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代表团敦促加拿大打击逃犯条例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Rahul Vaidyanath渥太华报导)除非逃犯条例被否决, 否则对居住在香港的30多万加拿大人的潜在威胁可能成为现实 。时间很短, 由香港 “民主之父”李柱铭 率领的代表团出访加拿大和美国, 试图阻止北京再次破坏香港自治的企图。

在 5月7日,由加拿大智库麦克唐纳-劳里尔研究所(MLI)主办的一次活动上, 李柱铭说,中共违背了对香港的承诺, 香港首席执行官林郑月娥也在有效地禁止民主运动。

李柱铭说: “我们不承认中国的法院。”他说,在起草《基本法》时不得不与中国律师合作, 并表示他们承认自己的法治不符合香港的标准。这些标准应该以英国式的法律制度为基础, 直到2047年。

鉴于中国法律制度的恶劣声誉, 拟议中的引渡法将侵犯被引渡的香港人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1997年当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将香港移交给中国时, 这些权利是得到了保障的。

香港提出的引渡修正案于今年2月首次宣布。亲共的林郑月娥的支持下, 中国可以在个案基础上寻求引渡。中国有死刑, 但香港没有。

在香港有超过10万人街头抗议引渡恶法。加拿大和美国的10个组织在4月6日转达了对引渡法的深切关注。

李柱铭此前曾详细介绍过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是如何希望实践资本主义的, 并希望香港指导中国前进。相反, 中国随后的领导人并没有坚持到底, 并逐渐削减了香港的自由。

自去年12月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捕, 激怒中共以来, 加拿大逐渐知道, 中国政治介入法律事务, 中共也将以经济压力进行报复, 希望实现其目标。中国已经以捏造的罪名拘留了两名加拿大人, 判处另外两名加拿大人死刑, 并限制了油菜籽和猪肉的贸易。

“加拿大政府没有理由不干涉中国在香港的内政, 因为正如我所说, (1997年) 联合声明时, 加拿大政府受到了中英两国政府的游说。因此, 中国政府实际上将香港问题国际化了。 ”

据《环球邮报》报道, 加拿大全球事务组织已就拟议的逃犯条例 “向香港政府提出此严重问题。”

避免剧变

港加联(Canada-Hong Kong Link)主席冯玉兰说,加拿大的这种紧迫感是令人高兴的的, 因为拟议的修正案可以在短短一个月内通过。

她说,这是对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商界的威胁。考虑经常涉及贿赂, 加拿大在香港的企业可能正在玩一场非常危险的游戏。如果加拿大商人成为中国商业的伙伴或政府官员的目标, 这一法律可能成为他们被引渡到中国的便捷方式。

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认为, 现在是我们的工商部门强烈回应,反对这一拟议修正案的时候了。”

劳工领袖、前立法委李卓人说, 新的修订可能会被中共用来勒索香港商界人士。

他说, 这一切对台湾也有一个教训。他说, 作为台湾激励的“一国两制 的香港模式已经被摧毁。”他补充: “我们的战斗也是为了台湾人。”

香港青年民主领袖罗冠聪称, 学术界可能会沉默。他说,香港学者研究了中国通过影响建设的计划威胁香港民主制度,(对香港)进行钝化渗透的途径。这些学者将作为引渡的主要目标,处于严重危险之中。

他说: “在中国和香港——专制世界和自由世界之间,香港一直有一个防火墙。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在华为事件发生后对加拿大公民进行报复的。”

李柱铭重申, 对由香港政府作出逃犯条例的决定, 加拿大的外交渠道必须直言不讳。

“你为什么不让加拿大在香港的总领事馆问我们的首席执行官林女士, ‘你到底在做什么?’”

民主受到打击

未来的民主活动人士可能面临共产中国的审判。2014年占领运动的9人已经被判刑。这些都不是1997年香港移交时所设想的。

“她 (林) 最近说, 试图推动民主, 就像将你的头撞在墙上。对我来说, 即使她是对的, 她也应该把头撞在墙上以完成任务, ”李柱铭在采访中说。

他还说: “我相信她是在故意帮助中共摧毁香港这个国际城市。“我认为中共希望上海接管,这是我的看法。”

李柱铭的比喻是, 香港就像中国沙漠中的一片欢迎的绿洲。他说, 中共官员将家庭和金钱移出中国, 并思考共产党政权能持续多久。

“我们叫他们‘裸官’你在哪里可以找到这样的政府?官员们不相信自己的政府。”

李柱铭相信自由和民主会来到中国, 但迫在眉睫的危险是中共对香港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李柱铭说: “唯一正确的做法是, 在你有理由与中国签订更多条约之前, 要求中国履行对香港的义务。”他表示,一国两制的倒退,是中国不尊重相互协议的又一个例子, 比如世界贸易组织下的协议。”

李柱铭说: “当然, 加拿大政府至少有道德义务直言不讳。”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
2019-05-15 5: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