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上)

张羽和妈妈叶旭霞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张羽和妈妈叶旭霞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人气: 15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1999年初那段时间是张羽感到最幸福、最美好的时间,因为她的母亲叶旭霞终于不再打骂她了。

“那时妈妈对我的关怀,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母爱,修炼法轮功使她从一个虐待者变成一个慈爱的母亲。我们非常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生活。”20年后的今天,张羽对那段短暂而美好的时光仍然记忆犹新。

“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法!”

张羽出生在辽宁省抚顺市一个因家暴而破碎的家庭,她是这个家庭的第“8”个孩子,因为在她还没有出生前,叶旭霞因遭受丈夫的家庭暴力,被迫流产了7个孩子。直到医生警告,如果再打掉孩子,可能将永远无法怀孕。

8个月后,叶旭霞因无法再忍受丈夫的家暴,选择了与他离婚,也抱走了襁褓中的小张羽。

“我从小被我妈打到大,因为家庭暴力的创伤,她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一点小事都能扇我嘴巴。”张羽说。

除了挨打,张羽还经常遭受叶旭霞对她的体罚,比如,大冬天张羽穿着短衣短裤在门外罚站,或者被泼冷水,上幼儿园的张羽就得了关节炎,一到阴天下雨就会腿痛,之后,她又患上了肩周炎。她的心脏也不好,心律不齐,还经常偷停。无止尽的身心折磨,让小张羽一度想要自杀,“那时候真的很绝望,想早点得到解脱。”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张羽看到了一本讲佛教因果故事的书。“那时,我知道了佛可以度人,人修成正果之后不必再遭受人间苦楚,我就开始祈求佛来度我。”

可张羽发现,虽然宗教可以暂时成为她的心灵寄托,可是并没有告诉她如何修成正果,“我想找到真正可以修炼的法门”,张羽说。

1997年的一天,15岁的张羽在初中同学家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当时,我就有个很强的感受,这本书就是我要找的。”张羽说。于是她立刻向同学请走了法轮功全套书籍。当天晚上,张羽一口气把《转法轮》读完了,“我终于找到了修炼的真法。”

1997年,张羽15岁得法时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张羽开始习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后,身体很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的病都消失了。“而且《转法轮》里面讲到的很多事情我都有亲身经历,像开天目、开天耳、元神离体等等,家里还看到很多法轮旋转,法轮怎么调整身体,这些体会让我确信师父讲的都是真的。从此,我对大法修炼产生了坚定的信念。”张羽激动的说。

“妈妈也得法了”

修炼之后,张羽把法轮功推荐给叶旭霞,但遭到拒绝,“我是绝对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些”叶旭霞回答道。

不久,叶旭霞患上了尿毒症,病痛的折磨使她日渐消瘦,由于家中无法负担昂贵的医药费,万般无奈的情况下,1999年初,叶旭霞终于拿起了《转法轮》,书还没看完她就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早点看这本书,两年前听你的就好了!”叶旭霞对女儿说。

张羽还记得叶旭霞谈到读《转法轮》的体会时说,这本书,她看后就再也放不下了,她觉得书中讲的东西颠覆了她的人生观,但又觉得讲的很有道理。“修炼后,妈妈的尿毒症也很快好了。”

最让张羽惊喜的,还不仅仅是叶旭霞身体恢复健康。“她整个人完全变了,不但脾气变好了,最关键的是,从她得法那天起,再也没有打我。”张羽说。

邻居也得大法了

平时叶旭霞打张羽的时后,邻居和路人都看不下去的。现在叶旭霞的明显变化,让周围的人也非常吃惊。一天,楼上的大娘敲响了张羽家的大门,之后问张羽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邻居来的原因令张羽意外、又哭笑不得。“大娘很纳闷,这么长间没有听到打骂声和哭喊声,她很好奇发生了什么。”张羽说。

在了解叶旭霞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后,不再打张羽了。叶旭霞也解释说,自己看完《转法轮》之后,知道打骂孩子是不对的,所以下决心再也不打孩子了。

“之前大家天天劝你别打孩子都没用,一本书怎么能改变这么快?”邻居好奇的问叶旭霞,希望叶旭霞把书借给她看看,“究竟是什么力量可以让你改变的这么彻底?”

邻居借走了《转法轮》,“几天后,大娘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张羽说。

“我太幸福了!”

“那段时间真的很幸福!”张羽感慨。叶旭霞从一个虐待者变成一个很慈爱的母亲,天壤之别的变化让张羽感到难以置信,“我经常问我妈妈,你真的不打我了吗?一切都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吗?而叶旭霞一遍遍耐心的回答她“你不是在做梦,我永远不会打你了,我会用一生弥补你。”

“那时我每天都会感叹,我太幸福了!”对于一个从小遭受家暴的孩子来说,张羽觉得,不挨打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何况叶旭霞还开始宠爱她。“尽管妈妈对我的关怀,对其他母亲来说再普通不过,可是对我来说,这种幸福是那么难得。”

张羽说,她不敢想像如果母亲不得法会发生什么。“也许妈妈会疾病缠身,无尽的医疗费会让我们倾家荡产,也许有一天我会变成孤儿;也许有一天我会被妈妈失手打死;所以,我和妈妈都无比珍惜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幸福生活。”

可是令张羽没想到的是,期盼了十多年的幸福,只维持了4个多月。

中共迫害降临

1999年4月中旬,中共当局开始无故向法轮功施压,致使各地法轮功学员上访寻求说法。同年7月,中共开始镇压和抓捕法轮功学员。

“我不想失去刚刚得来的幸福,大法救了我们,我们不能漠视它们这样污蔑大法。”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张羽以及得法仅几个月的叶旭霞开始了上访,母女二人在上访的途中被抓,被第一次关进了抚顺劳动教养院洗脑班。

“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地方。”张羽回忆,当时教养院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比劳改犯人还多,管教们为了达到“转化率”不择手段,对不同的人,制定不同的转化方案,“他们专门挑人软肋,你在乎什么,他们就用什么对付你。”张羽说。

张羽和叶旭霞被分开关押,因为他们一直坚持不放弃信仰,张羽说,“狱头就威胁我,在我的面前打我妈妈,在妈妈面前打我。这对我来说,根本难以接受。”

那时,张羽已经考上辽宁省丹东市辽东学院,教养院扣押了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并且威胁她不转化不许上大学。

张羽最终没有能够继续大学的学业,因为她给辽宁省司法厅厅长的一封揭露教养院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并要求政府对此进行调查的长信,被认为是反政府的行为,10月,张羽被抚顺警察连夜开车从丹东大学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 #

接下文:没有母亲的“母亲节”(下)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5-15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