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府修引渡法草案直交大会 遭民主派谴责

强调最好出路是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将去信内会表达不满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莫森香港综合报导)港府20日去信立法会,要求6月12日恢复二读《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的修订草案,即跳过立法会《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直接交付大会审议。民主派谴责政府的做法,批评是破坏立法会百年来成立法案委员会的传统。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20日下午见记者,表示他根据立法会议事规则第54(5)条,去信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要求在6月12日立法会大会恢复《条例草案》的二读辩论。

政府要求6月12日恢复二读

他表示,法案委员会已成立超过5星期,但无法正常运作。政府团队一直没有机会在法案委员会向议员解说和互动讨论。又称委员会出现混乱、冲突和争执,“引起公众极大关注,影响了立法会庄严议事和审议草案的声誉,亦破坏了巿民对立法会的印象。”认为法案委员会现时审议草案的功能已经失效,政府经过审慎考虑之后作出决定。李家超又指,政府会在大会审议期间,尽量解答议员的提问,议员亦可提出修订。

李慧琼原本已邀请议员在周二前提交如何继续审议修订《逃犯条例》的意见,在周五决定未来方向。李家超没有直接回应,政府在议员有共识前先作决定,是否不尊重立法会,只是再提法案委员会已失效。

对于台湾方面多次表明,即使通过修例都不会引渡杀人案疑犯陈同佳。李家超称政府会尊重务实的态度,与台方商讨如何可以将有关的疑犯送回台方受法律制裁。

民主派批破坏立会百年传统

民主派议员严厉谴责政府不尊重立法会程序。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批评:“是绝对破坏立法会接近一百年来很好的传统,以往政府要进行任何法例修改,要经过法案委员会好好地斟酌,他这次的举措是史无前例”。

她又谴责林郑月娥政府滥用权力,形容与立法会建制派议员狼狈为奸,通过修订《逃犯条例》,“令到整个国际社会视香港为一项中国的黑材料,陷香港于不义”。民主派将会去信内会,表明不同意草案直接交上大会,强调最好的出路是撤回修例。毛孟静又提醒林郑月娥,这次行动随时是“政治自杀”,又遗憾整个香港和香港人,会跟她陪葬。

公民党议员杨岳桥质疑,政府和建制派在“唱双簧”,“李慧琼早上问议员的意见,下午李家超便出来宣布要求直上大会,根本是沆瀣一气,根本不存在任何磋商,因为大家已经‘打龙通’。”

由民主派选出的法案委员会主席涂谨申批评,政府是处心积虑不让立法会解决,他指政府日前拒绝三方会谈,是不想参与解决程序,希望将草案直上大会,破坏立法会传统。他并表示,若今次修例源出林郑月娥倡议,她是甘愿为自己的前途赌上香港命运和前途。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批评,政府做法极不尊重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和内会,漠视市民对条例的强烈反感,和无视商界和国际社会的强烈质疑。他强调,若政府霸王硬上弓直上大会,只会激起民愤,民主派会在内会提出最严厉抗议,又预计七一会有大批市民上街。

曾任内会主席的刘健仪表示,一般程序是法案委员会完成审议后报告内会,内会会讨论恢复二读,再由政府通知希望二读辩论。现在内会未决定法案委员会的去向,政府已假设法案委员会不再继续或解散,质疑政府做法“快了少少”。又担心不跟程序行事,会产生混乱。

林郑出席酒会场内外遇抗议

另外,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到金钟万豪酒店出席酒会时,会场内外都有遇到抗议,要求她撤回修订草案。20多名民阵、工党及社民连成员在酒店外示威,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者展示“中共出手 霸王硬上弓”、“林郑出卖香港人 港人不要被送中”等标语,又高呼“送中条例 毁灭香港”等口号,警方多次阻拦示威者前往万豪酒店。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表示,民间对修订《逃犯条例》有很大恐惧,批评政府跳过法案委员会,强行将极具争议性的草案提交立法会二读做法是史无前例,完全不尊重民意,也罔顾市民忧虑。他续说,民阵将发起另一场大型游行,期望会有超过30万人参与。

林郑月娥抵达后,由警员护送进入会场,记者问她是否受中联办施压,及为何急于将草案直上立法会等,均没有回应提问。林郑月娥致辞期间,与会的艺术家黄宇轩及程展纬高举写有“撤回、恶法”的标语,两人并无叫口号,现场保安人员没有阻挠。

郭卓坚再入禀 修例违宪

此外,有“长洲复核王”之称的郭卓坚20日再就《逃犯条例》修订法案提出司法复核。他称根据《基本法》,香港法院无权审理外交事务,移交逃犯至外国属外交行为,所以有关修订法案违反《基本法》,要求法院颁令有关法案违《基本法》。

今次复核的两位答辩人分别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入禀状指,根据《基本法》第13条香港的外交事务由中央负责管理。又说香港政府一直以欺骗手段,称逃犯移交前由香港法院把关,但《基本法》第19条指,香港法院对外交行为没有管辖权,他质疑法院如何把关。因此本港无权就移交逃犯自行立法,否则就是违反《基本法》第8条,香港任何法例不能与《基本法》抵触。要求法庭颁令《逃犯条例》法案是违宪。◇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