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成吉思汗女儿“壶盖公主”阿剌海

文/皇甫容

萨班与阔端,冥冥之中存在着不解的宿命。后人猜测,或许他们身负着促成蒙藏关系确立的使命,好为日后忽必烈将西藏纳入大元版图做准备。(shutterstock)

  人气: 48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成吉思汗凭借卓越的德行、战略及武功统一蒙古诸部,缔建了大蒙古国。他常年出征在外,军务倥偬。偌大的帝国,他交由谁监国,才能心无旁骛,没有后顾之忧地远征花剌子模?

众所周知,成吉思汗四个嫡子:术赤、窝阔台、察合台、拖雷,均是骁勇善战的大将。蒙古大军第一次西征,他们全都跟随其父参与远征,立下赫赫战功。

位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郊外长金博尔多格的成吉思汗骑马雕像。(shutterstock)

帝国之盾

对于成吉思汗的女儿,人们鲜少了解,不过她们也并非柔弱之辈。其中,第三女阿剌海别吉嫁入汪古部,也立可敦嫁入畏兀儿王国。

阿剌海统辖汪古,为蒙古提供了深入中国腹地的战略基地;也立可敦在畏兀儿王国为蒙古牢牢地掌控丝路贸易,沟通多元文明。女儿扯扯亦坚远嫁斡亦剌部,相较于其他姐妹,她的势力最为赢弱,但与蒙古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蒙古的影响下,斡亦剌人吸取蒙古文化、语言与生活方式,“使蒙古人控制了直抵北极圈内的贸易路线。”

成吉思汗最小的女儿,史书未记载她的名字,只知她嫁给哈剌鲁的阿儿思兰汗(Arslan Khan)。阿儿思兰汗随大军出征,她留下来统辖哈剌鲁,使蒙古人取得通往南部穆斯林区、西部干草原,继而挺进俄罗斯与欧洲的途径。

这几位蒙古公主,就像是成吉思汗安插在蒙古四周的盾牌,坚实地守护着中心的蒙古。

蒙古邮票中的蒙古女性。(shutterstock)

汪古助蒙 攻破乃蛮

这几位公主中,阿剌海别吉最充满传奇色彩。她的所言所行,在当时曾令道教高人丘处机惊叹。

阿剌海所辖的汪古部,处于游牧民族和汉族定居区之间的交界地带。汪古部因为长期和汉人以及丝路沿线诸多文明有交往,所以这一部族较早地拥有了读写传统,建造屋舍城镇的能力。汪古部织艺也很精湛,能用柔软的骆驼毛混合中国的蚕丝,织成精美的织物。金朝时期,汪古部作为金国的藩属,长期防守北方长城,为金朝抵御蒙古。

1204年,铁木真在万军阵前与汪古部首领阿剌兀思结为“安答”,即结义兄弟。在汪古部军的先导下,蒙古军队攻破乃蛮部。为了表彰阿剌兀思,铁木真将第三女阿剌海别吉嫁给阿剌兀思之子不颜昔班为妻。

阿剌海出嫁之前,成吉思汗叮嘱她,最好的友人是自己明智的心,“你有很多东西可依赖,但最可靠的是你自己。”并一再提醒她,行事谨慎小心。

抛洒马奶 为女祝祷

当阿剌海别吉上马离去时,她的母亲孛儿帖像所有的蒙古母亲一样,站在毡帐前,用木制的大勺“察察尔”(tsatsal)从桶里舀起马奶,洒向天空,直到女儿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为止。

蒙古风俗敬天,崇尚白色,衣冠服饰素朴,就连祭天的祭器也都是纯色。以此表示蒙古人心怀远古,以祭天敬神的礼义,报答庇护生命之本的原始神明。

以纯白色的马奶祝祷祈福。无论白昼与暗夜,白色为她延伸脚下的路,使她不会迷失。跟着白色走,比较容易远离诱惑、黑暗的罪恶。所以,也有学者认为,蒙古母亲将马奶洒向天空,为女儿祈祷的同时,也提醒她行事要遵守礼义,远离歧路与罪恶。

蒙古以此方式,恳祈神明庇护,让后代子女能够使用视线所及之内的土地、清水与草地。自古以来,马奶祭作为草原古朴的礼义,沟通着蒙古人与神明的联系。

统辖汪古 安抚军心

阿剌海嫁入汪古部,她的夫婿随成吉思汗出征在外,于是她成为统辖汪古部的最高权力者。对于蒙古,汪古部也成为进入中原腹地的门户。

成吉思汗远征在外,阿剌海不仅要为父亲操持军国大事,授予将领官职及权限剿除叛乱,还要经常率领兵马,巡视国土,抚慰各地将士,以安定军民之心。

蒙古大军第一次西征期间,成吉思汗召请道教高人丘处机。丘处机在《上汗书》中对成吉思汗说:“贫道至大漠已久,亲历大汗一统蒙古,征夏灭金,铁骑蔽空,所向披靡。”丘处机在大漠亲眼见证了成吉思汗一统蒙古、所向披靡的神勇。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公有领域)

侃侃而谈 壶盖美德

在一次宴席上,丘处机取出一把汉壶,询问诸将领,这把壶哪一个部位最重要。将领们有的说壶嘴、壶把、壶身重要,阿剌海别吉却说:“壶盖最重要。”接下来她的话令将领们都感到震惊。

她说:“想到我们蒙古族,如今虽然拥有像壶身般腹占所有、壶嘴般随意导流,壶把般把持倾覆的力量,然而问鼎中原,建立帝国,必须学会壶盖的美德,这才是当务之急!”

阿剌海认为壶盖的美德,包括时时勤恳,刻刻警惕。壶空时,要打开壶盖注水;壶满时,要赶紧盖上,以免洒溢。一把汉壶能容纳乾坤,然而首先要能打开壶盖,才是容纳阴阳的开始。

她的话令丘处机感到极其震惊,同时为成吉思汗感到高兴,她说的话正是修身、治国、平天下的座右铭。于是在丘处机的奏请下,成吉思汗册封阿剌海为“壶盖公主”,以此希望蒙古倡导新风,图谋长久,利国利民。

成吉思汗接受他的建议,颁布《册封阿剌海别谕》,册封阿剌海为“壶盖公主”,并特谕,当成吉思汗远征在外时,赐予她生杀大权,由她全权行使监国权威。@*#

成吉思汗接受丘处机的建议,颁布《册封阿剌海别谕》,册封阿剌海为“壶盖公主”,并特谕,当成吉思汗远征在外时,赐予她生杀大权,由她全权行使监国权威。图为蒙古士兵。(shutterstock)

参考资料:
《元史‧祭祀志》卷72
《元朝秘史》
《驸马高唐忠献王碑》
《上汗书》
杰克.魏泽福(Jack Weatherford)着,黄中宪译,《成吉思汗的女儿们》,时报文化,2010.09

-点阅【公主传】系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