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抄袭大师”华为能自主研发芯片?

波兰政府表示,要收紧5G 安全标准。(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65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因美国加大封杀力度,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遭到致命一击,面临供应链“断供”风险,芯片货源问题最为严重。华为自称“自主研发”芯片,但有资深业内人士客观理性分析华为的短板,指出华为所称的“备胎”芯片是忽悠外行的,海思绝不可能设计出满足华为产品的全部芯片。

十几年来,华为更是屡屡被曝光抄袭丑闻,甚至被外界称为“抄袭大师”。

华为脖子被卡 “备胎转正”长路漫漫

上周,美国总统川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禁止“外国对手”拥有或掌控的公司提供电信设备和服务。随后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及其70家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这意味着,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美国企业不得给华为供货。

多家外媒报导,在失去美国核心组件的稳定供应前提下,即便华为的研发以及供应链比中兴布局更优,或许短期内华为能依靠库存死撑,但中长期的影响难免,尤其是高端硬件或软件断供将冲击华为已经设计好的、但尚未完成器件采购的商品。

近日,德国芯片制造商英飞凌科技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已表示终止向华为提供部分原产于美国的零部件。

谷歌公司宣布安卓系统对华为禁售。另外,包括英特尔、高通、赛灵思(Xilinx Inc.)和安华高科技(Broadcom)在内的芯片制造公司已告诉员工暂时不要向华为发货。

英特尔是华为服务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高通则是其大多数智能手机处理器和数据机的供应商,赛灵思是华为网络设备的可编程芯片供应商,安华高科技是交换机芯片的供应商。

赛灵思也是5G核心部件“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的全球重要供应商之一,是华为的卡脖子技术之一。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5月18日对媒体声称,华为已有所准备,会透过旗下的海思半导体等设计公司自行研发芯片。他还称,即使高通和其它美国供应商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问题”。

5月17日凌晨,华为旗下海思公司总裁何庭波给公司员工发了两封内部信,声称公司内部早有准备,提前大量购买囤积了美国的芯片,另一方面海思之前为华为的生存打造的“备胎”(芯片)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而大陆高科技人士在网络发表文章,对华为的“备胎转正”提出质疑。一篇来自“太平洋电子刘翔团队”的文章,客观理性分析华为的短板到底是什么。文章指出,华为在芯片领域的实力并没有大众想像的那么强。过去铺天盖地的宣传放大,导致大家高估了华为的真实能力。

刘翔自称在高科技芯片界工作了十多年。

文章表示,海思之前,华为的主要能力在于装配,直白地说,就是使用芯片做成整机产品。华为声称自主研制的麒麟芯片,在手机内的用途非常有限,历经十多年,17次迭代,麒麟系列发展至麒麟990,也只是性能勉强追平高通(某些性能还有不足),但授权方式仍离高通和苹果还有差距。

文章指出,麒麟980使用了接近70亿颗晶体管。70亿颗晶体管的互联互通,如果不用辅助设计工具,用画图的方式完全不可想像。这就是EDA软件的工作与价值。

目前国际上主要有三大集成电路EDA公司,分别是美国公司Synopsys,Cadence,Mentor Graphics。这三家在EDA行业的市占率几乎形成垄断。

所以说,华为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无所不能,尤其在芯片领域,华为海思“备胎转正”一事,也只是刚刚起头而已,长路漫漫。

作者李斌也在网上发文,表达了与刘翔类似的观点。李斌目前在美国从事电子硬件行业设计已经有20年,使用过各种类型的芯片,日常跟各种半导体厂商打交道。

李斌的文章表示,海思的内部信就是在忽悠外行,给吃瓜群众打鸡血的。设计芯片和设计线路板使用芯片,是两回事。何挺波的团队已经开发了三五成的替代芯片,或只是设计出了核心功能芯片。她可能以为虽然功能差一些,觉得也能凑合着用。但是一个产品上的线路板,少一个芯片就没办法生产。而一个产品少则几十,多则成百上千个芯片,其中大多都是通用芯片,是欧美公司几十年的累积经验研发出来的。

李斌认为,对于华为这样一个使用大量通用芯片的公司,断芯就意味着断粮断水。海思是绝无丝毫可能设计出满足华为产品的全部芯片,甚至连一半所需芯片也设计不出来。如果何庭波误以为海思把华为所需的关键核心芯片的备胎设计出来,就可以救华为,那就是太无知了。少了不起眼的辅助芯片,如供电芯片、桥芯片、数模转换芯片等等,就像少了空气一样,虽然平常不觉得它存在,但一旦缺失,就会窒息而死。

李斌说,只要美国断芯(美国芯片生产占世界芯片总量一半以上),华为是九成九死定的。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学者梁先生判断,华为的备胎“锁在保险柜里”,说明其技术的可靠性不如美国芯片。但类似的做法,是否涉及版权问题需要关注。他认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华为海思的做法,可能意味着另一个麻烦的到来。

梁先生说:我的第一个结论就是“备胎”层次会低一点。第二个,用别人的技术,同时你又去研发同样的技术。那你的研发是独立的呢,还是不独立的呢?是假装不知道别人的技术,还是我看看它是咋弄的?反正从智慧财产权这个角度来说,这个是什么性质呢?如果不是独立的,就是在抄袭、就是在剽窃。

“抄袭大师”华为被指无所不抄

华为是全球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但其负面新闻不断,也一直被美国指控涉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以非法手段获取美国技术。

早在2003年,美国计算机网络设备生产商思科系统公司(Cisco Systems)起诉华为,指控其抄袭了它的软件,甚至连操作说明书中的表述也抄。

自从思科提出诉讼之后,华为一边矢口否认仿冒,一边回收市面上被指控仿冒的产品,并一一通知其美国客户,这些产品必须紧急撤离美国。双方后来庭外和解。

台媒曾报导,华为可谓无所不抄,从产品到广告。2015年,华为就有个手机广告,跟台湾品牌HTC的广告简直如出一辙,2016年华为又推出了新广告,也被发现不仅拍摄手法雷同,广告标语竟然跟长荣航空一样。

2018年10月16日,华为Mate 20在北京发布。有文章指,华为才是“抄袭大师”——Mate 20其实是苹果、三星、保时捷的综合变异体。

作为全球第三大手机生产商的华为,一直被外界指为山寨手机高手,相关手机设计及专有技术,与iPhone、三星亦步亦趋。

2015年9月,美国科技博客网站TheVerge.com曾指,华为的模仿对象并不仅仅是苹果,而是周围的所有设备厂商。当年华为推出5.5英寸的Mate S,其中一个卖点是Force Touch压力传感技术。这样的功能其实早已被Apple Watch智能手表和MacBook所采用,但华为抢在iPhone之前,已抢先模仿这项功能。另外,华为Mate S当年亦被指抄袭HTC One系列一体成型的铝制外壳手机,摄像头的外形和略微突起的设计,同样被指神似HTC One M9。

2017年,华为推出“荣耀手机”,同样被批评为“抄袭”之作。当时,华为荣耀国际业务部总裁尹龙辨称,华为这几年一直在手机技术提升方面做了不少努力,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个“学习”的对象,但学习并非是抄袭,而是吸纳其长处进而结合。

2019年1月,又传出华为平板电脑MediaPad M3 Lite的广告,涉嫌抄袭新西兰音乐人Nigel Stanford5年前的作品。后来该广告从YouTube下架,华为对此回复称“正调查此事,未来会做进一步说明”。

2019年1月,美国联邦检察官宣布正在对华为进行刑事调查,称其涉嫌窃取美国商业伙伴的商业机密,包括窃取T-Mobile美国公司用于测试智能手机的技术。

2019年2月,华为再次被指抄袭和窃密。国外网站The Information发布报告指控华为,称其采取可疑策略来窃取苹果相关商业(技术机密)。报告中称,华为先是佯装交易,再借机窃取机密。

The Information报告称,华为抄袭苹果智慧手表Apple Watch心率感测器、苹果在2016年开发的连接器等元件,并对苹果供应商、前员工使尽各种手段,试图学走苹果的技术。不过,华为予以否认,苹果则不予置评。

中国芯片业人才全面短缺

中国的芯片制造业发展缓慢是不争的事实。芯片难具市场竞争力让中方在美中贸易战陷入被动局面,核心问题在于积体电路产业的投资高、回收期长,加上研发晶片艰苦且赚钱不易。资金不愿意投入芯片基础研究,种下现今“芯痛休克”的苦果。

大陆《第一财经》近日引述多名业内人士的话报导,集成电路产业(制造芯片的核心技术)不仅涵盖设计、制造、封测等上下游产业链,还包括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体、设备和材料等诸多产业。

中国在芯片人才方面“全面短缺”。中国在建的集成电路生产线在25条以上,估计到2020年前后,中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需求规模约72万人,但现有人才存量仅40万人,将缺32万人。

地平线芯片的一名负责人曾表示,做芯片等硬体太苦、收益不高,“即使是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毕业的学生,都会转金融或从事互联网;我觉得最近十几年,挣钱的机会太多了,做芯片很辛苦,但是来钱没那么容易”。

芯盟科技总经理、艾新教育创始人谢志峰在世界半导体大会的一场论坛上曾形容说:“做芯片的人有两种,要么聪明绝顶(掉头发),要么白头到老(白头发)”。

路透社近日援引某美国科技企业驻华消息人士的话指,华为目前任何一个供应商“还无法被中国产品替代,至少几年之内也不可能”。

今年4月,大陆《经济日报》报导,2018年中国芯片进口额为17,592亿元,进口量达到3770亿片。手机自研芯片的缺乏,意味着核心竞争力缺失。

中共体制下投机者大行其道

在中共体制下,大陆已形成投机者大行其道的实体经济生态,整个社会反向激励,企业和个人都希望赚快钱,“捞一把就走”。没有稳定的预期,缺乏严格的产权保护,各行各业早已失去工匠精神,品质与品牌更无从谈起。很多顶着高科技名头的企业实际上技术含量并不高,只是低端模仿。

最近大陆企业家、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表示,中国人喜欢买卖东西喜欢八卦,只想利用人民的喜好赚快钱,而不愿意投入力度做科技研发。

俞敏洪的这一观点,获得网民一片赞同之声,网民对俞敏洪的言论产生极大共鸣,认为众多大陆企业,首先想的都是挣快钱,宁愿花钱数亿开发游戏,也不愿意投入巨资做一些工业领域的基础性的软件。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5-22 11: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