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首次“视频现身” 李文足:心在滴血

5月20日上午,李文足与姐姐王全秀,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等来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

5月20日上午,李文足与姐姐王全秀,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等来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视频截图)

人气: 58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5月20日上午,709大抓捕中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与姐姐王全秀,来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监狱方百般阻拦,后拿出一个王全璋讲话的视频。李文足说,视频中的王全璋又瘦又老,反应迟钝,眼神飘忽,这更让她担忧丈夫到底遭到什么样的酷刑折磨。

陪同李文足的还有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及刘二敏。当局派了大批警察、特警在现场戒备,特务还跟踪到她们到所住的酒店。

当天中午,李文足与王全秀被警察带到监狱大厅107室,后一直待在里面,监狱领导跟她俩谈了四次话,最后拿出一个事先录制好的视频给她们看。

李文足对大纪元记者说:“从视频中看到全璋苍老了很多,瘦了。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尤其是说完一句话,要想很久才能继续说,反应迟钝。”“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被释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两位律师。”李和平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被强行灌药,吃药后感到意识模糊、肌肉疼痛。他的弟弟李春富也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

视频长度约三分钟,视频中王全璋说,他在监狱里面很好,领导对他也关心,监狱正在装修,要等6月20日之后家属再去要求会见。

李文足表示,“这个视频让我更加担忧他现在的状态,是很不正常的。对这个视频也很怀疑,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她说,“我,李文足,不亲自会见到王全璋,绝不罢休!”

她分析说:“王全璋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刑辩律师,他一直在坚持行使自己的权利。现在到了监狱,他很清楚自己的会见权,他跟我们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能不想念我们吗?”“但是在这个视频当中,他主动放弃我们去会见他的权利,这是很不正常的。他到底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录制的这个视频,我觉得一定是在他们的威胁、酷刑折磨之下。”

李文足指,中共法律规定是一个月会见一次,很简单的事情,家属也是堂堂正正地会见。但它们把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又是全璋写信、又是视频,就是想阻止家属会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们想掩盖什么?

李文足表示,“这个视频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因为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没办法去确认。”“所以现在我唯一要坚持的还是我的会见权,我要立刻见到王全璋,我自己亲自去见到他,当场确认。”

她希望外界多给予关注,尽快促成与王全璋见面。

李文足与王全秀被警察带到监狱大厅。(受访者提供)
监狱方拒绝李文足会见。(受访者提供)

身在美国的陈光诚律师此前也被关押在临沂监狱有四年,对于中共近期向外界释放的信号,他认为“视频会见”可以制造太多的假象,使王全璋没有办法去表达自己真正想要说的意思。就算是面对面的会见,王全璋一旦谈到实质的问题,揭露出中共对他的酷刑折磨迫害等,中共的人就会直接把他拖走。

陈光诚认为,王全璋被送入监狱后,在接下来的时间,当局一定会通过各种方式放出信息,但这些信息都是不可信的。从王全璋被送到监狱,到写家信、视频会见,当局是想表示王全璋身体没有问题。

“这一切都是骗人的,中共它一贯是不遵守法律的。”陈光诚指,现在世界都已认识到中共对人权、普世价值的破坏,他希望国际社会能向中共施压,并给予王全璋持续的关注。

王全璋律师曾代理过许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过1,400天。今年1月,王全璋遭中共天津市法院秘密审判,并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4年6个月。

5月2日晚,他的姐姐收到山东临沂监狱的通知书,称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被送入此监狱。

当局送出的所谓王全璋“亲笔信”遭到外界严重怀疑。姐姐王全秀按照这两封信件所建议的“先让姐姐见面”,于5月13日致电临沂监狱要求安排会见,仍遭到拒绝。#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5-21 2: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