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学运领袖回望“六四” 三十年的变与不变

1989年六四前夕,中央美院的大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修建了一座自由女神像。图为摄影师从自由女神像的脚手架上,拍摄的民众和平抗议的场景。 几天后这里被中共军队变成血淋淋的屠宰场。(图片来源:Jian Liu提供)
人气: 34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乐予美国华盛顿DC报导)王丹王军涛苏晓康严家其——熟悉“六四”的人,不会不知道这四个名字。他们是通缉名单上的“幕后黑手”,王丹名列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首,7名被通缉的知识分子则包括王军涛苏晓康严家其

四位跨世代的“六四”亲历者中,最小的王丹50岁了,年长的严家其已经77岁。回望过去的三十年,他们对个人的遭遇颇为豁达,但呼吁正视历史、为六四翻案的信念依旧坚定。

“非走这一步不可。没有正义,这个国家就永远没有前途,永远就是黑暗的,没有光明。”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的严家其说。

5月11日,波托马克文化沙龙举办“六四”系列研讨会,邀请王丹(右二)、王军涛(左二)、严家其(左一)、苏晓康(右三),审视历史,还原真相,探讨中国未来。(林乐予/大纪元)

要“翻案” 不要“平反”

在英文语境中,常用“天安门广场屠杀”(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指代“六四”,中共官方的定义则仍是“反革命暴乱”。很多年轻的中国人,对这个在大陆网络上和生活中“被消失”的话题是如此陌生。

严家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林乐予/大纪元)

严家其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六四是一场大屠杀,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上却不被承认,还称之为“反革命暴乱”。这不是共产党平反与否的问题,而是应该公开共产党的罪行。

这些年来,尽管大陆经济发展了,但是“天安门母亲”和许许多多受迫害的中国人心里是没有光明的,如果不能实现正义,没有法制,中国就永远没有前途。

“在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恢复正义——我有这种信念。”严家其表示,信念是支持他走下来的动力。

王丹表示,很多年前就不再用“平反”一词,而是改用“翻案”。如果寄希望于共产党给六四平反,就相当于让杀人犯给自己宣判死刑,“0%的可能性都没有”。

源起党内争权 镇压是必然结局

在哥伦比亚大学,王军涛做了很多比较政治方面的研究。他发现,在第三波民主化国家当中,六四学生的诉求和组织秩序都可以说是一流的,为什么没能像其它国家一样取得成功呢?

王军涛说,共产党内部还有“党中之党”。(林乐予/大纪元)

“共产党里面还有一个‘党中之党’,控制着党内的高级干部,这是一批死心塌地的人,掌控着核心部门。”王军涛说,邓小平手中握着“党中之党”,再加上几个元老的支持,牢牢控制住了共产党这部机器和军队。官民对决,学生们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

苏晓康表示,屠杀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内斗。(林乐予/大纪元)

政论电视片《河殇》总撰搞人苏晓康表示,“屠杀的发生,最根本的原因是党内的。”当时共有三股势力,包括邓小平的改革派,陈云、李先念等保守派,以学生和知识分子为代表的民间力量。

他认为,中共党内斗争激烈,顽固派要找机会拉赵紫阳下台,即使没有学生运动,再过两三个月,也会借其它事件发难,“一定会发生”。

从“四二七”大游行到六四屠杀,一手好牌变成满盘皆输,其中的原因,没有人能给出解答。苏晓康遗憾的是,如果温和派与民间力量能够运作得更好,也许有机会阻止屠杀的发生,中国可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邪恶的国家”。

“但是,如果邓小平下了决心要干这件事情,共产党这个体制是没有办法制止的。”苏晓康以庐山会议为例,即使是毛泽东最亲近、共产党内威望很高的彭德怀,因为指出大跃进中的问题,也被毛泽东整倒了。如果当权者决意下手,共产党的机制没有阻止的功能。

三十年后 你变了吗?

王丹(右)表示,“让国家更好一点”的愿望与三十年前无异。(林乐予/大纪元)

王丹说,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比如“让国家更好一点”的愿望,与三十年前无异。年轻时入狱的重挫,反而给了他一份沉潜的心态,能够正面看待苦难。出国留学、做大学老师,他的人生轨迹和当初的规划基本一致。令他感到难过的是,家人被牵连受到的伤害——六四之后,王丹的母亲曾被无故关押一个月,当局至今拒绝给出合理解释。

曾经是共青团中央委员,如今是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的王军涛说,自己一直活得“很自在”。他说:“一个从来没有享受过自由的人,没有办法体会自由心灵的幸福感。”

“苦难是财富。”苏晓康说,二十多年前的一场致命车祸带来沉重的打击,但这让他获得重生,看到了人生的另一境界。真正让这位著名作家失落的,是被迫失去了读者。他的著作《河殇》在中国再版几百次,十分受欢迎,但流亡以后的著作再也不能在大陆出版了。

严家其说,从大学时代到现在,五十多年来,他一直希望中国的专制主义能够改变。六四之后,中国百姓不再迷信共产主义,可也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他相信现在的中国需要一个变化。#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9-05-15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