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引渡恶法争议 林郑政府拒三方对话

民主派提政府建制派三方会面 不撤回可先搁置

香港立法会审议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闹双胞”事件,上周六出现立法会史上最激烈的冲突,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立法会审议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闹双胞”事件,上周六出现立法会史上最激烈的冲突,引起国际社会关注。14日在一个小时内,民主派与建制派双方便先后宣布结束会议,并表明愿意商谈的诚意,民主派表示小胜一仗,要求与特首林郑月娥会面,如不立即撤回修订草案也敦促搁置,寻求商讨的空间。

另外,由民主党创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李柱铭率领的“反送中美加团”将在本周五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晤,促请美国朝野关注修例,采取具体行动敦促港府撤回草案。

14日,立法会内,民主派及建制派再次于同一时间、同一房间分别开会,情况混乱,但未有重演三日前的冲突场面,建制派石礼谦露面短短十几秒,最终宣布会议结束,其后民主派的涂谨申在开会约一小时后也宣布停会。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形容,今次是小胜一仗,但仍有漫长战争。

民主派联署促会面 搁置修订

25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联署致函特首林郑月娥,要求尽快就修订《逃犯条例》草案会面。其后,14位民主派议员由立法会游行至特首办,批评政府一意孤行强推修例,令立法会出现前所未有的混乱,造成严重冲突和撕裂;要求林郑月娥就修订草案与他们会面。他们高喊“林郑对话”、“搁置恶法”等口号。

14名民主派议员游行至特首办,一路高喊“林郑对话”、“搁置恶法”等口号,要求林郑月娥与他们会面。(李逸/大纪元)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询问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两派能否就修订《逃犯条例》一事会面商讨,廖其后回应称今日会征询建制派意见。毛估计,建制派并未决定是否要解散法案委员会,对如何处理未有定案。

林郑月娥早前曾表明若民主派要求会面是为了撤回修例向她施压,就无须会面。毛孟静批评林郑有此前设非常不理想。毛强调民主派不一定要林郑百分百撤回,可以先考虑搁置。她质疑港府一再拒绝先单一处理台湾杀人案,“给人感觉有清晰的政治目的(广东话:后着)”。

林郑月娥昨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时对审议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经过六个星期仍未展开审议工作,表示遗憾。但对于民主派提出,联同建制派及政府三方作政治协商,她并没回应。但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却突然在下午4时开记者会回应《逃犯条例》修订。

政府被批驼鸟 卸责建制派

张建宗见记者时主动表示,草案有时间性,不能永远拖下去。又说法案委员会召开四次会议都未能选出主席,是史无前例,严重影响审议工作。他对此感到遗憾及失望,呼吁议员们心平气和、理性处理,尽快展开审议工作。张承认修例有一定争议性,未来政府会做好沟通工作,全面加强解说,会尽量释除市民疑虑。又重申修例会加强香港作为一个安全城市,避免成为“罪犯天堂”。

被问到会否与建制和民主派议员会面商讨,张建宗否认政府拒见民主派议员,声称“乐意沟通”解释、又说门一直打开着。但认为目前问题症结是立法会内部程序争拗,强调行政机关不宜介入、干预立法会内部操作,拒绝召开三方会谈。至于会否绕过法案委员会直上立法会大会审议,他说:“整件事要视乎内务委员会如何处理这件事,然后政府再全盘评估情况。”

民主党涂谨申批评张建宗拒绝三方商讨有关修订《逃犯条例》的争议,是没有诚意解决问题,将责任推卸给建制派,令立法会处于两难局面。他批评港府不肯先单一处理台湾杀人案,又借口说是立法会内部操作不宜介入,眼光极其狭隘,形容是“鸵鸟”,说明政府回避修例的政治问题:“看成一个纯粹程序问题、技术问题。如果你说政府无端插手立法会,这才是干预立法会,但立法会的所有同事,包括梁君彦主席也说好,如果商讨也好,一起谈,这是希望以政治方式解决、协商。”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形容民主派与建制派并非在“争凳仔”,而是因为修订《逃犯条例》是一个有广泛引起忧虑的条例。他批评张的言论好像整个争拗是不关政府事,而是由立会内的派别自行处理,完全忽视自己作为政务司长的角色,政府已失去管治意志和能力。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就是那个系铃人。我会奉劝特区政府现在再三考虑,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当行政机关自绝于谈判的时候,其实他亦等于失职。所以,我会觉得这一个张建宗今天出来,除了令人气愤外,我都替他感到尴尬的原因。”杨岳桥说。

毛孟静也提醒当局此事非纯粹立法会问题,“我们不停提醒香港人和林郑政府,这个是比廿三条更加凶恶的一件事。我们是倾尽全力,我们是一路讲适力以赴,我们真的出蛮力。”

若政府试图绕过委员会直上大会,杨岳桥指港府将负上沉重的代价:“是以整个香港的声誉为成本,要以破坏议会传统为成本,如果特区政府硬要这样做的话,它就欠香港人、欠全世界一个最大的交代。而我特别警告它,如果你现在既不参与去协调,不参与去会谈。当议会双方都已经打埋开口牌,要求政府介入,而你像完全不关自己事,就直接交上大会的话,这一个真是比无赖更无赖的行为。”

关注担忧修恶法 美国朝野晤李柱铭等人

由民主党创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李柱铭率领的“反送中美加团”(“反对引渡修例美加团”)5月4日至8日访问加拿大安省首府多伦多和首都渥太华,并于9日至17日到访美国纽约和首都华盛顿,与当地政府官员、国会议员、智库、华人社会及国际传媒会晤。

访问团从13日开始展开华府行程,先与美国劳工界代表会晤。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联合会(AFL-CIO)国际部秘书费恩高(Cathy Feingold)在会上表示,对港府修例深表关注,忧虑香港的结社自由和在港美国商人及其雇员的利益和人身安全难获保障,该会将寻求资方共同关注此事。并会在下个月于日内瓦举行的国际劳工组织大会上提出对修例的忧虑,促使劳资和政府官员三方关注。

周五见美国务卿蓬佩奥

访问团并将在美东时间14日下午2时半与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事务高级主管博明(Matt Pottinger)和副总统办公室亚洲事务特别顾问史拉德(Nicholas Snyder)会晤,周四(16 日)下午(本港时间周五)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会晤。

国会方面,李柱铭等人将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共和党议员约霍(Ted Yoho)等两党议员会晤,促请他们关注和采取具体行动,敦促港府撤回草案。最重要的是将在本周三(15日)早上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的公开听证会,直接向国会人士和市民阐释修订《逃犯条例》之害。

访问团也会与美国商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传统基金会及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举行座谈会,解释修例对美国各界人士的影响。

李柱铭呼吁美国朝野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因为香港建制派正酝酿绕过正常的草案委员会审议程序,直接把修例草案提交立法会大会草草通过,一旦成事,草案可能未到7月立法会休会便已成为法案,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另外,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联邦众议员麦高文(Jim McGovern)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中共坚持推动(修改)《逃犯条例》,非常令人担忧。我知道很多美国企业对此很担忧,很多关切香港人权的人士也在担忧,我当然也很担忧。中共当然知道这点。我也对美国商会表达了我的关切。”

德拟撤与港移交逃犯协议

另一边厢,正与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访问德国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透露,他们13日与德国国会副议长罗特(Claudia Roth)及德国总理府外交政策办公室总监拜格(Thomas Bagger)会面,两人都表明,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必定影响德国与香港签订的移交逃犯协议,德方甚至可能取消有关协议。

郭荣铿指罗特主动提到对香港修例的担忧,又指有留意到香港立法会情况,担心香港的一国两制受到冲击,更直指修例或会影响德、港两地已签订的协议。据指,罗特会要求德国外交部解释将如何跟进事件。至于拜格,郭荣铿指,拜格担心在港的德国人的安全,不认同有德国人或香港人有可能被移送到大陆接受审讯。陈方安生等一行14日会与德国外交部官员会面。◇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