,而且还可能引发体制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他表示,过去二十年来,西方国家和中共谈人权失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西方政治本来是透明的,但为了和中共对话,同意了中共的条件——人权可以谈,但只能关门谈,结果是中国人权问题在国际上消失。

“中共拒绝尊重和遵守国际规则是由它的本性决定的,它从未执行过国际规则,只有搞破坏的先例。”横河介绍说,在力量小的时候,它就捣乱;到力量大的时候,它就强迫别人接受它的中国模式,像“一带一路”输出的是腐败、黑箱、打压新闻、信仰、言论自由、网络监控、网络封锁等。

“也就是说呢,即使中共不误判本轮贸易谈判,它也会用其它手段在谈判中耍手腕;但有一点,就是它肯定不想做结构性的改变。”横河表示,从这一点上讲,中共反复变卦是可以预见到的,只是这次用错了对象。

中共惯用谈判伎俩 这次碰到铁钉子

横河介绍,中共的惯用谈判策略是先做让步,让对方的所有计划和预期都在这个签订协议上面,然后最后一刻反悔,做大修改,往往对方眼看着协议接近完成,有时就很难拒绝,最后忍气吞声签署协议。

但这招对川普不适用,他多次在谈判过程中告诉美方谈判人员,要敢于从不好的协议面前走开。

《华尔街日报》周一(13日)的报导中披露更多细节。在双方过去多月的谈判中,中共多次反悔此前谈妥的项目,美方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就此“对中国(中共)发出严厉警告”。

美方一名谈判人士告诉《华日》,在谈判中,有时美方认为已经取得一些成果,然后中共突然又出现一些倒退,这种情况常常更令人恼火。

“我们数次表达了相当严重的受挫感。”他说,“你可以对一些人态度友好,但有时必须说:‘别再跟我玩花样了。’”

从美方谈判人员到美国总统,虽然也希望跟中方达成协议,但不会为协议而被牵着鼻子走而立场转变,美方第一次实实在在地对中共政府施压。

路透社此前独家报导说,北京当局3日突然向华盛顿传送一份机密电报,要求修改美中贸易协议文本七个章节的内容,主要删掉其对修法的承诺。

美方认为,北京本次大规模删除已达成的协议文本,是意欲推倒重谈、不可接受,并全部一致同意,建议总统川普对华推进过去暂缓的关税税率。

川普5日发推文说,中方试图重新谈判,“绝不可能”,同时表示将在五天后(10日)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税率。

中共背后的现实考量 难以侥幸逃脱

横河总结说,刘鹤接受媒体采访释放的是外交辞令,暗示对美国的谈判大门没关上;另一方面,在国内煽动强硬的舆论宣传是为中共维护统治和领导人形象准备,而把美国当成目前中国经济困境的替罪羊是再简单不过的借口。

中共不愿通过立法来解决贸易争端有其现实考量。中共立法向来是宜粗不宜细,这样它就有很多解释和运用的空间可钻;但美国这次要求改的都是细节,每一条都逐文逐字抠得非常细,连翻译的差异都考虑进去,这让中共丧失任意解释法律的余地。

“中共立法是限制别人,或者限制中国民众,但是这次如果按照美国要求这么细的去立法、去修法,那等于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愿意。”横河说。

他表示,这跟18年前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不一样,这次大家不会再次上当,不可能说由着中共签了协定、可以任意不执行、赖账回到18年前。

“西方有一句话,你骗我一次是你的问题,但是如果让你骗我两次,就是我的问题。这也是美国现在政策调整后,中共不敢像当年那样胡乱答应下来、然后不执行的另一个原因。”横河说。

他分析,中共根据谈判内容修法的话,就等于美国政府可以进行监督,因为这是对外的一部分法律;中共对中国老百姓耍无赖,但它对美国耍无赖的日子大概就一去不复返了。

“在中国严格地说,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执行)法律。老百姓没有办法,反正老百姓也永远打不赢这个官司。”横河说。

“但当法律是涉外的,如果明目张胆地破坏法律会有后果,尤其是在美国放弃了绥靖政策以后,美国会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对这些法律的执行情况。”他补充说。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也告诉媒体:“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才能确保中国(中共)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伍人英在2月出席美国国会常设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听证会时表示,在没有更多的单边或集体关税,或其它努力对华设置更高的贸易壁垒,就不太可能成功地迫使中国(中共)进行深层结构改革。

同时,他还指出,“考虑到中共当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压力,如果发生重大的政策错误,这些构架有可能最终自行崩塌。”#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17 1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