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央党校教授喊冤:去年抢棺材 今年铲墓碑

中央党校法学教授韩春晖父亲墓碑被地方政府偷偷拆毁。(何冰)

中央党校法学教授韩春晖父亲墓碑被地方政府偷偷拆毁。(何冰)

人气: 334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15日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近日在微信上发文,指自己的师弟、中央党校法学教授韩春晖,其父亲十来年间给无数领导讲依法行政,不幸自己死后多年墓碑却被地方政府偷偷铲掉,但贴文被删。

以下转载何兵帖文:

中央党校教授喊冤:去年抢棺材,今年铲墓碑,宜春袁州“让人心死”

我的师弟,中央党校法学教授韩春晖,父亲的墓碑被地方政府偷偷铲了。可怜他十来年间,给无数领导干部讲依法行政,临了还得请我帮他喊一嗓子。我将他的信节录如下。

2019年4月26日,是我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天,我的家乡死了。家里的兄弟哽咽地告诉我,父亲安葬在老家25年了的坟墓被乡政府以突击偷袭式执法所毁坏。顿时间,感觉一片空白,震惊之余已是出离愤怒,却又无话可说。

我学习研究法律近20年,现忝列法学教授,所学所见所闻违法行政案件数不胜数,没想到如此肆无忌惮、目无法纪的违法行政和“乱作为”,会如此痛彻心扉地发生到自己身上。虽经多年法学训练,我仍然如此无力抵制,真切地感到“哀大莫过于心死”悲凉!

父亲的墓地位于宜春市袁州区三阳镇320国道侧边半山的荒地上,既没有毁林,也不是耕地,更不是豪华墓。三阳镇政府说,坟墓不能用立碑,只能用卧碑。然后乘人不备,野蛮粗暴地毁坏铲平墓碑。

离开家乡已经20年了,它始终是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小心呵护不愿触碰。“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但近年来,时常从家乡传来的种种做法却让我们这些游子愈发忧虑,为父老乡亲担心。去年抢棺材,今年改墓碑,不知明年会是什么?

当家乡已经无法安立父辈的一块墓碑,何处能够安放后辈的乡愁?#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5-15 6: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